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书吏 > 第三十八章 老君山有棒老二

竖日,文呈清早醒来;陈婉抢着打开了房门,只见苏剑与牛二马大恭恭敬敬地,站立在院中。

小院清扫的干干净净,水缸满的都快溢出来了;连廊柱、屋檐上方的檩子都打扫过,真不知道三人,是如何蹑手蹑脚地做到的。

陈婉刚想进灶房做朝食,却被牛二一句话拦下了:“师母…夫人您歇着罢,朝食,小人已经做好;请大人和夫人洗漱一番,便可食了。”

随便凑合着吃罢朝食,文呈便吩咐苏剑去宁娘子家,在她家里,继续蒸馏黄角兰精油;自己……

正在此时,听见叩门声响。

马大开门一看,文呈认得是县寺中一名杂役。

那杂役在院中向文呈恭恭敬敬一礼:“文大人,小人是过来知会文大人,您若是有闲暇,请您过旧县仓去看看。若是需要何物什、需要人手,请您去寻仓曹苟大人便是。”

没头没脑的,但是文呈心知:这必是县丞,在暗中安顿一切事宜。

那杂役再次行了一礼:“文大人,小人先去了,尚且还需去告知旧县仓的苍头。”

谢过杂役,文呈便领着三位身怀六甲的壮汉,出门而去。

这样的吃食,对于文呈来说倒是平常;可牛二马大、苏剑,何曾吃过如此美味的佳肴?

带着牛二马大,文呈也不敢怠慢,直奔旧县仓。

最让上官想收拾的属下,不是那种笨的、也不是那种能耐大的,而是专门收拾那不长眼的、对上官的吩咐,不立马去做的!

…………

到了县仓,那俩苍头早已打开库门,恭候在通道前。文呈便入内,仔仔细细地观察起地理来。

只见方方正正的仓储之地,加上通道,便是男人们梦寐以求的“凸”字造型,占地颇广。常年有人打扫、维护的缘故,四处还很整洁。

由于是往年县里存放粮食、钱帛的库房,忌讳老鼠,六座高大宽敞的仓房,地基和距离地面一丈高的墙面,都是巨大的石条堆砌而成;石条之上,再以城砖为墙,上覆盖以瓦片。

若是一竹竿捅上去,掉下来的都是钱呐!秦砖汉瓦,这可比那古玩铺子里的“始皇帝夜壶”值钱多了。

既然是库房,就会经常翻晒粮食、布匹,整个院坝,都铺着齐展展的石板;下水道分阴沟和阳渠,宽大且密集。

仓房四周,以条石修了一圈围墙,将县仓与四周民居、店铺隔绝;还有不少附属设施:看守的丁勇兵营、门子的值房;灶房、司称,小房若干。

这些材料和设施,届时修筑酒楼宾馆,都是可以为文呈,节省不少铜钱的。

…………

文呈对牛二马大道:“你二人常年揽活,想必识得不少匠人罢?去寻三五十号泥瓦匠、木匠、石匠;数名雕刻师、花坛艺人,需手艺好、心思灵巧些的大匠。此处需要日夜赶工,吃住皆在工地,日夜加紧建造;工钱依照行情,管三顿饭食。”

马大恭恭敬敬地答:“师…大人,寻匠人不难。我们俩兄弟村里,出来揽活儿的匠人都很多。可…大人,您就别管饭食罢?既已给足了工钱,自带些糠菜窝窝、咸菜萝卜,能放开肚皮吃饱,便是我等这些受苦人顶好的饭食了!”

牛二见文呈沉默不语,小心翼翼地说:“大人,马大说的也是实情。按说,我等不应该说这种话来;都是一起出来揽活受苦的人,乡里乡亲沾亲带故的。能吃上热热的好饭食,当然好事一桩,马大也是……”

文呈一摆手:“无须多言,更是不必替我省铜钱。我这处修筑之活,需尽力赶工;诸多细致之处,非你等平日里那种做法。你俩只管寻那心灵手巧、做过多年的大匠,别给我找来二把刀,总在闪电底下飘!”

那牛二马大,虽说不明白二把刀匠人,怎么能扯来闪电,倒是明白了文大人的意图:工期要抓紧、匠人要心灵手巧的好手。工钱给足、额外管三顿饭食。

这可是不好遇到的好活儿,待遇好不说,工程还不小。就这一点,就比零零碎碎地揽活儿好太多了。

二人欢天喜地地去了。

…………

二人刚走,伍艮就溜了进来。

见到文呈,伍艮道:“二叔,我爹让我来看看,二叔有何需要跑腿琐碎。二叔你只管吩咐就是了。”

原来,伍良一早就被人叫去跑腿送信去了,跑一趟老君山着实不近。

老君山,距汉安县城北面六十多里地。此山连绵不绝,主峰犹如一只倒扣的陶碗;相传是天上的道君,不小心将玉碗掉落到凡间。

主峰四周坡陡林密,最高处便是碗底那圈凸起,直直地指向天空;只有一条人工顺着山石缝隙,开凿出来的石阶上下,真正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地。

此处有川人称之为“棒老二”的山匪盘踞,经年以耕种、劫掠过往客商为生。

据说此处聚集的野人,着实不少;亦耕亦匪,尤其是往来上任、卸任之官吏,最是惧怕此处劫匪。

犍为郡,郡都尉、校尉都曾领兵来剿,五千兵马往山沟沟里一撒,泡都没冒出来几个;最后损兵折将数百人,无功而返。

倒是将汉安县仓库中的粮草,祸祸的能够饿死老鼠。

自那以后,汉安县寺上下人等、大小官吏,都汲取教训、痛定思痛。

遇到那些被劫后,前来县寺报案的苦主,多半都和颜悦色、极力安抚;口中发誓必定派县中兵丁,前去征剿,实则连一份卷宗都不会记录;

更不会上报郡州。

若是被劫官员,动用私谊捅到了益州、或犍为郡,汉安县这边方才调集几百县兵,懒懒散散地去老君山走上一遭。

——去归去,打归打,分开算。

反正每次像模像样地去,倒拖着旗帜、灰头土脸地回来,兵丁倒是没折损一个……崴了脚、被蛇蝎咬、掉沟里受伤的例外。

…………

既然伍艮来了,也没什么事情可做,文呈便打发伍艮,去雇一辆大车,往自家地里一趟。看看那两家徒附,都收拾齐整了没;现在有这个空置县仓,安顿这些人,正好。

文呈预计修建此处酒楼,需铜钱一千五百贯;宾馆需要投入两千贯,是根据那“燕栖楼”为鞋样,大致估算的。

因为自己也不懂各种建材、雕工、装饰的行情。只听过一耳朵:当年那燕栖楼投入了近两千贯!

当时这消息,犹如现在一个小小的贫困县,有人投资兴建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一样,引起了轰动。

现如今文呈欲兴建的酒楼宾馆,规模可比燕栖楼大多了,足足有燕栖楼四五倍大。

按理,这三千五百贯,是远远不够的。

…………

且听文呈给您细细道来:修房造屋,开支无非就是买地皮、买建材、人工、最后的装修装饰。

这几种支出,基本上各自占两成;装修装饰稍稍花钱多一点。均下来,这些,大致是占总支出的八成。

……剩下的两成?

剩下的,喂狼了。

那燕栖楼,是买别人的地,平地而起的建筑群。而文呈这边,是不需要掏钱买地的;

更不需要喂狼、孝敬各方鬣狗。

人工?有县丞县尉参合的项目,那每年农闲征发的徭役们,让他们去挖沟渠、修城墙,是修;替自己家修酒楼就不是修了?还不用管饭,徭役们都是自带米粮,自己做饭自己啃咸菜!

若不是文呈三观正,您信不信贼曹、狱史,这俩砍货,敢给你拉过来一帮囚徒?这些囚徒,依旧不用工钱、不用管饭……县狱里,本身就包免费的伙食好不好?

只不过拉过来干活,不克扣他们的伙食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