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书吏 > 第三十九章 甘宁是只小鹿犬

紫金钵摆好,求免费票票

再发两章,天道酬勤

………………………………

闲来无事,文呈捡起一块石子,蹲在地上画草图。

“哈哈哈,文老弟!”一声大笑突兀地在身后响起,吓了文呈一跳!刚要起身,脚一麻腿一酸,便跌倒在地。

麻那个麻花!人吓人,吓死人。

差点让文呈提前几十年中风!

……不用说,这招牌式的笑声,虽没镀金,可比千足金还纯、还保值……除了段八爷,还能有谁?

那八爷身边,闪出一位小后生,赶紧上前搀扶起文呈。

文呈起身,那小子赶紧替文呈,拍打身上的尘土……连屁股也拍;被文呈一把推开——拍马屁只是形容,谁让你真拍别人的尊臀了?

没文化!

只见那小子,身材修长、星眉朗目、鼻梁坚挺;微薄的嘴唇,比用了玫琳凯凯还鲜艳,无处不显露出一丝倔强;一身锦袍,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足蹬紫丝云纹履。

手长脚长,跟个竹竿似地……比我稍微丑那么一丢丢。

只是文呈对此货的第一眼印象。

再仔细一看:这厮鬓角居然插着两根野鸡翎!

顿时让文呈倒了胃口……不是,是跌了眼镜……也不是,那时哪来的眼镜?

是让文呈败了性致……呸呸呸!什么乱七八糟的。

是兴致!结交、谈话的兴致…

反正让文呈感觉非常、非常的不爽!

插上羽毛,你就是鸟人了?

“君何不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你咋不上天呐!

真还没有见过如此高调张扬、嚣张跋扈的货!

浑身上下,扒下来都能当金箔花。就那双罕见的紫色丝履,脱下来,都足够小户人家三两年的花销了。

…………

文呈怒气冲冲地拍开那厮的钢琴手。

段八爷显然一愣:没成想这文兄弟的脾气,可是不太好哦!

段八爷朝文呈拱手一礼:“老弟,哥哥给你赔不是了。哥哥粗人一个,就爱高声吆喝;惊吓到你,实在是惭愧惭愧!晚上哥哥摆酒,给老弟您压惊,可好?”

文呈对这段八爷,哪有啥怒气!

讪讪地拱手回礼:“段兄说的哪里话来!适才小弟正思量,此处如何布局,没看见段兄您过来,恕罪恕罪!”

回手一指那小后生:“这鸟厮是何人?”

那后生一听,双拳暗自紧握、骨节发白;牙关咬紧,对文呈怒目而视;一如鹿犬——个头不大、脾气不小。

好在有段八爷这根隐形狗链存在,没敢扑上来……其实,狗狗个头越小,叫的越狠;真要松开狗链,“汪”地一声,扭头就逃的,就是这种小型犬。

…………

那八爷哈哈一笑:“哈哈哈,哥哥我正要给老弟引荐、引荐;此乃碗场乡人氏,甘、甘宁。年方十七,颇为豪侠仗义!且勇猛无畏、己诺必诚!哈哈哈…”

那甘宁犹自对文呈怒目而视,双拳依旧紧握;一副意欲扑上来的姿态。

文呈也火大!谁管你甘蔗还是奎宁!!

将一大串钥匙挂腰带上、叮当作响的,那绝不是富豪……而是管家!

将家中财货都揣身上的,那更不是富豪……那是刚刚赢钱了的赌徒!

——显摆啥呢?仗着你长得帅,还浑身镀金箔……咋不漏电,电糊你个瓜怂咧!

没见过这么骚包的货…一看就来气!

…………

那段八爷将文呈拉到一边。小声问道:“老弟你,可是与县寺众人合股,遇到甚烦心之事?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货,老弟你可得多一个心眼儿!”

“哥哥放心,县寺那些人等,弟弟尽皆掌握”文呈也不隐瞒:“这不,一文不花,旧县仓这几十亩地,便入弟弟彀中矣!(音同够)”

“那老弟你为何发火耶?可是遇到钱帛困扰?”段八爷轻拍胸脯:“听县寺中人讲,老弟你这酒楼宾馆,投资颇巨?可瞧得起哥哥,让哥哥分担些许?”

其实,段八爷所说的“分担一些股份”,并不完全是“分担”那么简单;能混到他这个地步的人,没有傻子。

此酒楼宾馆,相当于汉安县的“公私合营、重点项目”,有资格参合进来的,仅仅是“有钱”,还不够资格!

一旦参与其中,对没有权势的有钱人,那是好处极大。

…………

天天与汉安最为显赫的一群人,称兄道弟、利益相连;呵呵,对自身地位的提升,那真不是用钱能够买到的。

以后自己在汉安地界上,基本上,就不存在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了。

这段八爷,虽说现今也是无往不利、呼风唤雨;那却是用钱买来的靠山、是没真正惹毛县寺里的一帮人!

“民不与官斗”、“破家的县令”,真不是随口说说的童谣……那是真能让你家破人亡的。

在暴力机器面前,一切都是齑粉。

信不信文呈放出口风,碗场乡的土豪,拼命地抱着金饼、哭着求着文呈,要求“入股”?

赚不赚钱是次要的,通过入股,你才可以挤进这个圈子……而且,一次性就结交上所有的权贵;

批发哦

此等机会,一生难遇!

…………

就好比大将军何进,拼命也要讨好士族们……何进、何苗两兄弟只有一个梦想:讨好士子以后,有他们帮着造势,自此,杀猪出身的何家,能够挤进“士族”的门槛。

有了“士族”这个高贵的身份,再传承上几代,何家便可以晋升为“世家”。

何进为了讨好士族,连“诛杀宦官”,这种会带来灭门之祸

的、高风险事情都敢干。宦官又惹不到他头上,为何要行如此险招?还不就是士族们,心心念念的便是“诛宦”?何进不过是为了讨好士族而已……哪有大舅子想杀妹夫家奴仆的?

皇帝妹夫家的奴仆再豪横,也不可能去惹主子家的大舅子啊!

唯有一个理由:何进拼命想挤进士族圈。

…………

刚刚富贵、显赫一时的,叫“望族”;这种家族多以皇后、皇太后这样的“外戚”为代表;

望族,倏忽而起、瞬时便被灭。

立下显赫军功,位极人臣的叫“勛贵”,多以武将家族为主;

只有真正的世家,才是千年传承、世代显赫!

哪怕偶尔压错宝了,被当今皇帝打压;只要“世家”这个身份还在,再次崛起,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并且即便是皇帝,也不敢打压太过,否则会引起整个“世家团体”的集体抵制。

世家联手,掀翻龙椅,也不是多难的事儿!

…………

大人物们有大人物的追求,汉安县这个小地方的豪强,有豪强们的梦想:挤进汉安县权贵圈。

汉末阶级固化严重,豪强再有钱,其子弟们也无法为官;官员的举荐,都掌控在世家手里。

新任县长、县令上任第一件事,便是拿几个本地豪强开张……不是,是开刀!

这样做,一来是可以得到当地百姓的民心;二来是可以敲打当地官吏,打破旧有的分赃秩序、树立起来“我才是老大”的姿态;三就是:豪强家钱窖里的铜钱,都发绿了;不挖出来花掉,岂不可惜?我带来这么多门客幕僚,他们也要分肉吃啊!

于是,新官上任“打豪强、分田地”,便成了官员们的首选。

…………

因此,这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