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书吏 > 第二十三章 跟孔小二比祖宗

待到了功曹赵膺赵君的值房,赵君点头示意文呈坐下。

赵君微胖,为人敦厚宽仁,已年过四十。

由于巴蜀本地士子,俱皆被外来空降官吏打压着,连郡守任岐、任大脑袋都活的提心吊胆、胆战心惊的,赵君也就冷了升迁之心。

平日里既不刁难于谁、也不是过于喜收贿赂;是县寺中少有的老实人……相比之下。

难不成谁,还以为真有不吃肉的豺狼不成?

……

“缉熙呀!这一阵子着实辛苦你了。”

哎,领导们说话怎么都一样的配方?缉熙……还加呀!

搞得好像领导很重视你、自己在领导心目中很重要似地。

谁信谁傻。

如果遇到初哥,一感动,纳头便拜、拍胸脯表忠心的话,那就是傻到家了、一辈子被人当枪使的命,是逃不了的了。

……

“缉熙呀!”

呀你妹哦,快快滴说!

“缉熙呀,吾上表县尊,替你请功。县尊孔君已经恩准,濯拔汝为功曹佐吏,秩俸百石!”赵大人笑吟吟地看着文呈说道。

这是在示恩……看,是我提拔了你的。

今天就不鄙视你了,今儿爷们儿高兴!嗯,以后这种示恩的事儿,多多益善,一天来一回,咱也承受得起,嘻嘻。

“谢赵君看重!小人永铭肺腑,谢赵君恩典!”

程序还是要走的。

“唔,善!很好、很好啊!然……”赵君放慢了语速。

文呈心里“咯噔”一声。世间万物,都怕这个“然而”、“但是”!

只要这两个词儿一出现,保管没好事儿。

“然,那王端王佐吏,死活不愿交出印绶、交接公文。念他年老体衰,吾也不便用强……”

用强,必须用强!不用强,咋开展工作?用强啊,用强推倒那王端都成!

赵君呐,不用强,您连一间茅厕都推不倒,难不成还有温温柔柔的拆迁?赵君,赶紧用强,暴他!

客客气气的,还能叫啥大汉官员?

那样也太不像话了……

文呈一脸可怜巴巴地望着功曹赵君。

“缉熙呀,不若汝近日,无须来县寺当值了。待我禀明县尊,会同县丞杨大人,处理妥当此事手尾,届时自有杂役上门,告知于汝。

汝意如何呀?”赵君慢悠悠地说道。

呀你妹哦!要不然我还能咋地?

……

文呈倒不担心自己的职司,煮熟的鸭子,它飞不了。

孔二愣子虽说有诸般毛病,却是极有信用,他认定了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

休说区区一个王端,就是大殿里面那位汉灵帝,孔二愣子也不会多虚他,照样敢怼!

权倾天下、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曹丞相,一言决生死的人物,又咋啦?

孔二愣子浑然不惧。

袁术袁绍两堂兄弟,曾经携手与孔二愣子抗辩。

你区区袁家,“四世三公”是吧?

来来来,咱先谈谈大义。等袁绍袁术谈起大义;

孔二愣子给你扯经义;

你扯经义,孔二愣子跟你扯道义;

你谈道义,孔二愣子跟你拼酒量;

等你跟他拼酒量,他么的开始跟你谈万种经书的释义!

艹,气的袁绍抱着鞋底啃坏了三双!直接去守墓去了。

袁本初发誓:“只要他孔二愣子在洛阳地界上混,老子姓袁名绍、字本初,绝不出来!”

……麻麦皮!跟这孙子实在是谈不成话。

幸亏自家爹死了,要不然还真不好脱身。

好不容易守孝三年,眼见不好拖沓了,哈哈哈……咱妈又恰到好处的死了…哈哈哈…天助我也!

……

孔二愣子接着怼曹孟德:

你曹孟德曹家在东汉朝,牛是吧?

西汉时期你曹家系干嘛的?

秦代呢?

战国你家在哪疙瘩种地呀?

咱接下来说说春秋时期,你曹家……

曹操掩面而逃——你个孔二愣子麻麦皮!咱能不能别扯祖宗?!

……

曹操曹丞相下令禁酒,以期节约粮食。孔二愣子偏偏就俩爱好:一个是吹牛打屁,另外一个就是爱喝酒了。

禁酒?吾之所好也!禁了,二大爷岂不是手都得发抖?二大爷我的酒精依赖症,你管治好啊?

那可不行。

没酒,算得哪门子名士、高士、雅士?

一群高冠广袖、儒雅绝伦的名家大儒聚会,时不时地高举酸浆:“诸君,饮胜!”,

紧接着一个个龇牙咧嘴、倒吸凉气,狼狈不堪地找水漱口……牙酸。

这像哪门子话?就这形象,以后还咋收天价学费?

孔二愣子一生气,照样掀了曹丞相的桌子,咋地?!

……

文呈只能以一副沉稳、不停地微微颔首,向领导表示:我理解领导您的难处。

——要不然还能咋地,谁让自己摊上了这么一个、一点都不合格的大汉官员了呢?

一点都不凶悍,反而作风温和……若是官吏个个都像这样子,老百姓们可怎么活?

忒不像话了。

……

文呈辞谢了赵君,也不愿去招惹那王端王佐吏。唤过一名杂役,让他去街上买几只卤鹅、烧鸡来,自己慢慢悠悠溜达着往医官署而去。

郡一级掌医疗卫生疫病的,为医官史。

县一级的是医吏,管行政事务;方吏,管开方治病。

一个相当于卫生局长兼院长;一个相当于副院长兼主治医师。

下面有若干医师、杂役。

文呈溜溜达达来到医官署,医吏、方吏齐齐向文呈道贺……县寺里公文还没有出来,众人已然知晓文呈高升了,

这太正常了。

后世明代朝廷定下讨伐蛮夷的任何方略,自己家的人都还没有几个知晓,那边鞑子都知道的清清楚楚的,这种事情并不罕见。

就那个千疮百孔四处漏风的廷议,有心人想知道情报,不会比翻隔壁俏寡妇的院墙更难。

……

文呈谦逊地虚应几句,待到杂役买回来卤鹅、烧鸡,送与医吏、方吏各两只卤鹅;剩下的烧鸡分给众杂役。

文呈便向医吏讨要木香、檀香、沉香、厚朴、薄荷、辛夷等物。那医吏也不问文呈索取如此之多的草药何为……

关我屁事,再申请经费采买就是了。

这两只卤鹅,怕得有七八斤了吧?下值后提溜回家,想必吾那婆姨,定然会笑靥如花、晚上……嘿嘿嘿,上次那毒龙钻,着实不错,嘿嘿嘿;

小崽子们早就馋荤腥了,这真是瞌睡就遇到枕头,美,美滴很!

至于文呈讨要的物什价值几何

……关我屁事!吾还巴不得他时常来咧。

……

方吏招呼杂役配药,还特地嘱咐挑品相好的……顺水人情谁不会呀!一把手都不管的事儿,自个儿何苦去得罪人。

与杂役搞好关系,好处大大的:上头答应给三两,杂役就敢抓半斤。

与具体的经办人搞好关系,这是处事之奥义。

圈起来,要考的。

文呈美滋滋地提着香料,一路遗、精……呸呸呸,一路遗香的回家去了。

……

待到进了院门,陈婉自然会询问夫君原由;文呈如实相告。

喜的那陈婉呲溜就钻进了灶房,想必是去做一顿好吃食,犒劳犒劳自家夫君。

也不知道啵儿自己夫君一下,傻婆娘,没情调;算了,不鄙视你了,自家人,不兴那一套。

……

与人厮守一生,好的歹的,都得全盘接受;好的继续发扬、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