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书吏 > 第二十九章 这个牛二不是酒

到了文呈家门口,文呈拿出钱袋,数出二十文铜钱,给伍家两兄弟。

两兄弟还给文呈十文,说些许小活儿,用不了如此之多的铜钱。

“贼不走空”是规矩,多少还是要收的,两兄弟从来不白替人跑腿。

院门虚掩,文呈推门而入……伍家地盘上,别的贼偷是不会来的。

而伍家,却从来不借本巷子家中财物。正兴里反而因此最是安宁,倒真不知道该认倒霉,还是该贺喜。

……

陈婉听见门响,走出堂屋,搀扶文呈入内。文呈走的跟平时一样,却任由陈婉搀扶……这就是,家人之间的相处之道了:一个想表示关切之情,另外一个就适时地接受。

总是拒绝别人,久而久之,情分,也就淡了。

一段世情,全凭相互维持;几番幽趣,半从热肠换得。

陈婉护持文呈进入堂屋,端上解酒酸浆、洗漱热汤。

见文呈没多少醉相:“夫君可是羞恼妾身,打发伍良兄弟,前去搅扰了夫君的酒兴?”

文呈摇摇头,柔声说:“哪有的事情!若不是夫人唤的二人前去,夫君我,说不得还得爬回来矣!

那酒场应酬,着实累人;我反而愿意独坐于家中,小酌几杯。丰俭随意、多少随心,谢婉儿担心了。”

陈婉答道:“夫君未恼便好,小鵅今日有些不安宁,妾身去看顾于她,夫君早些安歇了罢!”

说罢,见文呈点头,便自去照看婴孩。

……

哎,以前去那所在应酬,回家之前还得跑卫生间。仔细洗刷自己一番,生怕脖子上留有戳记、衣服上有长发。

到小区门口,还得买个小酒,泼洒在自己身上。

装作醉的人畜无害、有那犯罪动机、却没那犯罪实力的样子……差距真大!

男人的天堂、耙耳朵的福地。

狎妓居然还很光荣……爱死这个时代咧!

……

第二天一觉醒来,只觉得浑身舒泰、精神饱满。

陈婉已经打扫好庭院,正准备去灶房做饭。

文呈叫住了她:“今日有匠人上门,打造炉台,就别起炉灶了。你且去,唤那伍良兄弟过来,我有些许事务让其跑腿。”

待到陈婉唤来伍良两兄弟,文呈掏出铜钱,让两兄弟一去羊汤铺买饼、买羊汤;

一去章铁匠处寻回炉桥、去木匠铺搬风箱;若是风箱尚未做好,便催促其加快速度。

这种手艺铺子,都有许多学徒,店家是不会让他们闲着的。

开门开工都极早,只要天色看得见做活,就不可能还让学徒们磨蹭。

打开院门,文呈深深地伸了一个懒腰。

那苏剑没来,文呈也不放在心上:哪有老板求着员工,来上班的道理?

——唤来的狗狗不吃粑粑。

里门处,那两个匠人倒是抖索着身子,正等候在里门边。见文呈家真正且正式打开了门,急急小跑着赶了过来。

到了文呈近前,二人躬身一礼:“文君早!”

文呈问道:“难不成你二人住城里?”

其中一个看起来年龄大一些、约莫二十七八的汉子,躬身再次一礼:“回禀文君,小的牛二,住西边牛家梁。是趁着城门一开,便跑进城来,听候文君安排的。”

另一个汉子憨憨一笑:“禀文君,小人是牛二哥的表弟,叫马大。住西边马家峁。天不见亮就候在官道上,等到牛二哥,便相跟到来。”

“可曾吃过朝食?”文呈一边说着,一边领着二人进了厢房。

“回大人,小的吃了一个糠菜窝窝。”

“回大人,小的……家……庄户人家,都不吃早食的。”二人答道。

文呈心中了然:这马大家,恐怕没多少余粮,吃不起早饭。

文呈见伍家两兄弟尚未归来,便让二人稍歇。二人哪敢闲着,一个搬运泥土砖石、一个寻来扫帚,跟在后面清扫,那落下的残渣碎石。

待二人忙活了两盏茶功夫,伍艮提溜着一个大陶罐、一个大竹篮回来。

文呈便让伍艮,将堂屋中的案几搬出,就在院中摆开阵势,招呼三人吃饼喝汤。

陈婉小鵅处,自然先盛出她们的分量来,送进堂屋;

连那伍良那份,都唤伍艮,给其兄留在灶房。

那牛二,显然不敢放开肚皮,吃的跟文呈一样斯文;那马大可能是饿的狠了,加之平日里哪能喝上羊汤?吃的便有些急。

但见那牛儿偷偷地,在案几下伸腿踢那马大。

文呈开口:“牛二马大,你们二人一个人五个饼,不许揣兜里!今日这羊汤,大家喝光吃尽,凉了就膻了,白瞎了好东西!”

大家可能觉得文呈啰唣,实则是大家真不了解古人有多么的苦!

解放前,你以为地主家就想吃肉就吃肉?

中小地主出门,家中常备一块猪皮,出门之前擦擦嘴唇,装作自己家今天吃肉了,这种做派并不罕见。

家中只有一件长衫,出门穿上、一进家门赶紧脱下,还不敢洗……为啥?洗多了,便容易破了!只敢小心翼翼地,用嘴巴喷一点水,然后用热水铁杯熨烫一下。

家中来了客人,泡一杯茶待客;客人一走,赶紧喝光茶水,将茶叶捞出来篦净晾干,留着自己喝……

——现在都幸福,物质发达,一般人还真理解不了古人的艰辛。

文呈刚才,直接指定一人五个麦饼,还不允许揣兜里,便是知晓最底层的苦楚:主人家给一个饼,他们就会偷偷藏起来拿回家……也许回家分给老娘一半、再将一半分给孩子老婆;

而宁愿自己忍饥挨饿,只为了归家后,那一家子,满足的笑颜……

就分食一个煎饼而已。但那一家人,就有可能,感觉自己的丈夫很有能耐、孩子感到,自己的父亲很有本事……

……天天依着门框,盼着自己的爹爹归来……

真实且心酸的世情,世道如此、底层人的辛酸泪。

……

吃罢早饭,文呈仔仔细细安顿好马大反而小、牛二倒是大,那灶台该如何修筑。

怕二人不能理解透彻,文呈拿出一大一小两个陶碗,将小碗放入大碗,交代二人:

像两个碗这样打造灶台,只不过碗底留孔装上炉桥;

大碗小碗顶部之间,留上几寸烟道,连通烟筒。

这样,一个完整的冷热气流循环系统就成了。旁边装上风箱,一个新式炉灶便成功做好。

很多生活中的小改进其实并不难,难的是缺乏系统的理论总结和深度思索罢了。

……

安顿好牛二、马大,文呈留下伍艮照看家、帮忙打杂。便打算等伍良回来,带着伍良一起去自家地里看看。

毕竟还有两户徒附,依赖于文家的土地生存,自个儿将地卖了,得看看他们能不能另寻活路。

……

“徒附”:徒,流浪、迁徙者也;附:附着、依附于人也。

……

一般来源于破产自耕农;也有家奴立功获得恩赏的。

有一种自带田地“投献”于豪强名下,“阴阳”两张契约。

这种投献自家土地,甘当徒附的小户人家,扛不住各种苛捐杂税,便索性立契,将土地假装“卖给”豪强。

给豪强交赋,比给官府交赋更少一点;自己应付不了的官差,自有豪强去对付。

还能躲过各种徭役、兵役……古代征召徭役,比税赋还可怕。

税赋要钱,徭役有可能要命。

还有就是城里破产的小商人、手工艺者。

徒附,拥有人身自由。但无户籍,世世代代依附于地主豪强,其实并不比奴隶强多少。

(与《后汉书*仲长统传》的注释有一点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