周六,儿子苏苏回家,江龙给儿子倒了一杯温茶:“苏苏,先喝杯水解解渴,不着急。”走了这一段路,苏苏真有些渴了,接过来喝了一口,发现父亲今天的头发梳理的比平时有条理,好象喷了点香水,那种男人所有的气息反倒显得越发浓厚。

两人说了十分钟话后,苏苏慢慢觉着有些头晕,眼皮开始打架了,刚想站起来时,大脑顿时天旋地转,头一歪倒在了沙发上。

江龙放下手中材料走过去叫了几声:“苏苏…”看儿子没出声,江龙大胆地把手放在儿子的胸部抚摩着,苏苏还是没什么动静,只是轻轻地喘息着。

原来江龙在刚才给儿子喝的茶里下了迷药,迷倒后的苏苏,脸色绯红,毫无知觉地躺在沙发上,粉红的嘴唇微微张着。江龙赶紧拉上窗帘,迫不及待地扑到了儿子身上,脱掉了罩在外面的马甲,把上身穿的休闲衣卷起来后褪到脖子上,儿子迷人的上半身顿时露了出来,挺翘的乳头在胸膛上起伏…

江龙咽了口口水,粗糙地手开始贪婪地抚摸着儿子白嫩的胸部,那高耸的乳头触手之下更是棉软光滑,想想前天在卧室还只能偷窥,现在就任凭自己为所欲为的揉捏,江龙欲火高涨,含住儿子的乳头一阵用力吮吸,口水直溢。

苏苏嘴唇微开,喷出阵阵醉人的香气。江龙抱着半裸的儿子,舌头顶开了儿子的牙关,吸住儿子香软的舌头吮了起来。迷糊中苏苏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江龙一面继续亲吻,一面继续剥除儿子身上的衣物,一只手已伸到儿子裤子里,滑到儿子阴部,用手搓弄着,睡梦中的苏苏大腿轻轻地扭动着。

江龙也脱光了衣服,露出高大、紧绷又黝黑的身体,鸡巴依然涨大,红通通地挺立在下腹,苏苏则赤裸半身躺在沙发上,白嫩的肌肤和白色的内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阴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通透的三角裤能看到微微隆起的阴茎。江龙把儿子的裤子连内裤一同褪去,诱人的下体一览无遗,柔软的阴毛顺伏地覆在阴茎上,大腿根部粉嫩的小屁股紧紧地合在一起。江龙把儿子的内裤拿到面前嗅了嗅,内裤散发着一种若隐若无的香味。

江龙满足地*笑着,手伸到儿子下体抚摩,摸到了儿子嫩嫩的阴茎,湿乎乎的、软乎乎的。江龙双手分开儿子修长的大腿,整个脸埋在儿子的私处,贪婪的舔起来。多年的宿愿得偿,江龙兴奋得简直有如疯狂。他一分一寸的舔唆着儿子的身体,就连最隐密最肮脏的地方,都舍不得轻易放过。舌头由细嫩的阴部,直舔到紧缩的肛门,细腻的程度就如同用舌头在替儿子洗澡一般。苏苏是个规矩的孩子,哪里经得起父亲这种风月老手的玩弄,转眼之间已下身泛潮,喉间也发出了甜美的诱人呻吟,在强烈的刺激下,似乎要醒了过来。

江龙舔得热血沸腾,用嘴唇含住了儿子那丰满、娇嫩的阴茎,苏苏肥嫩的阴茎顿时被父亲的嘴唇拉扯起来。江龙觉得十分刺激,反复地玩弄了一会,江龙全身发烫,下体极度膨胀,急需找个地方去发泄,于是站了起来,把儿子一条大腿架到肩上,扶住硬得发痛的阴茎,顶在儿子湿漉漉的后穴上,龟头缓缓的划开两片嫩肉,屁股一挺,强壮的身体往前一倾斜,“滋”的一声,粗大的阴茎插入儿子下体结合处大半截,直捣黄龙,进入那梦寐以求的玉体,睡梦中的苏苏不由得双腿的肉一紧。

一种温热的被紧紧包围的感觉强烈地传来,江龙感觉阴茎被儿子的肠道紧紧地裹住,软乎乎的,肠道的紧窒让江龙心里一阵的激动,开始把阴茎一次次连根插入,挺进儿子的禁区。苏苏浑身开始抖动,左脚翘起搁在父亲的肩头,右腿在胸前蜷曲着随着父亲阴茎抽送,下半身结合处嫩肉向外翻起,江龙粗大的阴茎在阴部越来越快进出着,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身躯一阵不停地晃摇。

睡梦中的苏苏浑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不由自主地便摆动柳腰,迎合着父亲的阴茎。片刻之间,苏苏下体尽湿,红嫩的乳头在胸前颤动着,脸上也露出娇媚动人的神态。正干得过瘾的江龙开始气喘呼呼,高大黝黑的身体贪婪地趴在儿子白嫩的身体上起伏着,构成黑白鲜明对比的卧室*图。

房间内,苏苏白色的内裤和裤子都散落在地上,娇软无力地躺在沙发上,雪白诱人的大腿根间柔细浓密的阴毛乌黑湿亮,后穴在父亲进攻下不停外翻,肉洞在父亲疾风骤雨地抽插时一翕一合。江龙毫不客气地抽插着儿子下体,晃得衣服从儿子脖子上抖落下来,江龙把衣服褪到儿子脸上,翻身压倒了儿子身上,双手揉搓着儿子的乳头,粗大的鸡巴卖力地在儿子身体内疯狂地进出,强壮的身躯完全压在苏苏年轻赤裸的身体上。

见到日夜渴慕的的儿子躺在自己胯下,被自己奸*出与平日完全截然不同的鸡巴媚态,江龙心里极度满足,越来越猛,苏苏的裸体被父亲紧紧的抱着,随着父亲的动作起伏,头发紊乱的散在沙发上,下阴在不断的刺激下,饱满的身体益发的妩媚。

卧室里很静、很静,静得连两人的呼吸声都听得很清楚,还有抽插的过程中发出“噗嗤、噗嗤”的*糜声音,江龙阴茎上沾满了儿子的蜜液,苏苏从未试过这么疯狂的性交,受到这么强烈的插入,他完全不能把握自己了,只有“嗯…”的呻吟和痛苦的表情能表达对奸*的抗拒。

半个多钟头后,苏苏裸体微颤,柔软的肉壁哆嗦着吸吮着父亲的阴茎,江龙感觉儿子已到紧要关头,于是将龟头深深顶住儿子的小花心,左右旋转起来。温热柔软的感觉,紧紧的包围着江龙的鸡巴,那种舒服的滋味,简直从所未有。

江龙满意的看着正在胯下被自己奸污的胴体,性欲高涨,双手十指力张,抓着儿子挺拔的乳头,用力的捏着。对儿子地奸*还在肆无忌惮地继续,江龙把儿子摆成各种体位,尽情的蹂躏着。

抽插持续了整整一个多小时后,进入了高潮,在“哧哧”的抽插声音中,江龙气喘如牛,下身涨痛欲泄,阴茎紧紧顶着儿子下体,紧绷的下体用力的撞在儿子诱人敞开的耻部,狂野的驰骋在儿子的雪白胴体上,尽情的发泄着他作为征服者的力量。

急骤的欲望驱使江龙的感官世界飞到了云端,他快要失去对自己的控制,大声喘着气,抱紧了儿子年轻赤裸的肉体,迎接着高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