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书吏 > 第七章 益州是个蛮夷地

无制无治、无治无制,无治无治矣!

文呈不由问王霸:“乡台人等,想来也是知晓这黎……头领呗?”

“知道一些,具体事务不可能晓得那么详细”

王霸回道:“若无顾老货暗中勾兑,黎矮子在汉安这边的路径,也不会如此顺畅。

黎矮子的铁,主要是走南安县那边……那边就是你姐夫堵着的墨林乡;

二来就是走我这边。”

王霸压低声音道:“你姐夫可不老实。”

“咋!他还暗自养着外室不成?说,有几个?!我这就去砍翻他个花儿!”文呈急吼吼的。

“嚷嚷啥!”王霸不满地看着文呈,看看后面跟着的行伍,低声道:

“哪个跟你说,你姐夫养啥玩意儿了?养没养外室额也不晓得,即便养了又如何?

游徼不能、还是不配养啊?

就是带回去,又犯你家家法了?切,不让养,别人还说你姐有失妇德咯!那叫‘妒妇’,很没颜面的。”

文呈心知王霸说的完全占理,可心里就是觉着憋屈,也不知道是替自己的姐憋屈,还是替自己。

行情如此,如之奈何?

……

王霸勾住文呈的肩膀:“某家说的不是这茬子事儿。

某是说你姐夫,在那雷公山里面的老林里,私养着一帮部曲;

手头没点依仗,可吓不住,那方方面面想伸过来的脏手。”

王霸向北边呶呶嘴:“老君山那边,也需要一些铁器,全都是你姐夫在居中牵线搭桥、暗中作保。”

文呈悚然一惊,也压低声音说道:“如此大事,我姐夫他岂敢为之?!”

王霸轻嗤一声:“有何不敢、凭何不做!你觉着这州里、郡里、县里大大小小官员、上上下下各吏人等,有好鸟?”

……

王霸叹了一气:“刺史刘隽,那还配叫一个人?

每年死在他手里的豪强黔首、商贾野民、小官吏大头人,还少了?

蜀郡成都城里,只要他看上的良田旺铺、骏马华车,哪一样能逃得过他的爪爪;

现在成都城里的好买卖,不是他刘隽的、就是他门下走狗的。

二十几个妻妾,那得有多少条舅子丈人七姑八姨?哪个不得喂肉。

他养的那群属吏门客,一年到头满益州乱窜,借刘隽之名,行贪猎私财之实。

全州上下,估摸着也只有益州郡那边,才是真的不惧他。

其余郡县,哪口盐井不虚、哪处矿山不惊?黎矮子这边肉里扎着刺,才暂且能好过些年。”

……

王霸接着说道:“他刘隽吃人不吐骨头;你以为郡守,任大脑袋就吃素?

他是斗不过刺史,得等刺史大人、和他门下大大小小的狗子,吃饱了,他任大脑袋,才敢钻出来叼肉渣渣罢了

……肉渣渣没骨头,所以他任大脑袋吃肉,还是不吐骨头。”

文呈沉默不语。

……

汉末此时,还是刺史督州郡制度,刺史秩六百石,位低权重。

等到刘璋他爹刘焉,想给自己寻一处安身立命的山洞躲起来……不是,是在望气者、侍中董扶的撺掇下,打算割据一方,于是上书“痈疽决溃,为国生梗,废史立牧”。

灵帝与刘焉商商量量、愉快的就给自己的刘家江山,使劲儿的预挖了一个埋葬的坑。

量身定制、汉室专用。

……

刺史虽秩六百石,却是代表着朝廷监管州郡,有事没事,就往后台大老板那边打小报告。

郡守秩两千石,治理地方;在刺史面前,地位不会比孙子好多少。经常挨了打,还不给饴糖吃。

……

如果是吃鸡刺史……不是,是“持节”刺史,那就能吓死人了……像孔小二这种千石县令,说上午砍了,绝不会拖到下午才挨刀。

但是孔二楞子比较特殊。

朝廷数百个县令、县长里面就这么一个特例。

……

孔小二比曾任顿丘令的、曹大人妻控,脖子都更加硬……最终脖子粗的,被脖子细的剁了,孔小二还是死在曹操的手里。

粗脖子,的确是一种病。

刘隽想来是不乐意剁孔小二的,风险太大了。

平头哥一样存在的孔小二,皮厚肉糙,其皮肉自带三分腥臭,能对他下死口的,历史上毕竟只有后来的曹丞相,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

如今嗜酒如命的平头哥,安安静静的呆在汉安县里,做个美男子,挺好,谁也别找谁的茬儿。

过日子的真谛,是相安无事的……各自存私房钱。

……

王霸看了一眼蒙蒙发白的天色“加把劲儿!还有近三十里路要赶咧!”

众人依言埋头赶路。

文呈久久不言。许久方才开口道:“王大哥,东山乡上下,为何不早去雷公嘴收取税赋?”

“他倒是敢!”王霸哂笑一声:“黎矮子不过是,偶与顾老货一些分润,权当打发乞儿。

黎矮子那边一不是编户齐民;二又不是他黎矮子一个人说了算。想拿铜钱就拿铜钱、想送金饼就送金饼?

即便是收到了税赋,还不是递解到县、郡喂了狗!”

王霸看一眼文呈:“哎我说你个文呈,脑壳是不是进了露水?

县寺里面各个旮旯道道,你还不比我捋的清?

今年东山乡,若是递交五百万钱;明年你信不信,县寺敢问东山乡要八百万钱!”

……

自王莽那失败的穿越家伙,瞎折腾之后,汉代的币值异常混乱而复杂。

不同时期、不同地区、不同年代,甚至是不同的铜钱,没几个人能捋清。

就是生活在这灵帝当代的儒士、著有《汉书集解音译》的应劭,他记录的、现在如今眼目下的币值物价,都被后世砖家,言之凿凿的指出诸般错误。

砖家们搬出来远至秦代《岳麓秦简》到《汉书惠帝纪》、《二年律令.爵律》到现代的《汉代物价新探》、《汉简中所见物价参考》……

哎,为了宣传自己的书,真的是奇招迭出……你们有经费的,呵呵,是得显示做了事情的样子,理解,理解。

言归正传。

为了您好大家好,不管它币值了,统统以一千钱为一贯。

(看官们与和尚又不是吃经费饭的,看一本小说图个乐呵而已。生活多艰,何必考据那些烂芝麻是不是。为什么要讨论币值物价,是因为后面涉及到要花钱、要买私奴……呸呸呸,是“解救受苦受难的劳苦大众”。)

“顾老货料到,我会带你们去寻黎矮子”王霸轻蔑一笑:

“真正的大大户,上勾官府下联强人轻侠,才配称为豪强;

此等杀才们弄没个小吏黔首,权当弄没了只猫狗,顾老货是万万不敢,去招惹他们的。

腰板没豪强那么铁杆硬,又徒附、隶奴众多,良田无数的,才是‘大户’。

同胜里的周大户,就是此等货色。

使点劲儿,能榨出来不少干货。只要不把他逼急了,没啥手尾。”

……

王霸抬头看看开始泛明的天色,让大家熄了用竹竿拍碎、夹以破麻布条的火把:

“顾老货早就料到,我会进山去寻钱。一来他知晓今年税赋太重,量我不会逼压乡邻太狠;

二来他人老成精,一见你来东山乡,便料到以你我的交情,我不可能袖手旁观。

孔那个……啥,虽然不一定会打死你,若是万一,有一棍子没把握住,你下半辈子难不成就躺榻上数蚂蚁、辨蚂蚁的公母?”

“是该让黎矮子那狗一样的货,吐点肉末出来了!”

王霸搓搓脸:“搞不明白,就他黎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