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书吏 > 第三十五章 黑夜掩映阴暗事

(汉代没有称呼官员为“大人”的习惯;偶尔叫“大人”也是称呼十常侍级别的宦官。为了大家都看得舒服点,借用“大人”的叫法吧!因为汉代很多官职名称,实在是拗口。)

……

待到夕阳西下,太阳不愿意看到阴暗,与阴暗好似不共戴天似的,悄悄地躲进了晚霞之中…

那原本白的、乌的云朵,挡在夕阳身前,张狂地变幻着色彩;妄图吓阻住阴暗。

风,是阴暗的帮凶。它疯了,拽着云朵左撕右扯。

那云,一会儿被揉成奔马、一会儿被扯成破絮;一会儿切的一块一块、一会儿被挤压成面团……

…………

一行人嘻嘻哈哈地,往文呈家而来。

刚过了里坊,属狗的县丞杨大人,便耸动着鼻翼,贪婪而急促地“呼呼呼”有声、急欲分辨出,那漂浮于空气中的诱人香味……这,绝不是妈妈的味道!

杨县丞很肯定地给出了初步判断。

可,它又是什么味道呢?这个味道,勾人心弦的力道极大,有一种让人愿意丢下一切,奋不顾身地冲向它、撕咬它、吞噬它的冲动!

“诸位同僚,汝等闻到了吗?此等味道,到底是个啥?”杨县丞忍不住好奇、含着口中的涎水,含糊不清地问。

“是佳肴的味道…”仓曹,苟君悠悠地答;

“是美味的味道…”狱曹,张君说道;

“是吃的味道!”县尉,史君给出了权威的鉴定结论,简单明了且极富哲理。

…………

进了文家小院,只见十数张案几,呈“几”字形摆放,上面那一横,对门而立,显然是主位。

案几上各有几样菜肴,旁置酒壶酒樽。文呈含笑站立于侧:“哎呀,诸位大人!百忙中屈尊驾临寒舍,实在是蓬荜生辉,

不胜荣幸哉!小人醉心于为诸位大人准备酒菜,未及远迎,还望大人恕罪恕罪!”

“哈哈哈,缉熙客气客气,客气了!”县丞杨大人不发话,谁敢先喳喳?

上下尊卑要年年讲、月月讲、时时讲。

杨大人早已咽下几口清口水,说话也利索多了。

…………

“缉熙老弟何须客气!听闻汝家天降祥瑞,我等早已心痒难耐,意欲一尝…一睹为快矣!快快入席,无须讲究此等虚礼罢!”县狱张大人,不愧是律法系统之人……直接下狠刀。

“哎,县寺那吃食,简直不是人吃的!”仓曹苟大人下了结论。

一众人等,齐齐扭头看着仓曹——那伙夫,苟大死肉豚,不就是汝家侄子么?那狗一样的东西搅出来的吃食,确实不是人吃的;那苟大死肥猪,真真儿不当人子!

若不是那猪苟一样的东西,乃你仓曹家钻出来的货,早就打杀在茅坑里沤肥料了。

“口水多过茶,肉羹凉了,膻!”县尉史大人,总是能够剥开皮皮啃芯芯、直指食物的本味……是事物的本质。

…………

一众官吏,分上下秩序,匆匆落座。

“饿了,先垫吧垫吧…”既然入席了,县尉举箸就捞,也顾不得喝那开宴酒。

“是极是极!先垫垫…呃……”

伍艮赶紧上前,给贼曹大人递上一杯水——伍艮没敢往里面加料,虽然他的冲动很强烈;却抵不过被文呈收拾的威胁。(别忘了,伍艮被贼曹打过)

“麻辣豆腐”、“鱼香肉丝”、“金汤菘菜”、“回锅肉”、“韭菜炒鸡蛋”、“大盘鸡”……没土豆的变异型号。“冷吃兔”、“酸萝卜老鸭汤”、“葱爆肉丝”、“扣肉”……流水介地呈上。

都是小碟,分量都不多。

过犹不及,再好吃的菜品,吃的让人撑了,便会让人印象变淡。

而且文呈特地选择炒菜居多,便是打算让众人尝到不一样的菜品。

…………

酒没喝一樽,菜倒是扫的精光

待到众人吃饱了,太阳才堪堪摔下黄狗家的院墙。

……于是,阴暗开始缩头缩脑地溜了出来

“诸君,请听吾一言。吾欲开一家专售此等美食的酒楼,各位大人、各位同僚,尊意如何、可是看好此酒楼钱景呢?”

“善!大善。此等天上美味,尘间哪得几回品!缉熙那酒楼一开,吾便自此不入别家……那也配叫吃食?”当然是二把手县丞,杨大人当仁不让地最先表态。

…………

“嗯,善啊!缉熙呀,汝自此酒楼一开,那万贯家财,恐是指日可待了!吾自今往后,怕是吃不下那厨娘的粗粝狗食矣。”

——苟大人,您这样说,是否有哪里不合适呢?

……

“可!从今,但凡托请之人,必去缉熙老弟酒肆…酒楼宴请于吾!否则吾一概不理。”

——律法系统的还是更直接一些,狱曹说道。

……

“县寺招待上差,便只此一家!”——县尉开出支票来了。

“善!”、“妙!”、“好!”几位佐吏附议……反正县寺有专项经费,用于州郡、邻县之间的公务往来。

远处郡县押解囚徒犯官、官吏上任或归乡,知名士子和太学生路过……这些,县寺都要接待的。

虽说大半驻屯在亭舍接待。

可是,以后有了功曹佐吏、文呈大人的酒…什么楼来着,换到缉熙家酒楼,白吃饕鬄大餐,它不香吗?

那招待费,给谁不是给!

文呈见火候差不多矣,抚掌大笑曰:“错!错!错!”

文呈差点接着说:东风恶,欢情薄;一群王八,几只恶魔

……还好,生生忍住了。

…………

咱们的先祖,都喜欢语出惊人、语不惊人死不休。故此文呈一连说了三个“错!”,并不奇怪……这不,一众人等,俱皆竖起了耳朵。

刘大耳朵是年老下垂,众人是齐齐上撑,跟那《阿凡达》里面蓝色土著似的。

……

文呈见众人安静下来:“此酒楼,为诸位大人、各位同僚之酒楼!

缉熙年少,没见过金山玉阶;缉熙学浅,却也知~荣利造化,特以戏人,一毫着意,便属桎梏!

呈,不敢以璞玉自诩;也不敢妄自菲薄,勉作良木,堪堪可雕。呈少年失怙,多年来承蒙诸君照拂,呈,感激涕零!”

文呈团团一稽:“缉熙自知福薄,当行此积福之举;缉熙自感诸君于呈有恩,便学一学这衔环结草罢!

此酒楼,乃诸君所有!”

…………

众人惊疑不定…还有拼了命,往别人怀里送金饼的?

文呈心中暗骂:麻那个皮!送钱还得挖空心思编理由——累死你们二大爷我,多少脑细胞?

……

暂停十秒…还是三十秒之后

“缉熙呀!善呐!吾早便观汝,实乃后辈中龙凤!县寺中后、进之楷模!果不其然乎、果不其然呐!”

县丞一边赞叹,一边给文呈下了职场鉴定书。

也不知,是赞叹文呈的人品好、还是赞叹自己眼光独到。

…………

“呀呀呀!缉熙呀!吾常训斥吾家愚昧小儿,立身修德,当学缉熙!”

贼曹摇头晃脑啧啧有声——你个贼头!我是你二大爷!!你家那傻子儿,得叫我二爷爷…文呈暗骂。

…………

“善!善!善呐…”——善你妹哦,鳝鱼要不要?

“哈哈哈,妙!妙哉!”、“不错不错,此举着实不错!”

“如何使得、这如何使得”——功曹赵大人,似乎还有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