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书吏 > 第十章 文呈穿越第十天

文呈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天了。

在榻上昏迷了五天,醒来懵圈了三天。

那三天里,一会儿是前世的文呈,一会儿是今生的文呈。

两个文呈像两个带翅膀的小人人,在同一个脑袋里撕扯、推搡、扑打;

分不清谁是谁、辨不明谁打谁……懵圈了吧?

懵圈就对了,连文呈自己都懵圈,而且懵了三天。

你才懵三分钟,够不着理赔标准,自动忽略你的感受。

不服?请详细参照合同第八十二款第四条第五章……

对,就是那个字体,得用放大镜才能看清楚的那一行备注:

最终解释权,归本公司所有。

最终,可能两个小人人打累了,谁也奈何不了谁。

于是本着“既然用牙齿解决不了问题,那咱们试试用舌头吧?”

结果如今的文呈,是河蟹下的产物,同时具备两个小人人的记忆。

……

文呈由此摸清楚了现在自己的大致状况:自己叫文呈,家里有田有地,还有俩户逃难过来的人家,投靠文家做了徒附。

徒附是没有户籍的自由身,相当于是自己家,长工与佃户的复合体。

奴仆是世世代代都伺候家主的“家生奴”,地位比刚刚买回来的“隶奴”高一点,隶奴奴仆都是相当于“牲畜”一样的存在,打死了、转卖了,都是小事。

文呈家勉强算的上“中人之家”,娶妻陈氏比自己小一岁。

有女小鵅,三岁;嫡子小豨,尚在襁褓。乡下人家,稚童多以猫猫狗狗为小名,好养。

自己上头还有一个姐姐,嫁在南安县;姐夫梁正,是南安县的游徼。

文呈,字“缉熙”,取自《诗经.敬之》,意为“积累学识,慢慢地使自己的学识,越来越深和广”。

看来这世,已经因为疫病亡故了的便宜阿爹,对自己这个叫“文呈”的独子,期望很高:

不仅仅希望儿子的学识渊博,还希望儿子把文采向上面“呈献”,以期能够“高官得做、大马得骑”。

一般名字叫啥的就缺啥。火生必然五行缺火,孟德五行必定缺德……谁让他首创“摸金校尉”,扒坟掘墓?后世模仿者郭狗狗,不也被鲁祖喷骂的一塌糊涂?

……

文呈是“土狗,爬灶台,先天的个头不够,后腿还不得劲儿”,往上爬了这么多年了,已经是两个娃儿他爹的文呈,只不过是汉安县寺里的一个“临时工”。

被后世网友称做“屁大点的芝麻县官”,在文呈眼中,却是遥遥不可及、高不可攀且如仰望星空一般的存在。

……

文呈如今替芝麻官孔融,属下的功曹……属下的书佐,在书佐大人属下抄写文书。

别说“百石吏”,就是“升斗小吏”都没混上,实打实的是一个“临时工”,挣的一点微薄的俸禄,仅仅够两个人的嚼谷。

偶尔县寺里发一点咸鱼、腊肉、布帛,小两口都得开心几天。

……

县寺里的人不多,遇到事务繁忙的时候,县丞、县尉公房里面的文书,也是要去帮闲的。

甚至是那些县城附近亭长,抓到了有点文化、善诡辩的游侠儿,

文呈也得领命去协助亭长录口供、捋一捋律令,务求辩驳的游侠儿无话可说,以绝后患。

在刘备,刘跑跑喜滋滋地,拿着张松张矮子献的导航

……不是,是献的地图,诸葛羽毛扇主持、制定《蜀科》之前,汉末蜀地的律法太过严苛,不少律条互相冲突。

区区亭长,只不过“粗通律法、知五兵”,其余亭父、求盗更是不堪使用。

其余杂役,不过是征发徭役而来的民夫,连字都分不清公母。

亭里既不敢对犯律的游侠儿置若罔闻:如果不管不顾,极有可能丢了饭碗,甚至招来牢狱之灾。

也不敢“引律失当”,造成游侠儿“心生怨怼”。

而且“引律不当”,处罚轻了,游侠儿只当是疗养,在亭狱里呼呼大睡两天,下次再干,大不了再睡两天觉。

整重了,游侠儿是要记仇的!一个亭舍,大的十几个人,小的才六、七个人;

亭舍都在荒郊野外,电闪雷鸣之夜、月黑风高之时……

虽然说游侠儿……其实就是后世“乡村非主流”货色,动辄杀人的,毕竟还是极少。

可架不住他抽冷子、三天两头给你亭舍里扔几条“铜钱花、五步蛇”,

茅坑里给你丢条死了八天的狗……死了八天的狗,内分解的差不多了,再放就散架,此时味道正冲。

或者是半夜三更的,给你扔个火把进来

——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

拘他?

“官爷,您去打听打听,额那天晚上,和张大猫、赵小狗、李鼻涕,在一起喝浑酒吃狗肉咧,

你是……那是一条疯狗。额跟你说,你可不能,无故捆额这样的良家子哦!

额跟你说,县狱史大人,系额三姑家四小子的大舅子的二堂弟他表叔,额跟你说,你可不能乱来哦!”

“……”

因为文呈识文断字,也涉猎过律法。

故而,偶也被县尉借调去驰援亭舍讼断。

没办法,谁让此时,蜀中“文教不兴”呢,这中原士子眼里,纯属“瘴蛮之地”。

能识字的都是稀罕货;汉安县本土士子,多半不愿意来干这种“奔走杂役”。

蜀中无大将,汉安无决曹掾(掌断狱)。

县尊孔融,只负责诗词歌赋、饮酒清谈。

他操心的是天下大事,上过《时代周刊》、《柳叶刀》……不是,是上过汉代扬名权威专业杂志《月旦评》的人物,哪有闲工夫管这等小事……人家写骈骊句很辛苦的。

……

于是文呈,便在县寺领导班子的殷切关怀中、英明指导下,在亭舍工作人员的期盼里,下乡去帮助亭舍处理民事案件。

处理张三偷了李四老婆亵裤、王五多瞅了赵六老婆屁股几眼,引发斗殴;

像这样的案子,文呈代表“县里”提出来的处理意见,一般都能够一锤定音

……为了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儿,扯到县堂里去,不划算啊!

那可是贵滴狠。

大的案件,就没文呈什么事了。

自有贼曹、县尉、县丞商量着整。他们都整不了的,好办……关门,放孔二楞子出来!

县领导处理事情,的确是效率高、效果好。

证据齐全的流程:

——签字,画押,打。

……

证据实在是凑不出来的流程:

——打!将就着打出来的血水,画押;手脚休养好了,补上签字。

……

轻罪往重了里判,重罪往死了里判。死罪?……简单,往株连三族里判!

文呈也曾向县丞讨教个中真谛。县丞倒也爽利,说:“如今天色已晚,本官如若再不归家,家里的葡萄架恐怕会大大的不妙!

明日本官再告诉你,且回,洗洗睡罢!”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