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书吏 > 第三十二章 深藏不露古玩铺

文呈领着两个吃货,一前一后一后,往县寺行去。

二人不敢与文呈肩并肩,伍良更不会与一个乞丐并行。

于是,无师自通地学后世军营“两人成排、三人成列”地走在汉安县街上。

不能走的太快,文呈担心身后那俩货,不是脱肛就是流产…

……文呈估计这俩货,流产的可能性更大:一看都五个月左右了。

如若此时,遇见弥勒佛,佛祖想与后面那俩夯货,行亲脸蛋礼,双方都得站在大街上,各自先饿上十天半个月,再做打算。

…………

到了县寺,与门子打了个招呼

文呈让伍良进去,请各衙司官员,于明日下值之后,屈尊移步至文家小院,喝杯薄酒。

理由是:文呈家的母鸡,下蛋了……据汉安县,有着三十年从业经验的稳婆讲,此乃三黄蛋!而且一次就下了两枚,祥瑞也,值得庆贺!

……母鸡下了三黄蛋,都是随便找的一个借口罢了。文呈自知自己的面子,还没大到:随随便便一个口信,都能够将上司、同僚们,邀约至自家小院。

尔等何德何能啊,也敢让本官提着礼物,颠颠儿地跑到汝之寒家,喝那浑酒、吃那炙肉?

汝家中母鸡下蛋,关我何事?又不是我的种。

那伍良补了一句:不收礼!据脚背山方殷沙门讲,此种祥瑞,不宜沾染铜臭气息,唯恐上苍不喜。

咦…这本着团结一心、共同进步,便于开展日常工作的原则,咱们当领导的,还是要与下属打成一片嘛!

高高在上的,不利于提高今后的工作成绩!想来抽出些许闲暇,也是可以去一趟的罢!

…文呈与苏剑,到县寺斜对面一古玩铺子里等候,伍良自去县寺中礼邀官员赴宴。

…………

那古玩铺子中,只有一名伙计擦洗、一名掌柜打点。掌柜坐在胡櫈上打瞌睡,见文呈俩进来,也不理会;微微睁开眼睑瞧了一眼,复又闭目养神。

谁若是觉得这种半死不活、十天半个月,都难得开张大吉一次的古玩铺子,便会就此倒塌……

——尔等便大错矣!

人家,压根儿就不做,尔等平民老百姓的生意!

若是偶有刚刚发财了、想买点古玩装扮自家豪宅的土豪,别人也不介意宰一把猪哥;这却不是这种古玩铺子的主业。

属于“搂草打兔子……顺带的”事情。

此古玩铺子中,只售卖自家古董和“寄卖”于铺子中的文玩书画,并不收购外界之物……无论你拿去的文玩字画,真假如何、贵贱如何。

你若拿着文玩进去,掌柜正眼都不会看你一眼,更别说趋步前来品鉴了——鉴别文玩,咱也不会啊!

寻常人家,托人办事,几贯铜钱、几次宴请便是。

遇到托请之事,事关重大,那您难不成命家奴们“嘿哟嘿呦”地抬着铜钱,去权贵家?

一贯铜钱七斤多,区区一百贯铜钱便是七百多斤,还得分成几个箱子、箩筐装着不成?

即便是换成金饼,也是不轻,数百贯铜钱换成的金饼,你一个人未必扛得动。

您像力工似地扛着金饼……

信不信孔二愣子、县丞、县尉们,能将你活活打死!

送个礼都不会,活着岂不是浪费麦饭。

…………

老鼠搬家似地,分批将财物搬进古玩铺子,才是正道。

人家古玩铺子又不白拿您的财货,这不,还塞给你一个秦始皇用过的夜壶、或者汉武帝坐过的便桶不是?

当然,那便桶很小,据说是汉武帝婴孩时期用过的——这就极度珍贵了,绝版呐!

只要搬进古玩铺子里的财货,是真的;那古董是不是真的,就不重要了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您若是不敢,拿着皇家物件儿当传家宝,那也无妨!

本铺还寄售孔县尊的书法、县丞大人的涂鸦,县尉大人的私人珍藏……他老人家小时候的尿布;

等等,您托请的是贼曹大人?没问题,吾这厢尚有贼曹大人,他老人家的祖父的祖父,流传下来的一个残缺陶碗!

……很珍贵的。

啥?破碗?碗场乡那边,倒是新鲜出炉的陶碗,堆积如山。

可它有纪念意义吗?有收藏价值吗?

没文化,没品位,没眼光…鄙视你!

…………

待到那伍良出来,文呈便出了铺子。开口问及事情办得如何?那伍良也是一个人才:曾经打的自己,皮开肉绽的贼曹公房,他也大摇大摆地进去,转述了文呈宴请之事,全然不看那贼曹玩味的脸色;

王端王佐吏处,也前去邀约。

来不来,是王佐吏的事儿;请不请,是文呈的态度问题。

两码事

文呈倒真不好自己入内请客。人家王佐吏咬定青山不松口……不是,是扎根县寺不挪窝。

文呈再进去宴请上司、同僚,那岂不是赤果果地打王端的老脸么!

虽然王端高度近视,打了他的脸,他老人家也分不清谁干的

可自己是如此厚道之人,怎么可能做出来那等肮脏事儿!

谁叫咱三观是那么的正呢!没办法,这毛病,改不了了。

文呈抬头看看天,感觉再过两个时辰不到,天色便会黑下来,便领着两个三个月左右的孕妇,往家里赶去。

…………

回到家中,那炉灶已经堆砌的差不多了,就等着安装石头台面。

等到台面装好,文呈便让苏剑打着火石……这玩意儿,文呈这辈子恐怕是学不会了。

点火烧灶台,是打算检查一下有没有纰漏、试试效果;原本阴干或是小火烤干更好,可时间上来不及了,便顾不得许多。

苏剑将引火之物塞进炉膛,只听见“呼呼呼”烟筒抽风之声;加入木柴,火势愈发旺盛起来……成了!

再将风箱用上,只见那火势极为猛烈,不一会儿就将伍艮拿回来的铁锅,里面的半锅井水,烧的蒸汽弥漫。

直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噗通”一声,那牛二跪在文呈面前:“文君,文君您、您可否,将此炉灶堆砌之法,交予小人打造?”

那马大,神经弧比较长,牛二都说完了,才反应过来“噗”地一声,也跪在文呈面前:“文君,您便将此神仙手段,授予俺兄弟二人罢!文君大恩,小人永世铭记!小人为您立长生牌位,世世代代香火不断、天天给您磕头!”

说完,二人也不等文呈作答,“砰砰砰”地磕起头来……磕的文呈家地皮直颤。

…………

诸君可能不会理解牛二的行为。

其实我朝,历朝历代匠人们,都喜欢敝帚自珍、挟技艺而自专。

古代无论是木匠、铁匠、雕刻师、金银首饰加工……你若是拜师学艺,不给师傅白白打工、干上几年的免费劳力,你休想学到那手艺!

即便是当上了大徒弟,那手艺的关键节点,也未必教给你……除非你是他女婿或者儿子。

就文呈定制木器、铁器两家,学徒每天,天不见亮都得爬起来,打扫庭院、生火烧水、担水灌满水缸。

师傅店主起来了,倒夜壶、打洗脸水、卸开门板……都是学徒的分内事。

累了一天下来,给师傅、店主端茶倒水、收拾器具,晚上给师傅打水洗漱、摆好夜壶,一样都少不了。

师傅、店主可以坐下来,喝上两杯浊酒解乏。你?一边蹲着去吧,啥时候轮得到你上桌。

犯了点小错,劈头盖脑就是一顿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