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书吏 > 第三十四章 巴蜀都是好男儿

第二日文呈是在“刷刷刷”的扫地之声中醒来的。

推开门,只见那苏剑正在挥扫庭院;苏剑一见文呈,停下扫帚,恭恭敬敬地朝着文呈稽首行礼。

陈婉出现在文呈身后:“夫君,妾身听闻这苏剑在院内担水、扫除,也不便开门探查。不知夫君,今后如何安顿此人耶?”

文家小家小户,的确有点不适宜,留着苏剑长住于家中。

真不知道那些顶级世家,是如何“仆役上千、徒附数万之众”的——贫穷真的限制了咱普通人的想象。

…………

即便是汉安县的顶级豪强家,“仆役数百、徒附数千”也是有的;

稍次一些的豪强大户家,家中上百仆役、数百徒附还是寻常……难怪这些人要闹事儿,顷刻之间便能拉起一支数千人、数万人的队伍

——虽说其中老弱病残都掺杂其中,用来摇旗呐喊、凑数的居多;真正能打的,没多少好手,过半都是乌合之众,遇到冲击本阵就一哄而散。

……

文呈也没法子可想,只能支吾:“暂且拼凑几天,待夫君我想个法子解决。”

见自家夫君起床了,陈婉方始去灶房生火做饭。

待到文呈夫妻在堂屋,吃过朝食,那苏剑自是在灶房用食。

打开院门,只见那马大、牛二,早已满头大汗地候在门外。

一人提溜着两只鸡、一人提溜着两只鸭,还肩背粮袋,想必是送来米粮,送与文大恩人。

文呈也不客气,坦坦然收下这些土产,否则这二人,还真不知道如何面对文呈。

文呈吩咐苏剑去寻那伍良兄弟,招呼马大牛二吃了点昨天做饭时,多余备下的饭菜……如若陈婉重新做二人饭食,信不信二人拘谨的不敢吃?

反而这种剩余饭食,两人还吃的香甜坦荡

……这才对嘛,乡下人、半个徒弟似的咱俩,哪敢劳动金贵的主母,替咱俩做饭食,也不怕折寿?

……

伍良兄弟过来,文呈拿出铜钱,吩咐二人,去东市采买杂物,并将鸡鸭拿去东市让人屠宰干净;

屠宰鸡鸭并不要工钱,只需将鸡毛鸭毛,给摊主留下便可。

让牛二马大去米粮铺子,购买最好的精米、沽最好的米酒;苏剑去木匠、铁匠铺子寻回物件儿。

这些琐碎事情,一时半会儿也办不停当。

文呈自己,就窝在灶房,专心致志做起那胰皂来。

猪油熬化、加入过滤沉淀后的草木灰水,搅拌均匀,慢慢就能做出胰皂;只不过没有白矾、增稠剂,这胰皂没有后世,那么光洁柔滑罢了。

待到苏剑拿回来物什,让苏剑将香料细细碾磨、筛出最细的粉末;自己就开始着手准备模具。

……

正在此时,那宁娘子来串门;也许是过来看看文家,今日是否需要帮忙做饭。

宁娘子家中有上百亩地,由于是山地,就并不怎么值钱,产出也极为有限。

宁娘子嫁过来不久,便让夫家种成果树、黄角树、皂角树、月季之类。

宁娘子平日里,就靠临街两间铺子收取租子,

使唤娘家陪嫁过来的婢女,卖掉四季水果、鲜花、皂角,换取微薄的生活之资。

……

“哟哟,二郎何以做此庖厨之事耶?可是二郎嫌弃,陈娘子妇工不堪?”宁娘子笑嘻嘻地打趣:“那便再纳个小妾,专司庖厨;伺寝时,便踢她去偏厢,看渴不蔫她个小蹄子!”

去去去,娶妻娶德、纳妾纳色…谁会纳个美妾回家,舍得让她独守空房。疼还来不及呢……

——咦,谁要纳妾了?

再说了,“君子远庖厨”那是指远离有杀戮的厨房,又不是真让你不要去做饭。

这句话被后世那些懒货,故意歪曲了。不想做饭、不想洗盘盘碗碗,哪来这高大上的借口!

人家巴蜀男人,十个里面八个会做饭,难不成巴蜀男人都不是“君子”了?

人家巴蜀男人,个个都是光荣的“耙耳朵”,还会一手好厨艺,咋就不是君子了?

…人家君子的不能再君子了!

文呈当然不敢与宁娘子扯皮,谁知道她憋着啥邪火?惹不起。

……

那宁娘子看见文呈做的事物,也没看出来些许名堂:“二郎,你这是在做甚?”

其时,胭脂铺子里,有来自南阳郡的胰皂售卖。只不过价格极高、且没啥香味儿;造型是椭圆的。

买得起整块胰皂的人,着实不多。都以豪强士绅、官家女眷、青楼女子居多;寻常人家,一把稻草梗,便是搓澡巾;

一块皂角便是洗发水、抓一把草灰洗头的都常见。

此时的造纸、胰皂、胭脂、昂贵的高端笔和墨,其实都垄断在世家手里。

寻常大户若是参合进去,会被世家们弄死!

以便他们继续垄断。

这种情况,尤其以中原、司隶最为常见。

好比对北方蛮夷的贸易,多掌控在并州、幽州、冀州世家手里……谁贸贸然参合进去,想吃肉喝汤,他们能收拾的你失禁!

……

文呈笑笑,也不解释:“宁家娘子,你家可是窖藏着不少鲜花?全都沽售与我罢!”

“否!不卖与二郎。”宁娘子摇摇头:“若是二郎家中使用,尽数赠与二郎也无妨。如若二郎用做货殖,与我搭伙可好?”

那宁娘子看着文呈:“奴家也非贪婪,一碗酸汤面、两尺竹榻,死后三尺土坑。争那许多铜钱,白白便宜了那挖坟掘墓之徒。”

“只是奴家与那贴身婢女,日日闲散,这骨子都酥软了。”

宁娘子难得正正经经说话:“寻个事做,也不求二郎你给几多钱财。

见天睁眼,能有事做、累的倦了,倒头便睡,也好过眼睁睁地盼着天光。”

可怜的娃

“也罢,邻里一场,互相帮衬,理所应当。不过,我所做之物短时间无妨;只恐长做之后,声名鹊起之时,便是祸患临身之日!

故此,我会将此物,寻一稳妥之人,挂靠在其名下。宁娘子,你也当不得这管事,否则夜半持利刃之徒,前去你家欲行不利,恐怕也是有的!”

文呈扭头看着宁娘子:“只是帮工,你可愿意?”

不近人情,举世皆畏途;不察物情,一生俱梦境。

人情要顾;对危险也不能放松警惕。

宁娘子嫣然一笑:“二郎思虑的极为妥帖!像奴家这等寒家,哪能抵挡那扑过来的诸多豺狼!

二郎是读书人,书上不是说啥玉没有罪、怀上了玉就有罪了么?”

唉,没文化的祸水啊!

——你当自己是大禹啊?石头都能被他整出娃娃来…

刚才那一抹嫣然……

文呈一踢苏剑:把口水擦了!

“咕咚…”

(大禹让石头生娃娃~出自袁珂《中国神话传说》~122~黑熊和嵩山石。生出来那个人叫“启”)

……

文呈便让苏剑带上器具,跟随宁娘子家去,自家还有一堆琐事,真还有点施展不开。

那苏剑与宁娘子、宁娘子的陪嫁女婢,来来回回搬了好几趟,才将一应物什搬完。文呈叫住苏剑,仔细交代了加香料、蒸馏精油的工艺……文呈自己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让三人慢慢折腾就是了。

又不是多精深的技艺,后世隔壁三哥家,至今还是土法蒸馏精油,而且还是一个不小的产业。

只需要慢慢煮、慢慢蒸馏,最后撇出来浮在水面的精油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