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书吏 > 第十六章 马煲国打人功夫

那老货王端连连摆手:“非也,非也!”

王佐吏缩回脖子,文呈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文呈是替王佐吏担心,怕他的脖子折了。

与领导的安危比起来,自己忍受些许异味,又算得了什么呢……自己是三观如此正的人!

“缉熙呀,功曹赵君品评汝,曰缉熙实诚!此番东山乡收取税赋,缉熙你当为第一功,功不可没!”

王佐吏脖子既然已经归位,语调也顺畅多了:“功曹君,已经向县尊上表,为缉熙你请功。

东山乡的税赋,业已递解至仓曹;且今日公务甚简,汝便归家歇息一日罢!”

文呈虽然不知自己被雷劈、昏迷那些时日,发生了何事、税赋又是如何收缴的。

反正现在突然觉得大气压陡然降低了1.5个帕,胸轻肺爽;深深地吸了一

……小半口气……脖子虽然缩回去了,没有换气扇,不好,不利于改善人居环境。

匆匆辞谢了王佐吏,文呈是半刻也不想停留,连衮带窜地逃离了县寺。

来到大街上,只见阳光明媚人流熙熙;从各乡、里,天都没亮就往汉安县城赶的人们,正在售卖各自的山货、手工、粮食、药材、木料;

待到换了铜钱,又去购买各种急需的生活品。

叫卖声吆喝声,攘攘不停。南门外越溪河上的船帆如云,来往穿梭。

汉安县的确繁华,尤其是比起中原、幽、并、荆、雍这些州郡。

犍为郡只有板楯蛮在闹事儿,倒也没被祸害的有多狠。

有校尉贾龙在平叛,这货挺能打,故暂且无妨……可防可控。

只要官吏豪强不欺压过于狠厉,老百姓还是能够活下去——那时候,平民黔首隶奴,是没资格被称为“老百姓”的:

老,尊也;百姓,有氏、有姓、有名的,才配叫做“百”姓。

普通民众,一辈子都没有个官名的大有人在;随主家姓,再配以大、二、三、四

……不信,你去问朱元璋朱小四、朱重八、朱初九、朱五四之类的。

这朱五四,便是朱元璋他爹。

一切,在文呈眼中都是那么鲜活而美妙……这就是生活的气息啊!

文呈都忍不住想嚎一嗓子:

“我要回家了,天天想睡觉;小鸟说,搞不搞……”

不敢,这怪腔怪调的玩意儿一出来,保管满大街狐奔鼠窜、狼奔豚突,弄不好自己会被一群巫师,按住跳大神驱邪——他们收费挺贵的,需要贴进去两只鸡。

大神们说需要鸡血驱邪、鸡毛作法,至于鸡肉嘛……大神就不吃饭了?

也可能被“天师道”——也就是五斗米教的法师摁着灌符水

……符水好脏的,那邋遢鬼,手都没洗。至于画符用了朱砂这样的毒物……

切,若是自个儿,被万吨水压机压扁,就是一张完完整整的“化学元素周期表”,还会怕这个?

文呈穿街过巷,不一会儿就来到里门处;那乞儿居然在岗位上。

想来是因为今日汉安县赶大集,人流者众。

业务量,的确非平日里可比……君不见乞儿陶碗中,几枚铜钱正熠熠生辉?

不过文呈知道在桑拿更衣室、高端饭店卫生间里,服务生惯会自个儿先掏一些二十、五十,甚至一百的钞票,提前放进托盘。

那叫“母钱”……既然是母钱,当然是会下崽崽的啦……

其作用,就是含蓄地暗示你:小费,20起步,100也不是没有人给;老板,您自己看着办。

大多数人潜意识里,比较喜欢选择适中……于是,托盘里的50元面值,就是最多的。

文呈不确定这乞儿,是不是也使了这一招……毕竟现在这个点儿,售卖货物的人,都忙着兜售,谁还顾得上扶贫献爱心呢?

乞儿见文呈归来,倒也颇感意外。

文呈行至乞儿跟前,乞儿冲着连连点头哈腰,文呈一如这两天一般,点头回敬。

拐个弯便入了里门……一半;一只脚堪堪踏入,但听一声不大不小的咒骂:

“呸!三天不给钱,还遭雷劈蛋!”

文呈刹那间血气上涌,差点脑溢血;气往胸灌,属于肺气肿早期。给你是情分,不给你是本分!除了你爹娘,谁有必须帮你的义务?

文呈当时那叫一个气冲斗牛、怒不可遏:劈,劈就劈罢,又不是没挨过。居然还劈?这次更可恶,劈了一颗蛋:

——左右咋平衡?

——它重心咋能稳?

咹?!

憋在文呈心里多日、对这个乱世的恐惧,和自己对亲人的眷恋,对未来的迷茫……埋藏心底深处各种隐忧,瞬间爆发!

只见文呈缩回前腿,后腿支立,前腿顺势一个侧踢将那乞儿踢翻在地,然后迈着马氏太监拳,特有的老太太碎步,转着圈圈的踢打那乞儿:

“叫你哔哔哔,教你咒老子、叫你没行业素质!劈就劈,雷神见了爷,都得叫大爷!”

骂来骂去,就这么几句车轱辘话,了无新意。总不能对乞儿骂“汝母婢”吧?

没用,这句得对着袁绍骂

……他才是正宗小娘养的。

要说在挨雷劈界,文呈算不上知名人物。商王武乙,这个熊孩子的祖师爷,才是来头响亮、花式作死的典范。

这熊孩子祖师,在高处挂一布袋子,上面写“天”,张弓就射,意思是他要干死“天”。

结果天至今好好的,武乙当天就被雷劈死了……轰……薨(音同轰),国葬。

寄礼,唱名,致哀,家属答礼,礼毕!走,哥儿几个,喝两杯去?

泰迪迪都没有商王武乙胆子大……毕竟泰迪迪只不过幻想与“天”,发生那“不可描述”之事;

即便是发生了,又不会要谁的命是不是;你倒是生猛,直接开射……

这还了得!

那乞儿抱头蹲在地上,嘴里嘀嘀咕咕:文君别踢坏我的鞋、别踢我脸……我姓苏,别踢了……

邪门,酥肉香,不踢,你一个狗一样的货,干服务行业不知道端正服务态度,姓酥咋了?

我踢死你……文呈到底踢了多少脚?没计数。

忙着呢!

马氏碎步踢,速度倒是挺快,没杀伤力的,顶多能踢翻闫什么芳那种货。

文呈倒也不担心乞儿进艾瑟优(.重症监护室)。

踢着踢着,没几下就踢累了。若不是早上吃的别人,舍得放开肚皮整,文呈还真扛不住这种重体力活儿。

呃,为何施虐于人,感觉心情还……有那么一丢丢……愉悦的感觉?

不行不行,不能在错误的道路上渐行渐远,得悬崖勒马,不能最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很疼的!

邻里还要摸着石头过河,咱把石头搬跑了,让别人摸啥?不厚道忒不厚道了。

得回家反省反省自己

于是,文呈吹着怪腔怪调的口哨,怀着愉快的……是沉痛的心情,回家抱娃娃……是反省去了……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