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书吏 > 第十七章 宁娘子是个妙人

怀着愉悦……是沉重而自责的心情,文呈回到自家的小院门前。

巷子深处,有一群人似乎在聚堆争执。

文呈正处于神清气爽还略感疲惫的状态,哪还顾得上去看热闹。

喜看热闹,咱们的优良传统不是?像汉代这没啥娱乐活动的时代,除了凑热闹……您,还能干啥来打发时间?

权贵们自然消遣节目多一些:喝早酒,晕乎乎的一天就过去了;

投壶——不是钱谦益那种投湖,水太凉。

博戏……玩牌赌博;都是可以打发时间的。

豪强们吹牛打屁、撕锦裂帛听个响,也是可以消遣无聊的。

实在是闷得慌,找那杜十娘做疙瘩汤……是找那莺歌燕舞之地,苦口婆心的,劝劝失足少女从良;

扭头再去嬉皮笑脸的,勾搭良家妇女下水。

要不然就回家调笑一下,刚买的美艳歌姬、打一顿那不长眼的奴仆,半天时间就过去了。

可怜的是文呈这种:太穷的人,别人忙着刨食,哪顾得上想七想八;太富贵了的,戏姬妾打奴仆——忙得很!

像文呈这种无需地里刨食、却又玩不起那些高消费项目的人……应该叫“半吊子”吧?

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

戏谁呢?婆娘就一个,戏也找不到那感觉,激情燃烧过去久了,早已经成冷灶台。

打娃,就倆,还是自个儿家的,实在是下不去手。

唉,太难了。

叩门,半晌,门开;诧异,欣喜,入内,关门……没狗,也没老王小马啥的藏在门后。

就一窝蚂蚁在忙着搬家、墙根儿下有土元在忙着拱泥巴。

待入厅堂,陈氏自然会开口询问:“今日夫君,何以归家如此之早耶?”

文呈原本想开口调戏:

“半途而折返,二郎怒捉奸!”

转念一想,以这陈氏的心性,那还不得投井上吊?!

还绝不是那种一哭二闹三上吊、逼着自个儿夫君,要给自己买迪奥、买貂的假威胁……

陈氏这婆娘,绝对是给你玩儿真的,拉都拉不住那种。

算了,开玩笑得分对象,要不然会踩地雷。

文呈正色道:“为夫在县寺公房,忽然念及夫人欲购绵布。

近日以来多靠夫人操持里外,为夫心下甚觉愧疚。今日特地禀明功曹大人,提早还家,且陪夫人走上一遭罢!”

陈氏凤目倏张,一番惊喜拌稀奇分明泼洒于脸上,瞬即消失

小脸复又涂抹回那股熟悉的微笑:

“夫君有心了。妾身使得夫君耽搁公事,甚为惶恐。

夫君且歇息片刻,待妾身去寻那宁娘子来,将小豨小鵅托与她照看。”

屈膝一礼,旋即出门去了。

有些时候,给生活加一点善意的谎言,你会发觉:原来,生活是可以更美好的。

真不知道谁把这种高明的语言艺术,定义成“谎言”这一类的贬义词!

文呈认为定义成“夫妻润滑剂”、“生活调节剂”这样的中性词,

更贴切:充满了专业性、增加了学术性……瞬间变的高大上对不对?

那货真真是个文盲!

组团鄙视他。

文呈跪坐在堂屋木榻上胡思乱想,不一会儿听见院门吱呀,陈氏行于前,身后跟随进来一位着红裙的女子来。

人未近前,咯咯咯的轻笑弥漫而至:“哎呀呀,妹子你可真好福气,有郎君特地告假,陪伺出街。”

那红衣女子声音清脆如黄莺啼谷:“想我那死鬼,何曾陪我逛过!惯会按倒就拱、拱完就挺尸。”

顿了一顿:“这下倒是遂了他的心思,挺尸随他挺个万万年……”

话音未落,堂屋门飘进一团红云来。

但见这女子二十六七年纪,媚眼如丝,像眯着眼冲你笑的火狐狸;肩背朝霞,流光溢彩、光彩照人。

曲裾深衣通身紧窄、下摆呈喇叭状;交领低胸,鲜红底、镶以宽幅绿边,浑身弯弯曲曲,煞是……有货……诱惑?

呸呸呸,是成熟、练达婉丽、绰约多姿……文盲!鄙视你。

咱三观正、志向明,努力做一个合格的接班人!像这种腐朽的封建炮弹,怎么可能砸中自己……裹上糖……糖衣,也不行……可能扒了糖,还是衣?效果是不是会好一些……呢。

话说,“红配绿,丑的哭”,这定律用在那女子身上,不灵。

看来任何规矩的执行效果,还是得因人而异。

那女子瞟见文呈如老僧入定,目光宛若游鱼,全然没个定准。

便收起调笑,扭头对跟在身后的陈氏说道:“小鵅小豨在西屋罢?”

早已是满脸羞红了的陈氏,糯糯地应了一声,领着宁娘子入西屋收拾打扮去了。

汉代女子的地位并不低。

天子娶寡妇都不稀奇,娶回家还当个宝。你说一个光棍娶到寡妇算是烧高香了,人家天子会缺女人还是缺男人?

不男不女的更不缺,当今天子他爹桓帝与张让,不就非常紧密……亲密么。

大将军梁冀,与三公比肩的人物……实际上是踩着三公的人物,照样怕他老婆孙寿。

梁冀独揽朝纲,官员上任之前,必拜梁大将军,否则……嫩死你!

梁冀牛不牛?大将军府,园林府邸十里宽广;

他老婆孙寿,就在大将军府对门开发项目,府邸园林,宽广十里。

老娘不靠你个大将军,照样买地当开发商,咋滴!

由此可见,汉代女性的地位,与后世女性相比起来,丝毫不差。

文呈等啊等啊,归家时还趴在院墙上看蚂蚁搬家的太阳,它终于看腻了,又跑到树梢上去看麻雀夫妇吵嘴。

西屋里面的俩娘们儿,还在那边窸窸窣窣、窃窃私语、荡笑兮兮……文呈猛然醒悟过来:自己穿了,那是意外,由不得自己;可是自己嘴贱,答应陪娘们儿逛街……这就是属于自己作死了

……这个领悟,好痛。

直至文呈昏昏欲睡、都与周公行过了亲脸蛋礼,正同周公进行更进一步,亲切友好、坦诚而深入的交流;

双方就当前的朝廷局势,广泛地交换了意见。

文呈表示:自己地位卑微,不方便对中枢进行评论;

周公大度地挥手:无妨,天下兴亡文呈你也有责,言者无罪嘛!广开言路但说无妨。

最后,周公进行了总结性的发言。

周公指出:作为一个大汉子民,我们应当紧……靠!那娘们儿出来了!!!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