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书吏 > 第八章 钱矮子非省油灯

蜀中多水汽多雾,有些山谷终年薄雾弥漫,似纱似烟。

汹涌时如潮如浪,瞬间便淹没一切;

寡淡时如薄纱轻罩出浴美人,袅袅婷婷微拂。

待到辰时三刻时分(7:30多,8:00不到),众人行至一山口,雾气终究还是淡了开去。

太阳懒懒地爬到半山腰,似乎有点累了,停滞在那里歇气;如新剥蛋黄,有一点点灰白搅淡了那盘嫩黄的脸。

……

山口左侧有峰高耸,山尖微微倾于对面;

右侧峭壁陡直,略矮但更宽广。

两山之间有谷,十几丈宽窄的样子,幽深冷冽,看不见出口。

行至此处,王霸呼出一口气:“雷公嘴到了!”

……

众人也觉浑身一轻松,一路赶来,众人着实辛苦。

脚下寒露湿、履,濡濡、地却让人无处发泄那股憋屈;

前后水雾裹挟润衣,黏黏糊糊又使人无可奈何;

一句话……都给我忍着!

王霸伸出两个手指撮入巨口,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没动静。

只听见山谷回响,呜呜呜的变了调。

过了一会儿,自右侧山顶密林中响起一声脆锣,

但听到:“喂~哪个花儿大清早的吹鬼哨哨?吓的老子上茅厕都闪了尿惊!是哪个?”

“花儿”,汉安县本地骂法,不解释,容易带坏小盆友,此乃骂人土特产,并不适合送人。

王霸鼓足中气:“你王霸大爷来巡山!去告知你家黎头领、你家的钱大伯,

就说他王大爷讨口来了,叫他别宰牛,吃不完!”

王霸缓了一口气:“杀两只羊煮汤,王大爷现在如今眼目下,饿惨了!”

又是一声锣响:“哦,是王大银哈,你老银家等斗起,额去喊银!”

王霸高声回应道:“跑快点!你王大爷裤儿都是湿的,恼火得很!

等久了王大爷要冒火。

王大爷冒起火来……你晓得后果还是很骇人的!”

……

众人只好在原地干等,也不敢坐下歇脚,到处都是湿、濡濡的。

两盏茶的功夫,山顶上又有一个声音响起:“王大银,额是老幺。

钱爷进山去了,钱爷吩咐过,说若是王大银来了,直接去雷公山寻他,无需通报!

王大银,你找得到路,额还要守山,就不送你了哈!”

王霸听说,咕囊一句,叫上众人进入山谷。

……

众人随后在山谷中,曲曲折折穿行了近半个时辰,眼前豁然开朗起来。

沿着蜿蜒曲折的小道,疾行了十数里,来到稀稀落落东一片、西一片,茅草顶、竹篱墙的村落跟前。

王霸上前拽住一个上穿短打粗麻葛衣、下却着犊鼻裤、麻耳草鞋的壮汉,问道:“你家黎头领、钱封钱爷何在?”

那扛着撅头,粗壮如牛的壮汉显然有一点惧怕王霸,喏喏道:“黎、黎、黎头领在困觉。钱、钱、钱,钱大爷在雷公山山上,王大银你、你自己去找他嘛!小的、小的还要上工,一会儿打、打、打雷了,要遭整……”

话音未落,王霸抬腿猛踢那壮汉一脚:“啰唣!还不快滚!”

那汉子扛着物什惊兔也似地逃走了。

……

文呈晁玺等人显然俱皆意外,没想到如此一个壮汉,答几句话声若蚊呐不提,竟然还红了脸。

王霸使唤水娃儿,去竹屋问清了钱封的具体方位,回头对众人说道:

“文呈随某家去寻他便是了,又不是去打野猪,铜钱也不在山上,用不着诸多人等。

晁君带着诸位在此,寻管事安顿歇息便是。”

税吏急忙拱手:“王游徼,我等本就是奔走杂役,哪敢休憩饮水,却劳动王游徼奔忙?”

那吴姓佐吏也赶紧稽首:“是极是极。

王游徼为东山乡事务奔劳多日,吾等心下感激,敢不替王游徼牵马缀鞍?同去同去。”

王霸唾了一口:“呸!哪来的马,又何来的鞍?”

吴姓佐吏讪讪干笑:“比喻、比喻而已……”

晁玺也道:“游徼王君,尽为吾等奔走协助。

吾等若是安坐,心愧更甚之,同去罢,廖以籍慰己心。”

众人如是说,王霸也无奈,只得带着文呈、晁玺、税吏、吴姓佐吏以及水娃儿等三个丁勇,往雷公山上而去。

……

待爬至半山腰,只见坑洞密布,红褐色的山上无草也无树。

光秃秃的地表,坑坑洼洼极难行走。

挑着矿石往山下走的、担着水桶往山上而来的、扛着各式工具的壮汉往来不绝。

待与众人错身时,都会偏头打量文呈一众,长裾儒衫之人一眼。

却也并不答吴姓佐吏和税吏的问话;只是看见王霸,方才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

王霸撇开众人,只带文呈和水娃儿,行走在前面带路。

王霸压低声音:“那姓吴的,想与钱矮子攀扯上交情;

县寺收税那厮,也是没安好心,却不知替谁,当起探子来了。”

王霸轻呸一口:“屁用不顶,钱矮子哪有那么傻气,哪有如此好对付的,玩儿不死他们!”

快到山顶,但见一群人正在那里忙乱,其中一名三十岁上下年纪,全身俱作短打扮、却是用极好的“蜀锦”缝制。

要知道此时的顶级蜀锦,贵逾黄金,堪比东珠。

上等的蜀锦也是“寸锦寸金”,走遍大汉全境,到哪里,都能扒下来当钱花的

……到西域更是能换“波斯猫”、“罗斯美女”无数只。

……

这哪里是穿的衣服哦,简直就是浑身上下贴着金箔!真真闪瞎了众人的狗眼。

“咕咚”,不知是早起赶路饿的、还是……吴姓佐吏咽下好大一口口水。

“钱多多,你个花儿,啷个不去打一顶金帽子、铸一双金鞋子穿起来嘛!”

王霸笑道:“要不要老王我帮着你花钱?

某家以后吃饼,面前摆两个糖碗,想蘸饴糖就蘸饴糖、想蘸蜂糖就蘸蜂糖

——某家还不舔碗,随手就丢了……有钱!

某家使劲儿地糟蹋,老子乐意!”

“你才是花儿,还是一个娶不到婆娘的老花儿!”

那矮矮的、被王霸取笑的钱封也不恼:

“老子七个妻妾六个儿,还轮不到你,来打我遗产的主意。

到时候你来执幡摔盆,老子肯定给你十万钱;若是嚎的响亮,加十万,如何?”

王霸异常响亮地连呸呸呸三声,指着文呈对钱封道:“这是汉安县寺里的文呈”,

钱封对文呈点点头

“梁正是他姐夫”王霸接着说,

钱封拱手一礼。

“找你有事相商,走。”王霸说。

钱封笑道:“老鸹早早叫,哪有啥好事来找。”并不理会那吴姓佐吏和税吏的拱手。

出了人群,便自顾自往一边行去,并不与王霸比肩而行

……我愿与太阳肩并肩,你个王霸衮一边。

王霸与钱封在十数丈开外,嘀嘀咕咕不知商议啥。

文呈晁玺等人,便饶有兴趣地四下观望起来……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