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书吏 > 第三十一章 广阔天地做餐饮

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哭若是有用,遇到事儿了,哇哇大哭不就完了么!

再过些年,袁绍在官渡干不过,就嚎上一嗓子,那就能让曹操跑过来“宝宝,抱抱!”?

曹操难道会对袁绍说:“俺错了,俺不该让徐晃去玩过家家,那熊孩子一不小心,烧了你家的粮草。咱赔你一块橡皮吧!你最喜欢的奥特曼哟!”

“滚!劳资要杀了你!除非你,除非你再赔我一根棒棒糖!”

扯这些没用。

……

文呈在田埂上闷坐了许久;坡坎上众人佝偻着身体也跪了许久。

苏剑、伍良一左一右站在文呈旁边……人家伍良压根就看不起苏剑!

咱伍良,好歹也是汉安县里响当当的小人物,你一个乞丐——连户籍都没有的夯货!

咱们的“瞧不起”文化历史悠久、源远流长。

中原的瞧不起边郡的、边郡的瞧不起蛮夷的;城里的瞧不起乡下的、乡下的瞧不起山里的——这些,京师的统统都瞧不起!

白金的瞧不起签约的、签约的瞧不起没签约的;上山打老鼠的瞧不起山下出水水的……

还是咱和尚实在!除了瞧不起自个儿,一律众生平等、一视同仁…

…………

文呈站起身,拍拍屁股,转身回到场坝里:“都起来罢!”

众人哪敢起来,都直挺挺地挺起了腰,等着自己的“主人”发话。

“起来罢!今后跟着我就是了。”

没听见什么声音,却似乎又听见…大家齐齐松了一口气。

众人刚要磕头起身,文呈一举如来神掌:“不许磕头!”

这下子犹如按下了暂停键……

这次依然是落针可闻,却是宁静

这是?

是不是主人嫌我们磕的不好看、还是磕的不够恭敬?

不磕头,像什么话!这、这这样的奴仆,咱可咋当啊?

只见众老小直挺挺地跪在那,面面相觑、心虚不已。

“都起来罢!起来了我再说如何安顿尔等。”见众人还犹豫不决的样子,文呈提高了音量:“都给我起来!否则现在就赶出去!

……

哎!这才像话嘛!主人不凶一点,哪还像一个主人的样子嘛?咱家主人,像个主人的样子!咱们有救了!

刹那间播放键又恢复了。风也轻云也淡、秋风宜人,水也蓝了头也绿了…

呸呸呸,你头才绿了!是山头绿油油的,今天咋就看着这么顺眼呢?

等众人站起身子,文呈开口道:“以后,你们就听我安排就是了。不会的,给我用心学;实在是学不会的,就干杂活。”

文呈换了一只腿支撑,那苏剑很狗腿地去茅屋,搬来一根胡櫈:“今后,我将脱离土地刨食;主做那商贾之事。如若我回过头再置办田地,届时将极为广大!不是你等三把锄头、五条竹耙能应付得了的。”

“先说说吧,你们都姓甚名谁、都会做些甚?不许叫主人!像以前称我文二郎便可。”

“回主……文二郎:我叫周大,会种地伺弄果树、捉鱼捉虾;会编竹器、弄个陷进捉点野兔啥的。”

“回主、文二郎,小人周二。我哥会的,小人都会;再就是会煮饭、会养蚕……”

“回文君……”

“……”

很平常,都是会一些农家事儿;只有那郑氏还识数,会几个简单的字……不超过一百个那种。

文呈看了看天色:“这地,估摸着就是这三两天的事情了。你们处理一下鸡呀猪的,拾掇一下杂七杂八的,后日一早,无论这地是否沽售出去,我都让苏剑雇一辆大车,前来帮你们拉走家什。

到了城里,我再安顿你们,听明白了没有?”

“晓得了”、“明白”、“哪敢让主…文二郎破费雇车钱!我们自个儿扛过去就……”

又是一记如来神掌,止住了众人的话头:“休要呱噪!各回各家、各找各……麻、麻袋装好物件,早早备好!我先回去了。”

这文…主人,这主人不赖!就是有点怪,不让磕头、不让叫主人。脾气也太、太蔫了一些——以后可咋管得住奴仆们哦!

真是替主人担心呐!咱以后得多多替主人盯着点儿,可不敢让那些奴仆偷奸耍滑…

…………

文呈领着伍良、苏剑回城;周、苏两家各自收拾东西。

待回到家中,文呈问陈婉可曾给匠人吃过午饭?陈婉答曰吃过了,是宁家娘子,过来串门,见伍艮准备出去买饭食;

她说咱们家灶台不方便,何必花那冤枉钱,去外边叫吃食呢?

宁娘子便回家,做了汤面、一点炖肉。便在咱家院里,让匠人和伍艮吃了一顿。

正说话间,那宁娘子过来拾掇自家陶罐,陈婉早已清洗干净;宁娘子提上陶罐,问文呈:“二郎是否尚未午食?”

伍良连忙回答说吃过了、吃过了……这小子,想在外边吃好的!文呈也不好戳穿他。

吃不穷、穿不穷,懒才会穷。

于是文呈点点头,辞谢了宁娘子,带着两人,去大街上吃饭去了。

……

来到汉安县有名的“酒香居”,文呈领着二人径直上了二楼。伙计跑过来问点何菜,文呈极少出来吃饭、偶有托请或县寺里同僚聚会,也轮不到文呈点餐,故此摸不清门道。

只见那伍良很老道地点了一只烧鸡、一盆炙肉、两样青菜、一条煮鱼;连带一盆米饭。

也没个菜谱、伙计也不报一下菜品。真不知道,这伍良是如何知道这些菜肴的。

待到菜上齐,文呈顿时没了多少胃口。

烧鸡还勉强,色稍差,香、味倒也过得去;那鱼,还真是水煮,最后泼了些许油脂、撒了点葱花;

炙肉也就是以煎煮方法做出来的猪肉,由于猪没有阉割、加上加工工艺落后,有些许腥膻味儿;

可能是纯天然的本土土猪,倒也问题不大。

菘菜(也就是白菜)、白萝卜纯粹水煮出来加盐,寡淡的真是一流的减肥佳品!

如若一连吃上三天,文呈敢保证,自己绝对会抱着猪啃。

……

伍良、苏剑,好似较上劲儿了,见文呈示意他们随意;立马启动鲸吞模式,狼吞虎咽如风卷残云、大快朵颐似秋风扫落叶。

若不是文呈,用竹筷敲打了苏剑一下,估计那陶盘都得被他舔掉一层皮。

待到二人各自喝下一罐,店家免费送的“三合汤”——也就是葱花、盐、醋勾兑开水而成的汤水,各自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这顿饭才算完工了。

文呈不禁暗自佩服二人的本事…不是能吃的问题,生活中油水少,饭量自然就大,这个并不稀奇;

后世文呈还见过一个老头,与别人打赌,结果老头连吃35颗茶叶蛋,吓得对方不敢再让他继续吃了……担心撑死老头,自己就算是“猫爪稀粑粑——脱不了爪爪了”!

文呈佩服的是这两个夯货:吃的如此波澜壮阔、横扫八荒,那桌子上居然没有洒落一滴油、吃过的碗碟盘盆,不用洗……直接让下一桌客人接着用,比洗过的都干净!

真本事!比不了,不服不行。

……

待到柜台上结账,倒还吓了文呈一跳:这么贵!?

就那吃食,居然花掉了文呈一吊多钱!

好!贵的好,看来海底不捞、俏江北、鸭鸭这些知名餐饮,想不发财都难!

只不过比起那做烤鸭子的、做狗都不吃包子的,还是不够黑,嗯,这个得改进,争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