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书吏 > 第十二章 竟然不会穿衣服

竖日,一早醒来,文呈准备去县寺当值,这已经是第三天去上值了。

天色微明,文呈也不知道确切时间,至今还不太会熟练计算时辰。

不过想来不会晚了:有到该起床的时候,陈氏自然会唤醒自己。

榻前的木盆早已被端走。

文呈正准备穿衣,却发现自己的縕袍儒衫,俱不在都不在眼前。掀开绵被穿着里衣,有点凉嗖嗖的。

正待唤那陈氏,卧房门咯吱一声,陈氏手臂上搭着袍裾、手里提着布履,入内而来。

“夫君醒来了?”陈氏放下布履,将袍裾放在榻上:“夫君昨夜休憩的可还安好?”

文呈有一点不知如何答话,只得嗯哦应对。

陈氏将布履拿起,对文呈说道:“夫君,且让妾与你着履”。

文呈哪敢让她替自己穿鞋!后世没这一套封建欺压的作派……

老婆不叫自己替她穿鞋,已经是人品爆发了,还敢指望被伺候?除非哪一天,自己上交了一笔意外之财,才有可能天降恩旨,润泽一次自己。

“小豨小鵅可是醒来?”文呈只好左而言它,转移话题……

幸亏前世的自己,嘴皮子功夫练到了八级。

这已经是那个世界里,最顶尖存在的高手了。

练成九级的一共有两个:口腔癌,死了一个。

还有一个叫“马什么国”的,就是用脸去接别人的拳头那位……至今闭关未出。

那厮再也不敢出来吹了,属于“自废武功”。今后在耍嘴皮界,基本上,不用考虑他的存在。

至于他那关门弟子、加儿子……应该是亲生的:毕竟那独门老太太碎步,别人真模仿不来。

——走第二遍,自己都记不住:第一遍是怎么转的圈圈。

哪怕是他那嫡传儿子,自己也不会将他当做,可堪一战的对手……一个后生末进,脸皮不可能厚过他的师加父,那可是绝活,天底下没几个人能够练成。

好多东西,是需要天赋的。

方向不对,努力白费。

“小豨小鵅,还睡的香甜呢。”陈氏柔柔的道:“夫君过两日,就该沐休了。不知夫君,可否陪妾身去扯几尺绵布?那、那赵家绸缎铺……”

“可!”文呈干脆利落,未等陈氏说完,便一口应承下来:“你且先去汲水,吾自会穿衣套履。无须你在此耽搁,你且去罢!”

“噢”陈氏怯怯地应道:“夫君袍裾为新换,有些许冰凉;布履,昨夜妾身放置于灶台旁,尚暖。夫君自便,妾去打水。”

陈氏放下布履,转身袅袅出门去了。

吁了一口长长的气,“再这样说话,能把大爷憋死!”

文呈心里想。

幸亏这具躯壳中,还有那个文呈的大半记忆。要不然自己都不会开口说话了,它大爷的。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试着穿衣服。

糟了个糕!这衣袍,没个懂行的在一旁协助,自己还真不会穿。

这扣子……哪有什么扣子!用细细的布条做成的圈圈,一边是圆圆的布疙瘩,往里套。

这个机关倒是简单,思索一下就解决了。可为何还有几条布条条?看样子是互得相系在一起的……可哪条又是和哪条,系在一起,才是正确的呢?

文呈仔仔细细回忆,昨晚自己扒拉衣服的步骤……乱的,捋不清。

自己昨夜,是摸着黑胡乱扒下来的。

这玩意儿,拔下来容易,可再想穿回去……工程量,真的有点大,文呈又懵圈了……

真是佩服别的穿越大神:人家从来不会,被这些生活中的小事情困扰。

一出场,不是吕奉先来跪拜,就是收服那个“自小佩戴香囊、久了身体沁入幽香,荀家八虫之一的谁谁”。

有文有武,要风得风。

人家这些穿越大神,忙的都是拯救全民族的大事儿,压根就不需要在意这些细节。

还淳淳善诱地开导大家……不必纠结于这些细节。

——咱也想忽略这种细节啊,可是忽略了,咋把衣服穿上去呢?

咹,咹?!

气死了。今世那位文呈,绝对是一个动手能力极差的主:他的生活中,大部分琐事的记忆碎片,极其模糊。

自己想了半天,也没有整理出来个一二三。

想了半天,还是不行。

文呈坐在榻沿,拿出前世的急智,放大招加损招……“碰”地一拳头砸在榻沿,拳头瞬间红了起来——不能使劲儿太大……

为啥?

——会肿的,疼。

真是个不耻下问的好孩子。

这在文呈前世,做销售里面叫“费效比”,讲究用最小的成本,达到自己的预定目标。

……拳头红了就足够了:太轻了没效果,太重了自己吃亏太大。

做销售的人,得时时刻刻注意:控制运营成本,这是铁的原则。

“夫君,夫君你啷个回事了嘛?!”只听到外面陈氏语气惶急,一急之下,乡音俚语都出来了……

额,好像,这样子说话,听起来不错的样子,听的人心里觉得顺畅多了。

“无事,无事。”……还得装,凡事讲究一个循序渐进、慢慢来:“立足未稳,跌了一下罢了!”

正说话间,陈氏已经急急地走了进来,眼带惊恐面带惶惶。此时,天色已逐渐明朗。陈氏见文呈

趿着布履立于榻前,不似有危急的模样,方才放下心;转身打开窗户上的木板,卧房立时变得更加亮堂起来。

陈氏返身行至文呈身前,见文呈左手似乎有异,伸手轻轻拖起文呈的手一看,惊呼一声:“怎会如此!怎会如此?”抬头望着文呈:“夫君为何物所伤?不碍事罢?”

文呈偷笑,像一只刚刚去鸡窝得手……得口了的黄鼠狼。

……不是,是歉意的一笑:

“无妨,稍倾片刻便无事矣!想来是因早起,心神恍惚所致,不必惊扰。”

陈氏这才彻底放下心来:“还是让妾伺候夫君更衣罢。”

嗯,好吧,吾乃伤者,偶受服伺,想来无妨。

陈氏说完,拿起先前文呈胡乱扔在榻上的袍裾儒衫,细细地替文呈穿起衣服来。

云鬓微拂让人心猿意马,清香怡人教我如何自持?

文呈只好扭过头去,恨恨地将胸肺中的香气呼尽

……像咱这样,生在蜜罐里、长红旗下的好苗苗,咱是三观正、志向明的合格接班人

……虽然几十年过去了,至今还没有接到过,让自己去单位报到的通知。

但是我不改初心!

——咱们三观正、志向明,怎么可能会被封建流毒腐蚀呢?

坚决抵制那种腐朽没落的个人享乐主义!

这个,没得商量。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