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书吏 > 第六章 雷公山铁矿很壕

待到竖日,寅时中(凌晨4:00),王霸便叫醒了文呈。

二人穿好衣袍戴上帻巾,用冰凉的井水草草洗漱一番。

其时营中乡勇丁壮们,皆已集结列队完毕,正等着王霸下令。数枝火把,映耀着几行歪歪扭扭的丁勇队伍,约莫有四五十号人。

……

王霸领着文呈来到行伍跟前,手捉刀柄,呵斥道:

“小兔崽子们,这位乃爷爷的兄弟、县寺里来的,城里长大的,金贵的很!

都给我照料好了这位上差!如若有半点闪失,一个个仔细你们的皮。

伍长什长,去把各自队伍里的长矛收了,留两支驱蛇撵狗就行;

把皮甲剥了,若是干起来,就咱这仨瓜俩枣……还是裂的,穿啥也顶不住。

多发短棍腰刀,深山老林里,你扛着长矛顶个屁用!

这些时日,晓得尔等,受够了大户家的腌臜气,不过肉汤尔等也没少喝、肉骨头,尔等也没少啃不是!?

若是窝在家里,倒是不受气,你又上哪去打牙祭?想吃油荤,就得出去挣!

今日去雷公嘴办差,都听我号令行事,你们多半也晓得,那些野人凶的很!”

王霸右手将腰刀连鞘扬起,指向队伍:

“到时候都给我把嘴闭紧,休的打胡乱说,惹毛了野人,老子可顾不上你们的死活。

到时候,就比谁的腿腿儿长、比谁运气好了,都给我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丁勇们轰然作答,倒是惊的树上不知名的鸟儿,噗噜噜好一阵扑腾。

……

“留两什看家,腿腿儿短巴巴的、是家里独苗苗的留下”

王霸一边忙着将腰刀挂在牛皮腰带上,一边说:“留守的勤快点,鸡鸭牛骡,都得喂水喂料,割草喂饱。

别给某家装怪,胆敢割毒草回来,爷爷晚上回来让他跟牛睡,看看窜的稀能不能淹死你!”

蒲扇般的大手一挥“出发!”

一行人随即打着火把出了营门。

……

待到行至乡台门前,准备转向大路,却见乡台大门早已洞开:

乡啬夫顾老、那吴姓佐吏、县寺税吏与晁玺,还有若干帮闲人等,俱皆候立于乡台门前。

王霸只当没看见,领着行伍径直往大道上而去。

使得拱手作揖的顾老和吴姓佐吏,讪讪立在那里难堪不已。

税吏呲溜溜小跑着,追了上去。晁玺也紧随其中;吴姓佐吏眼瞅着不是个事儿,赶紧唤了两个帮闲,打着火把也缀在其后。

一行人上了大道。

……

王霸与文呈走在行伍前面,紧赶几步,与行伍拉开十几步的距离。

王霸方才开口了:“文呈老弟,今日你我去雷公嘴办差,那边都是不在籍的野民。

这些杀才,好说话的时候就很好说话;说岔了气,翻起脸来,那真是能把我们几十号口子全砍成坨坨,放点花椒大料就能开煮。”

听的文呈浑身一哆嗦。

王霸也不理会:“这些不入籍的野民。当年朝廷,打算在那边设置‘铁官’,结果去一个死的硬邦邦,去一队死的冰冰凉。”

王霸唾了一口隔夜老痰:“那些官老爷自己作死,去了就吆五喝六动辄打骂。那些人不野,还叫啥野民,会怕他腰上那块铜疙瘩?

派兵少了不够塞牙缝,派兵多了人家往深山老林里钻。

隔三差五的给你来一把火,要不就是滚石头、点毒烟,抽冷子下黑手,驻守时间长了看先饿死、累死哪个?”

……

汉代在产盐地设“盐官”,比如汉安县隔壁的南安县,就有井盐,设有“盐官”。

产铁地设“铁官”,手工业发达的地方还设有“工官,这些官员都属朝廷“少府”委派。

巴蜀古代有很多名贵树木,有些地方还设有“木官”,直至明代,修建皇宫的珍贵木材,还由巴蜀地区提供。

……

王霸所说的事情,文呈倒有所耳闻,那是桓帝时期,延熹五年开始闹的,到最后不了了之。

自打死过三任铁官以后,郡里、县寺再没有官吏,敢陪着少府派来的铁官去“雷公山”督铁。

州郡派来的兵丁,刚到雷公嘴就被几块滚石给吓得一哄而散……撵都撵不回来。

第四任铁官,呆在汉安县寺,吃了两个月县寺灶房里的“猪食”后,清减了足足二十多斤,最终形销骨立、竹竿似的,官袍都挂不稳。

最后还是县寺,派亭舍里面几个亭父、求盗,将那可怜的娃抬到成都的。

……

雷公山并不是单指一座山。

那一带范围极广,囊括了汉安县、南安县各自不少地盘,属于两县的化外之地。

……

王霸接着说道:“原本我并不想与他们有太多交集的。

今年那孔啥啥……孔,一个读书人,麻麦麻花,竟然下死手!

我早晓得你今年,必来东山乡。想着多预备一条路,以防万一的,看这势头不得行了,只好去找钱矮子、黎矮子,要点打发钱

——钱矮子就是雷公嘴那边的龙头老大,黎昆黎矮子是蛮人头领。”

王霸瞅一眼后面的行伍“那狗一样的东西,有钱的怕人!别看碗场乡那边烧陶的豪强大户,吆五喝六咋咋呼呼的,比起钱矮子来,他们还真不是个儿!”

……

这下子文呈倒是大感意外了。

这文呈的印象中,县城南边的碗场乡,那可是富得流油的地方:陶器车载船运,每日里川流不息。

沿越溪入沱江,然后,进入长江。把一船一船的陶器贩卖至荆州、豫州甚至是交州,这是往东南方向的长途贩殖;

往西北西南,无数的羌人部落,也喜汉安陶器。

如什么参狼羌、白马羌、鸟吾羌、卑南羌等等。甚至离蜀郡、犍为郡近的这些羌人部落,还当二道贩子,倒手将陶器,转卖给远处的烧当羌、勒姐羌。

往南可以贩运至弄栋(今大理)、益州郡(滇池周边)。

文呈一向的认知里,碗场乡陶窑林立、豪强众多,徒附隶奴“不可计数”。

……

汉安县城里的豪宅大院,泰半为碗场乡富豪所有。

若是汉安街上,车架华美伞盖如云、艳姬美婢香汗斥街巷,前有鲜衣怒马家奴喝道、后有衣着华美之隶奴扫街,那绝对是碗场籍的豪强,才能摆的起的仪仗。

原本如此招摇过市、建砖瓦华屋已经是大大的逾制了

……可如今这世道,一个阉宦张让……这张让据说还是当今天子他爹的“相好”,都能当天子的爹,宦官赵忠能被天子比喻成妈——哪还有什么鬼的“制”!

没制就没治,没治就没制。

——干吾何事!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