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书吏 > 第一章:小巷深处是我家

(敬告诸君:第一、二章稍显沉闷

是为了交代背景;请稍稍忍耐。后面的章节,就比较有趣。谢谢支持!)

:作品说明在章末

初秋,酉时

一群人三三两两的走出县寺。一些人时不时低声交谈、一些人沉默聆听;有三五成群的,也有人形单影只。

一眼观之,布衣直裾,无綬者逾泰半,佩綬者也不过是百石吏。其中有一位二十出头青年,身着半旧绛青色儒衫,布履,剑眉郎目、唇角微扬,正与诸君拱手作别。

随即转身向西而行,淡淡看了一眼被城墙吞噬了一半、咸鸭蛋黄也似的夕阳,叹了一口气,不疾不徐行了约三十几丈,旋即拐入横街。

……

前行不远,但见路东有一书肆。

门窗颇旧,油漆斑驳;门楣上挂一崭新匾额,上书“崇圣斋”;其木料为上等金丝楠木,字为阴刻大篆,内嵌以金箔。

落日余晖泼洒之下,金光映射的对面路西绸缎铺窗棂、门楣、柜台,俱皆千疮百孔。

身着淡黄泛青长綢衫的赵掌柜迎着光,头脸身躯,斑驳如潜伏于密林的金钱豹。

但见他歪着头、眯眯着眼拿着一把竹尺,正在仔细量一匹散乱的葛布,嘴唇蠕动,似在嘀咕什么,距离颇远,听不见声响。

……

“崇圣斋”的李掌柜站在门口,正低声指使两个伙计扣门板。嘴里不断絮叨:

“哎呦喂,汝这厮,轻点,轻点,此乃斯文之地,文化场所,切忌勿辱没了斯文。

吾天天告诫汝等平常接人待物,宁缓勿急,万万不可慌张失据……你个挨千刀的!格老子慢些!”

青年“噗嗤”一声笑将出来。

“哟,二郎,下值家去?”李掌柜拱手说道。

“家去,您也拾掇好了,归家?”

“可不敢当二郎一句‘您’,回见!”

青年拱拱手“您老回见。”

青年继续前行,片刻行至巷口里门处。却见一原本斜倚、衣衫镂缕乞儿,站起身来,冲自己哈着腰连连点头。

青年也点了点头回敬,便拐身入里门十数丈一小院门前。

正待举手叩门,木门却倏忽而开,漏出一个梳着“总角”小辫的女孩来。

“爹滴……爹弟……抱……抱”小女孩口齿稍显混沌。俩木门开一扇,一位着绛色襦裙、领口及裙边堑以鹅黄绣花边饰,梳双鬟髻(音同环记)头戴铜簪的妇人,怀抱婴儿含笑站立于门边。

心中事,眼中景,意中人;

里弄深藏蜀女居,何殊弱水三千;雨云不入襄王梦,空忆十二巫山。

但见妇人约摸二十不到年纪,鼻梁小巧而挺拔,脸色稍显苍白,当属中人之姿;笑盈盈的瓜子脸与略大而明亮的双眼平添三分灵动。

未上漆的院门似乎也变得亮堂起来。

妇人双膝微微一曲,略一点头“夫君下值了?”

“嗯,下值了”

青年一边应声一边抱起小女孩,

“啪嗒”在小女孩稚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小豨(音同西,猪的意思,避讳小名也是小猪的那位著名大帝)可还安宁?”说着就抱着小女孩往房内走去。

“小豨尚好,夫君但且先安坐,待妾身把吃食盛将上来”妇人轻声应道。

入的堂屋,跪坐于榻上,青年伸出手指头逗弄小女孩“小鵅鵅(音音同洛,飞鸟的意思),今天有没有偷吃饴糖啊?让爹闻闻……哼,小家伙你又偷吃咯……”

妇人笑眯眯的,把怀中婴孩置于榻旁竹车里,朝青年再次微微一曲双膝“请夫君稍待。”说完便折身出了房门。

……

稍倾,端来一个大木盆,小臂上搭一脸巾。麻巾虽旧,上面还有一个小窟窿,但浆洗的异常洁净。

妇人放木盆于榻,将脸巾置于案几。复又折返往来,用木盘盛上一碟青菜、一碟腌渍萝卜、一盆鸡汤、三碗米饭来。

青年先用脸巾,替小姑娘擦了擦本就洁净的小脸,旋即又擦了擦小姑娘的手,方才胡乱给自己抹了一把脸,将脸巾放回盆内。

把小姑娘置于身旁:

“小鵅鵅吃饭咯!”青年把木碗和一双竹筷,放在小姑娘面前。

此时妇人也将木盆面巾拾掇完毕,跪坐于侧;双手举起一碗米饭置于青年前方,将筷子摆放于青年右侧。

青年正举起筷子,欲将汤盆中的一支鸡腿夹给小鵅,不料妇人手速甚疾,夹起鸡腿放入青年陶碗中,

“夫君请用”

青年正待开口,妇人抢先说道:

“夫君勿恼,小鵅牙根未稳,拌些许鸡汤羹,她吃的可是香甜呢!”

言罢,拿起木勺,自汤盆里舀了几勺鸡汤,兀自给女儿喂起饭来。

青年无奈一笑,举箸而食。

鸡肉味道不错,鲜香筋道,就是淡了一些,盐放的不够,降低了鸡汤的鲜味;

青菜是苋菜,一看就是清水煮出来的,汤汁似血,没有一滴油;煮的太软糯,没牙的老妪喜食;腌萝卜倒是够咸,咸的直齁喉咙。

米是糙米,口感不佳,偶有三两稗谷,好在无砂,尚能食。

草草扒拉了一碗饭,停箸准备起身,妇人赶紧放下木勺,自身旁小几上,端出一个竹杯来:“夫君且漱口回房将歇,稍候片刻妾身便至。”

回到卧房,靠里墙有一竹榻,楠竹为架,粗壮如腿;上铺新鲜稻草,稻草上铺褥,叠有一床绵被(注释1)。逡巡至榻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回身合衣躺下,思绪开始挥散开来……

前世的自己是因为何故、如何会莫名其妙的,跑到这个鬼地方?

无论如何,都是想不起来了。

只知道自己现在叫文呈。

在十一天前,自己的上、上、上司——县尊孔融,催收今年的算赋,手段极为酷烈。

就在县寺大门外,竟然当场杖毙了,掌管越溪乡、归化乡两地,税赋催收事务的两名税吏。

县寺众人尽皆寒颤,惊的自己也赶紧跟随税吏,去东山乡协助催收税赋。

……

如今的自己,只是最底层的书吏,比杂役好不了多少;不过,也不是没有向上晋升的机会。

那是因为:

汉代官和吏之间、文臣与武将之间,并没有明清时期,那样泾渭分明,更没有不可跨越的鸿沟。

否则,以自己“不入流”的身份地位,还真没了晋升的希望。

汉代官员从小吏,做到一方大员、甚至是尊崇无比的万石三公,从而位极人臣者,也是屡见不鲜的。

名列“云台二十八将”之一的傅俊,是从区区一亭长,一路摸爬滚打、位至武将巅峰;

高祖时的三公之虞延,当初,也不过是百石小吏。

如果说这些人,都是随高祖创业初期,因为买了高祖的原始股而发达

那么至今位列三公之“太尉”显职的乔玄,也是小吏出身。

——乔玄,汉末最著名的“喷子加铁头”。

人家不靠键盘,就能上怼天、下怼地,中间怼天子权宦,顺手还能怼世家豪强。

其流传于后世的故事,主要有两个:

一.任郡守时,打算“公车征辟”一位姓姜的士子,来当辅佐官,帮自己治理郡县。

哪成想这姓姜的是一块生姜,有相当的辣!死活不上车……给“上车费”也不干。

乔大爷也是生猛,让人带话给生姜:“不来是吧,信不信我把你那个寡居的妈,改嫁给别的男人?!”

还有一个就是乔大爷点评少年时期的曹操:“天下方乱,群雄虎争,拔而理之非君乎?然君实是乱世之英雄,治世之奸贼”《世说新语.识鉴》

……

现在自己的直属最高长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