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书吏 > 第二十六章 古代酒场五部曲

当晚文呈正要坐下来歇息片刻,陈婉在灶房,忙着准备一家人的饭食。

不料,小院门口有一管事模样的人,前来投递名贴。

文呈接过名刺,一看是段八爷的,管事讲:八爷于“燕栖楼”宴请自己。

这可不敢怠慢,可以不交往,却也惹不得。

这“燕栖楼”里面有没有燕子,文呈不知道;但却知晓此乃汉安县最好的寻欢场所,里面环肥燕瘦有很多小姐姐。

儿女情,英雄气,并行不悖;或柔肠,或侠骨,总是吾徒。

——儿女情长、英雄气概,这两者可以同时拥有并不相悖;侠骨柔肠也是我们最应该推崇的。

爱与恨、柔与刚,并不冲突,甚至是相辅相成的;

可笑那些浅薄的人,非说“儿女情长必定英雄气短”。

到了燕栖楼门口,那管事朝文呈躬身一礼,径自去马车旁与驭者等候。

别人多半养骡拉车,这八爷居然用的北地良驹拉车,连滇马都不用……

有气派!在中原、幽州地界用北地良驹不稀罕;巴蜀地界,就不是普通大户能够养得起的了

……这样就显得比较高级。

还没进大门,一位浑身肉肉的老鸨迎了上来。

“哟哟哟,文二郎!好久不见,您可真是无情哟,小倩倩可是天天以泪洗面、翘首以盼您呐!”

你个害人精!

二爷我啥时候来过你这里?被人听见了,搞得我好像经常来似的;你当我不想来啊?

二爷我一直都没钱好不好。

“文公子,奴家扶您入内罢,八爷可是等了您一阵子了。”

跟在老鸨后面的女子,赶紧上前搀扶文呈……这还差不多,青春气息多好闻呐,你个老婆娘凑什么劲儿!

烦人。

进了门,却并不搀扶文呈上楼,直过穿堂奔小楼后面的院子而去。

刚刚进了小院,只听见;“哈哈哈,文君!文大人您姗姗来迟,罚酒罚酒!哈哈哈哈”

那段八爷招牌式的笑声,直扑文呈脸上而来。

进了房门,巨大的青铜树形灯,照的房间里亮亮堂堂。

但见屋内莺莺燕燕娇笑连连,分不清谁是谁、哪个姑娘长得是何模样,都浓妆艳抹跟个猴屁股似的;低胸短裙耀眼、胭脂香粉刺鼻。

不是说此等场所,都是文人墨客指点江山、挥斥方遒,吟诗作对、引吭高歌的风雅之地么?

怎地成了屠宰场,白花花的尽是肉、团团……俗!

文呈是带着:批判这腐朽没落封建享乐煮亿的心态,进入此等烟花场所的。

狐眠败砌,兔走荒台,尽是当年歌舞池。

真不知道后世柳三变,是怎么能够流连于烟花之地几十年的。

带血骷髅,吸不尽他精血?最后落的葬身,都得妓、女凑钱,才够买一个经济适用型的小户型墓地。

诗词写得好……你买得起房么?

名妓喜欢你……你买得起房么?

皇帝知道你……你买得起房么?

活着的时候买不起房,死了买不起墓地。连墓地管理费都拖欠了一千多年,被平坟了吧?

唉……

……

那八爷高座上方主位,旁边客位县丞杨君笑吟吟地举樽,正朝着文呈示意;下首还有两位三十上下、衣着华丽之人,正站起身来,对着文呈行礼。

文呈也拱手回了一礼。

八爷招招手,示意文呈坐于宾位之上;随后开口道:“哈哈哈,文君,来来来,段某给你引见引见。这位是顾季顾兄、这位是方仲方兄!俱是碗场乡来的窑主,哈哈哈,文君日后且多关照罢!”

慌得那两人赶紧过来再次行礼。

文呈并不是酒场初哥,深知这种引见,都是虚与委蛇的事儿,不可当真。

若是双方都是人物,那就是得正正经经的“引荐”了,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这“引见”……我穿针引线,引导着你们见见罢了。

那“引荐”:这是对你很有用的人物,隆重推荐给你的意思。

真要有何勾兑,都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看对眼了,才会谈事情。

真正要紧事,是不会初次见面就提及的。

此二人定是来陪玩、最终买单的冤大头。

就好比后世一到假期,领导就给某富商打电话:“喂陈总啊,明天陪我去皇京逛逛,啊,就这么说定了啊!”

……逛毛线,乖乖地提溜着包,跟在后面买单去吧——态度还得放端正些。

哪怕你心里流着血,脸上还得笑成番茄,红艳艳的装兴奋、不胜荣幸的模样。

虚于应付几句,待文呈跪坐好了。左右两名女子上前陪伺,一个执酒壶、一个纤手喂点心干果。

段八爷举酒樽:“哈哈哈,来来来,满饮此杯,为文君高升贺!”众人应诺而饮;

段八爷再举杯:“哈哈哈……此杯,为文君自此平步青云,饮胜!”

待到各自身旁女子斟满酒,“此杯,愿文君直驱中枢福泽乡梓,为文君贺!哈哈哈……”

连饮三杯,预热阶段过去,正式开始进入灌酒环节。

……

以上为酒场五部曲之首:开场曲。

这一阶段的特点就是:大家都衣冠得体,语言文明;以熟悉酒场上各色人等为目标、区分出来高低尊卑为目的。

只见那县丞、段八爷,轮流起身,一手搂着美姬一手托樽,挨住给文呈、以及那顾、方三人分别灌酒。

至于喝酒的托辞……喝酒还需要借口、还缺借口?

“来来来,初次见面,区区薄酒,不成敬意哈哈哈,喝!”

“哟,今日见兄台愈发富态了哈,哈哈哈,喝!”

“听闻老弟前些日子,又纳了两房宠妾?怎可不置办酒席,唤某前去道贺呢?

哦哦哦,纳妾的确不宜置酒席。今日就算给你道贺了,喝!哈哈哈哈!”

“哟,那日见你岳丈,又给你添了一个小姨子?

哈哈哈,不错不错,老树新芽,哈哈哈,喝!”

像前面一进门,贺喜文呈高升,还有一点点沾边。后面祝贺文呈直驱中枢……呵呵,区区一个百石吏,离中枢显贵之位,没有十万里,八千里是有余的。

当不得真儿——酒场上的事,都当不得真。

却又得认真应对,否则得罪人了,你都不知道是怎么结下的怨。

此乃酒场进行曲之二:扯淡曲。

……

这一阶段的特点就是:大家开始装作熟悉状,实则尊卑分明。

位低的得双手托举酒樽,离桌上前向位尊者敬酒;位尊者如若向自己请酒,自己得立马恭恭敬敬地双手托樽,佝偻着腰身受酒。

此刻的言语,没刚开始那么严谨严肃,变得随意一些……那是领导才有的特权。

你如果拿领导的岳父来打趣,容易被记在小本本上——此货有点放肆!瞅机会敲打他一下,方解吾恨。

接下来,酒劲开始发作,杯盘开始变得狼藉;陪伺的歌女艳姬衣带不是被客人解开、就是她自己松弛,气氛开始变得旖旎起来。

酒助色欲色借酒劲,嘻嘻哈哈都开始不正经……

歌女艳姬自然想让客人兴奋的忘了形,不会数钱变傻子才好呢,巴不得客人把金豆当豌豆撒了。

白吃白玩之人,巴不得多喝多玩;反正你喝的少、便宜占得少,请客之人,依旧会在小本本上记录:某人,于某日在某处,蹭了我一顿极贵的酒宴!

掏钱当冤大头之人,一边肉疼,一边发了狠地喝酒狎妓:不能吃亏太大了!

这些货色,绝不会替我省钱,咱多吃一点,少吃点亏;孩子都喂了狼,还不准我喝点汤?!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