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书吏 > 第十三章 影子县尊段八爷

待穿好那身令人牙疼的袍裾儒衫,文呈来到偏厢房檐下。

灶台处水汽蒸腾,厢房外,木盆里已经盛好了热汤。

文呈捧起水来洗漱,陈氏递过来面巾,胡乱擦洗了几下,又用柳枝短棍刷了牙。

扭头问陈氏:“可有朝食?”

文呈虽然只是县寺临时工,但是像他这样有职司之人,还是吃三顿饭的。

县寺有灶房,只供小吏们午食。早上不吃饭就去当值,到了午时有点扛不住,那时候生活中缺乏油腻腻,不耐饥。

当然,孔小二是不屑与小吏们共屋同食的……丢不起那份儿。

人家自带门客、有仆役,一堆婢女,还有私人专属厨娘。

连门客、幕僚都有专灶;孔小二独自进餐,私人厨娘只做他一个人的饭食。

要不然啥叫“封建贵族”呢?没几个私人厨娘、私人马夫,也敢出来冒充贵族?

……

人家孔小二,睡觉之前,都得侍女先钻进被窝——那个谁,汝给爷滚出去!如此丑陋的侍女,也配给爷暖床?

……还得漂亮且肥胖的侍女,才有资格替孔小二暖床

……肥的好,肥的好啊!制暖功率大,相当于三匹的空调;瘦不拉几的才一匹的功率,制冷凑合,制热不行。

比如那病歪歪的黛玉妹妹,让她来暖床?算了,那成本,你以为报销一部分,那钱就会很少?

能吓死你!

不过林妹妹会为了落花伤心死,却显然不会被银钱吓死,人家有个短命的好爹,管盐业专卖的。

黛玉妹妹投靠表哥家的时候,没带去十万、至少也有八万两银子。

只不过那种悲秋伤春的主,劝你们千万别娶——

娶老婆,不是请大神,请回来供在香火板板上?讨媳妇,千万别讨仙女,天天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寡淡样儿

您,真愿意天天面对这种货?

在她面前媚颜屈膝、自己天天活的跟狗似的。

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董永那货不一样,偷看人家洗澡澡不说,还偷了人家的衣服,迫使那个王母娘娘的庶出女儿,没办法才嫁给他。

你们可千万别学董永……会挨揍。

那个仙女,其实早就不想给王母免费打工、正好趁此另立山头。这种属于个案,不具备普遍性。

娶好看的还是娶实用的,见仁见智,不参合……你们也不让参合啊!算了,咱也不参合,容易挨刀。

把被褥给睡暖和了,孔小二才宽衣就寝……脱衣服是不需要自己动手的,自有婢女代劳。

哎,这万恶的封建社会

咱、咱……咱一起鄙视他!

真的。

陈氏微微一笑:“夫君,前几日有鸡汤羹,供夫君泡饼,今日却是没有了。

夫君喜食羊汤,朝食便去横街上喝羊汤罢!”

说着,将一个钱袋子系于文呈腰间。文呈便与陈氏作别,施施然出门而去。

……

腰间钱袋叮叮作响,别人腰间挂铜印,自个儿挂铜钱;区别在于一个是方的,一个是圆的……差不多,差不多,反正都是铜。

挂铜钱好啊!他们挂铜印的,最终,还不就是为了得到铜钱嘛。

咱超前了,挺好。

钱袋沉甸甸的,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几吊钱。不用看,文呈都知道里面不可能有金豆。

至于金饼……估计今世这文呈,顶大在县库帮闲的时候,远远地看见过罢了。

还不让摸……如此贵重的东西,是一般的小猫小狗可以摸的吗?

瞧瞧你那粗手粗脚的,摸下来一层金粉,算谁的?

……

今世那文呈,还真是一个双手不沾阳春水的主。

记忆中,好像他理不清十钱能买个啥、一吊钱又能做个啥……

哈哈,居然还有钱盲!

出的大门,大门对面是黄狗家院墙,院墙外巷子里桂花树下,七婆和六婆,正盘腿坐在树下纳鞋底,地上铺着一张草席。

为何要将七婆排在前面呢?那不仅仅是因为七婆比六婆年轻些许,还因为她辈分足足比六婆高了两辈。

可如若你尊她为七祖祖,她绝对瞬间蹦起来开骂……没几个人,能撑得住她老人家的骂仗

这也是一个高手……骂仗界里的。

用里正大人的话说:都依她,免得吵架,大家少讨怄气,还能省粮食。

与两位婆婆打过招呼,便出了里门。门口那乞儿不在,想来是时辰尚早,来了也没生意,索性上中晚班。

弹性上班,这一点倒是比自己强。

……

来到横街上,有三家羊汤铺子。记忆中似乎极少来喝羊汤,也就分不清好歹。

眼瞅着一家布招上绣着“朴记”……你们的脑袋里都装些啥呢?三观要正。

文呈是瞅见“朴记”羊汤的客人更多一点。

去陌生的地方吃饭,选人多的钻,错不到哪。

进了铺子,内里倒也不大。黑梭梭的案几、黑乎乎的竹席……有一点倒胃口。

不过后世四川吃饭,挑这种不起眼、卫生很一般的“苍蝇馆子”,才是王道……这种饭馆绝对有拿手的。

寻了一张案几跪坐下来,一位……额,古装剧里面的伙计,不都衣着整洁得体的吗?这家伙,身上补丁落补丁,还一脸菜色?姑且称之为“跑堂”吧……不用在意这些细节。

跑堂躬身伺立于一旁,文呈跪坐在那里下额微微扬起、双目稍眯;看似目不斜视、实则余光乱瞟……其实,文呈蒙圈了,不知道应该如何点餐。

……

他正在聚精会神的,瞟别的案几上,看看别人都点的啥、分量是多少,在上汤上饼的时候,看看别人有没有掏钱的动作

……谁知道是怎么一个程序?万一是先款后货,自己呼噜噜在那里喝汤,店家防贼似的盯着自己……以后自己在汉安县,

还混不混了?

前世就闹过这种笑话。

那时候的自己,年少轻狂偏偏又喜欢扮老成、不懂装懂。

去某饭店吃饭,服务员推荐特色菜“仔姜田鸡”……“恩,田鸡?这个爱吃。先来上半只吧,如果味道不错的话,到时候再加半只、打包带走一只!”

服务员笑容瞬间凝结在脸上……青蛙点半只……

“没听说过田鸡还能点半只的……您这是准备,用青蛙腿骨头,当牙签用的吗?”……

只见此时的文呈,跪姿端庄、宝相端严,一副久居上位、不怒自威之态。

嗯,咱公职人员,是得稳重点。

那跑堂哪敢催促文呈,只能一直在旁躬身伺候。

文呈正着急暗中观察,偏生旁人都在埋头苦吃,一时间也分不清旁人,是否先付了钱、又是如何点汤的:是论斤、还是论盆?

但听见破锣也似的:“哈哈哈……文君!哈哈哈,我说早上喜鹊儿怎会叫,没料到遇见文君在此,哈哈哈”

笑声未落,只见一个身高比钱封强不了多少、断须阔脸、粗手粗脚的黑脸汉子,

放下拱着行礼的手,跙摸过来,径直跪坐在文呈案几对面。

那黑脸汉字抬头对跑堂道:“去,上半斤瘦、半斤半肥半瘦、再上半斤肥肠头来!

肠头但敢用小肠敷衍,仔细爷拆了他朴井汇的骨头!”

文呈听到此处,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再也装不下去那不怒自威、威仪震慑八方宵小之姿态了。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