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书吏 > 第二十五章 乞儿苏剑的来历

文呈让陈婉去寻那伍良伍艮兄弟俩过来;

自己暂且在家中照看小豨小鵅,权当歇一歇脚。

不一会兄弟俩过来了。文呈拿出一吊钱,让兄弟俩去码头边或草房街,那边常年有乡下来县城里揽活的匠人,去寻两个泥瓦匠人来。

一吊钱是给匠人的定金,免得别人不相信伍良伍艮。

其实一个好手艺匠人,一天的工钱也就是三十几文;一吊钱是一百文,付匠人的全额工钱都够了。

这年代,匠人们都极为注重自己的名声,可不是现在街边“游击队”那种坐地起价的风格。

文呈倒不担心铜钱上会吃亏;伍良伍艮兄弟俩,别看年纪不大,处事也极为老练,想占他俩的便宜?

呵呵呵,文呈自认为自己都难以做到。

休要低估了底层草根的生存智慧。

……

待两兄弟出门而去了,文呈也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里门处。文呈前世挖过竞争对手家不少貌似平常、实则极有潜质的员工,心中有一种直觉:这个乞儿有一点小名堂。

里门处,那乞儿正葛优躺那里百无聊赖;身上穿的破破烂烂的,脸倒是洗刷的干净。

文呈在乞儿身旁蹲下来,偏着头看着他,也不言语。

乞儿往旁边挪了挪,侧过头看了看文呈:“文君,您今日别踢我鞋和脸,可好?”

“不踢。今日吾连你的屁股都不踢。”文呈似笑非笑地:“我问,你答,可好?”

“可。文君,半个时辰五……六文可行?”乞儿答道。

“四文!”文呈听出来了,这乞儿打算以五文成交,多提出来的一文是留给客户砍价的余地。

既然心理价位是五文,四文应该就是对方的底线了:

“名字可有?”

“剑!”乞儿答道。一看文呈脸色开始阴转多云:“是刀剑的剑。”

“姓苏?”

“呵呵,小的无颜提及姓,恐辱没了先人。上次是被文君踢的急了,只恐贱命难保。

想来那乱葬岗,也好有人与我一块木牌,写上苏乞儿,免得阴间找不上我的魂魄。”

“哪里人氏?何故流落至此?”

“小的并州上郡人氏,前朝为独乐县毕家寨,今已无郡县,俱皆为胡人牧马之地矣!”

文呈听出来了,这苏剑应该是榆林米脂一带的人,与李自成出自一个地方。

汉末还没有“米脂”这种叫法,那得近千年以后的事儿。

这个时期,那一带已经被氐胡占据,郡县皆无。

“为何从北方流落至此呢?”

“小的会一点木工手艺。家乡氐胡肆虐,视我等汉民为隶奴,日日替氐胡放羊牧马种植田地。

不从者被视为牛羊,动辄打杀。小的便做了辆牛车,趁风雪漫天之时,携带一家老少……文君,这个不聊罢!”

“可。汝既然会一门技艺,何以甘为乞儿呢?”

“文君,您曾可见何处无乞丐?既然别人当的,我为何当不得?”

……卧槽,三个卧槽!好有道理的样子,竟让文呈无可辩驳。

好比后世,阿名言:和尚摸的,为何我就摸不得?

文呈被噎的干咽了一口:“想来定是汝技艺不行罢!做一张木榻能做出来木墩、做一张胡櫈能整出来一根菜墩。”

“文君这是何胡话!小的家世代传承木艺,您去打问打问,小的在上郡,提起我苏凿锤,那是叫一个……”

嗯,有你在乎的东西便好办了,只怕你哀大莫过于心死。

那苏剑偷偷瞅了文呈几眼:“文大人,小的有所疑惑,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

“文大人,俺、俺不好龙阳、也并不断袖……更不是旱路英雄……您,您看……”

你大爷的……文呈差点没被气的背过气去!

……

文呈指着路过的一个大姑娘、怒极反笑:“她好看还是你好看?”

“她好看,啧啧,前凸后翘腿子长,好看!”

文呈一巴掌呼在苏剑脑根儿:“这不就完了!踏马满大街的老少娘们、大小媳妇儿,我都爱不过来,爱你个臭烘烘的夯货?”

那苏剑拍拍胸口:“这我就放心了。不过,文君为何找我一个乞儿家长里短呢?”

文呈昂首望天,天上太阳有点耀眼,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本打算故作深沉的酝酿准备,弄出来类似“不知我者谓我啥啥啥的……”,

这下算是毁了。

只好问苏剑:“可愿意随我做事?不会的,我教你;月钱足够养活你了,也强过做这乞讨营生,”

苏剑摇摇头:“否。做乞儿也不是太差。”

文呈奇道:“这又是何故耶?”

今天自己算是曰了泰迪了!连一个活得朝不保夕、受尽白眼的乞丐都收服不了?

文呈真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雷劈成二哈、人见人厌了?

只见苏剑看着文呈答道:“文君,近些日子,小的见文君变得……小的也说不出来那感觉,只觉着文君您……有说不出来的,嗯,小的实在是说不出来。

只觉着文君您,似乎不像这汉安地界的人物,变得……

哎呀呀,小的实在是形容不来。

能跟着文君您,小的以后定然能够有所进益。

可小人自知愚昧,唯恐误了文君的大事,实在是不敢应承文君您!”

“可曾读书?”文呈有一点索然无味了,真真是曰了泰迪抑或是被泰迪强了自己。

“回禀文君,不敢说‘读过书’。学过《数》,不然小的无法传承家中手艺。

跟随乡中曾任秩夫的三大大,厮混过些时日,会些许官面话。”

——大乡乡长叫“啬夫”,小乡主事为“秩z夫“;小县是“县长”,大县为“县令”。

县令与县长,待遇差距就大了去了!大县县令,秩俸六百到一千石,小县县长秩俸才三百石……连大县县令的属官的秩俸都不如,大县县丞县尉都起步四百石、高有六百石的。

——陕北人嘴里的三大大,其实就是内地人口中的三叔、三爹。

文呈也没了答话的心思。

起身从钱袋里数出十文零碎,弯腰放进苏剑的缺沿短豁的陶碗;

又拿出两吊整,拉起苏剑的手,放进手心:“那散碎铜钱,是今日的谈资;这两吊铜钱,如若你愿意跟随于我,明日去沽衣铺子置办一身干净衣裳,去净虱蚤,便来见我。

如若不愿,便算做前些日子踢你的补偿;若是你觉得还有剩余,且先攒着。

待哪天我郁闷至极,再来踢足补齐,互不相欠可好?”

背着手,文呈慢悠悠地往家走。

生气是不会生气的,这辈子都不会与最底层受苦大众置气;自己就是从最底层中来,还不了解其中的弯弯绕绕?

玩高端层次的规则又不会,只好慢慢壮大自己这样子才能活下去。

至于多给苏剑的铜钱……砍价归砍价,多给是多给,两个概念。

回到家中,那伍良伍艮早已带着两个布衣短裾、一脸憨厚模样的汉子,等候在小院门前,并不敢进去。

文呈家中只有妇孺,这是懂规矩的人。

文呈给了两兄弟十文铜钱,接过剩余的零碎;领着二人进到家中灶房。

给二人嘱咐了琐碎事宜,定好明日两人一早携带器具、购置砖石,便让二人去雇一辆大车,拉来几车胶泥、稻草梗段,这些都是新式灶台需要的物料。

待到这些琐碎忙完,天色已晚,文呈便放任二人去了。

开始创业,事务繁琐,就没那么轻松有趣了。大家与文呈,都暂且忍耐着呗……

哪有轻轻松松,就可以积攒钱财的好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