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书吏 > 第二十四章 急需扩充硬实力

那顾嫂用麻巾擦了擦手,一阵风也似地行至文呈面前,跪坐在文呈对面。

“不知公子唤商妇前来,所为何事呢?”顾嫂笑吟吟地问道。

“我看你也极忙碌的,便不与你兜圈子了。”

文呈看着顾嫂的眼睛:“我是县寺中讨生活之人,文,文武的文;文呈便是。

不知顾嫂这般营生,年入几何呢?你且放心,我并无恶意;我有一笔可以做一辈子、甚至是做几辈子的轻省、正经生意。

奈何我文家人丁单薄,无人可用;便想与你商量。

故此问问你收入几何?以便接下来,看看你年入几多铜钱,方能与我共同做了这个生意。“

那顾嫂明显一愣,沉吟片刻:“这位文公子……文君,民妇此番营生,辛苦劳碌,一年下来,倒也够一家人之嚼谷。

不过除却税赋徭役钱,也积攒不了几个大钱了;民妇观文君器宇轩昂、非凡人模样,定非池中之物。

民妇信文君所说那生意,必是极好的!”

顾嫂起身,微微一曲行礼:“对不住了文君!民妇……”

文呈举手制止了顾嫂的话头。

谈判中被人开口拒绝之后、若是想让对方再改口、态度来一个一百八十度转弯,那难度系数会成倍上升。

“吾观你家孩童聪慧孝顺,可惜似未就学;你甘愿他无钱帛、无门路拜师读经史么?

与吾共做了这买卖,吾将他送入县学,一概钱粮文墨,皆由吾一力承担。

吾那生意,极为体面轻省,你家令媛也可相帮,无须再若这般操劳;

便是寻那夫家,也好过如今这般条件不是?”

文呈起身,淡淡地看了正在发呆的顾嫂一眼:

“吾近日事务繁多,你且思虑一番。若是有所谋划,寻那伍良、伍艮兄弟俩,捎话与吾便是;

你自来正兴里坊寻吾也可,正兴里,文家,一问便知。先且至此罢,吾先去了。”

说完,文呈也不理会那顾嫂,任其发呆,折身出了店铺,往城里铁匠铺而去。

这顾嫂原本生意做的好好的,虽说辛苦一些,但人家收入也稳定。

做生不如做熟,如今文呈贸贸然跑过来,说自己有一个1048工程、一下子就能让顾嫂飞跃成为总经理……

顾嫂不可能一下子就答应下来的,除非这顾嫂日思夜想都是一夜暴富的美梦、属于那种弱智婆娘。

文呈着重强调自己生意的体面性、持久性,便是想用这个亮点打动顾嫂,使其能够认真考虑文呈所说的生意。

然后再用顾嫂孩子的前途,来诱使顾嫂下定决心……父母都是先考虑孩子的将来的,千古不变。

该说的都说了、该许诺的也承诺出去了,至于顾嫂会不会狠得下心、忍心关掉自己家经营良好的铺子,跑来跟着文呈博前程……

文呈真没把握。

像这种有家有业的平民老百姓,首先求的就是一个“稳”字,很难下定决心砸烂一切从头再来。

像王霸那种光棍一条烂枪一支的,反而容易豁出去博前程。

关二爷当初读不起书,推着一辆破车满大街地扛活、卖豆子;如若关二爷像后面手不释卷天天有《春秋》可读、吃肉不用愁喝酒天天有,有了那条件,他还会跟着刘跑跑混?

刘跑跑想打打牙祭,还指望张翼德,时常提溜点卖不掉的槽头肉、猪大肠过来呢!

文呈便暂且放下顾嫂这边……谁让自己没王八之气呢?

别说收服许攸、郭嘉这样的名士了,连一个贩饼卖面的都搞不定。

不气,自己培养团队就是了!公司小,招几个双博士来,没用;别人也找不到能体现他成就感的岗位,留不住。

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名士?管你名将还是名士,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统统都是墓碑上的一个名字。

来到铁匠铺子,那五大三粗挥汗如雨的章铁匠,正拿着一瓢井水牛饮;

几个学徒噼噼啪啪乒乒乓乓地在打造农具、菜刀之类的物什。

文呈上前,给章铁匠讲解了自己所需的物件;说了半天,章铁匠似懂非懂没整明白。

情急之下,章铁匠唤过一个学徒,让其去池塘或河边,挖一坨胶泥来。

文呈用胶泥捏出来一口铁锅的模样、一具铜火锅、灶台炉桥、一具简易的蒸馏设备,一个碾中药用的脚碾子,还有若干铁铲铁勺;

最后交予章铁匠,比划了各种物件的大小,让其照着模样打出来。

打造这些稍显简陋的器具倒也不难。就是贵,一斤铁器连工带料都够买十斤糙米了,与后世正好相反……和尚没生活费借了庙里的铁钟,十斤废铁才能换来一斤米……

文呈付过定钱,转身去了木匠铺子。

木匠铺子需要制作的物件儿倒简单,要木匠用最好的楠木……那时候巴蜀地区,楠木并不是多稀罕,都够砍伐到明清时期,您说楠木有多少?

秦汉时期从巴蜀的深山老林运到咸阳、洛阳,贵在官吏们的层层盘剥、贵在那落后的交通运输上而已。

文呈要求木匠打造一种小巧精致的木盒若干、几种形状的模具若干;并用胶泥捏出来一个风箱的各个部件。

告知木匠铺所需尺寸——风箱肯定不会用楠木了,用普通的松柏树便成……还没发达呢,不敢先学会奢侈;

交代完毕,已经是午时过了,饿的文呈饥肠辘辘前胸贴后背。

诸君切莫觉得做一个风箱就是金手指了,密封容器里面,加两个相反的单向挡板、用鸡毛掸子当拉杆,都可以做出来一个简易风箱。

小学生动动脑筋都会的事情。

待回到家中,陈婉正跪坐在榻上昏昏欲睡,面前案几上,一碗烧肉、一盘烧鸡、一盆菘菜汤正冒着热气。

见文呈回来,陈氏赶忙去端水给文呈洗漱,然后伺候夫君用饭。

用罢饭食,文呈和衣躺在榻上,只感觉双腿灌了铅,沉甸甸地不再想挪动分毫。

还是缺乏人手啊!

大情小事都得自己亲力亲为,是得考虑招收几个人手了。

小事琐碎事,伍良伍艮兄弟俩可以跑腿,稍微复杂一些的事情,又该找谁去办呢?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