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家键盘有点萌 > 100.段学长,我想……

“久久,你真棒。”

“嘻嘻。”不过随后周久久的声音就充满了疲惫:“哥哥我好困,我要睡觉觉,好像要睡好久好久。”

心知是累到了周久久,陈淼怜惜的摸了摸背后的键盘,赶紧柔声回道:“累了就睡吧,辛苦你了。”

话音一落,陈淼就只觉得突然失去了和背后键盘的某种联系,然后周久久就再也没出声了。

会沉睡这件事周久久在数秒之前已经预告过了,所以陈淼倒也不是特别担心。

他把目光转向了面色难看的段奇,露出阴阴一笑。

现在,到了该和他好好算账的时候了。

首先就是那神奇的一袋子土味纸币的归属。

五校同时击败了临海大学文盟……事情逐渐变得微妙起来。

陈淼看着桌面上的十万块现金,把它们拢在一起抱在怀里,面有调侃的对着段奇问道:“段奇学长,这钱是我们的了吧?”

段奇没有回答,只是那张脸,更难看了三分。

陈淼也不等他回答,继续故作大度的说了起来:“我们五个学校都赢了你,学长说过谁赢你就能拿走十万,所以这钱……怕是有点不够。不过没关系!我作为东道主,代表五校也不让你补齐剩下的四十万了,就这样算了吧。”

他说的显得特别大度,但是又巧妙的偷换了概念,把一个多小时以前赌约被曲解之仇狠狠地报复了回来。

报仇不隔夜,隔夜不君子。

陈淼是个君子,就是坦荡荡的报复。

段奇脸色难看,不过“小涛涛”比他脸色更难看,因为他正在被整个直播间的人调侃嘲讽,零星的几个为他说话的弹幕也被重重的嘲弄压的死死的。

他见事情终于了结,立马迫不及待的关了直播,收拾好所有的设备之后和段奇一起,怒视着李羊羊。

这事儿都是李羊羊惹出来的!

“我们需要一个解释!”

就是因为情报错误才导致的巨大失败,所以李羊羊要负全责!

这是码字速度不怎么样的高中生吗?

分明一个个都是键盘侠!

李羊羊都有人在学会里,居然连这都不知道,可能吗?

找他们结盟恐怕就是为了坑死他们。

看他们这些人的码字速度,简直比码字十年的老手们更快,尤其是临海一中,字数简直要上天了,就是和资深作者比,也丝毫不差。

作为临海一中的学生会主席?李羊羊不可能不知道。

这个李羊羊主动来找他们?是故意联合人羞辱他们的吧?

为了报在会场上冲突之仇。

段奇心里作着自己的解释,看向李羊羊的目光逐渐变得不善。

“我们走!”段奇见李羊羊不回答他的话?心里已然自顾自的作了判断?他遂也不再逼问,只是狠狠地用眼刀凌迟了他好几遍。

留在这太受侮辱了?“小涛涛”下播后吃瓜的人全去韩梅梅的直播间了,他悄悄用腕表登录了直播间?看的咬牙切齿。

里面的人都在骂他们?骂他们不自量力结果自取其辱。

“小涛涛”凑在段奇耳中几句耳语,段奇就明白再待在这里就是给人提供话题的,多一分钟就是侮辱。

一向要脸的他,实在是扛不住了。

他恫吓地又瞪了李羊羊一眼?接着就一扭头走了?见状临海大学文盟的其他人赶紧跟上。

“段学长慢走慢走啊。”陈淼却笑嘻嘻的上前拉住了他。

韩梅梅适时切换直播镜头,把焦点对准了陈淼和段奇。

趁着人多,陈淼自然要往井里使劲塞石头才过瘾。

“我和段学长结缘于一次培训会场,当时我们正在参加教育局组织的中学生作者培训大会。但是没想到段学长突然来访,让我们给追星的学姐们让座?我们一时反应不及,得罪了学长?所以我在这里想给您道个歉。”

说完,陈淼还真的像模像样的对着摄像头鞠了一躬。

“啊哈哈哈?原来是因为这样。”

“中学生培训,他们大学的去掺和什么。”

“人家参加个内部培训?这群人就冒出了让人让座?是个人都反应不过来吧。”

“脸真大。”

还没走远的段奇再次被辱?他听到陈淼的话之后气的嘴唇都哆嗦了起来,面色胀红,双眼都快凸出来了,整个人气的不行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打人要打脸,拍砖要直接,拍死不算完,碾碎方解恨。

陈淼当然不会就此罢休。

论记仇,陈淼绝对是专业的。

他对着回头的段奇露出一个恶魔之笑,才不管段奇的脸色多难看,他还是几步追上段奇。

韩梅梅赶紧跟上,她拿了个平板充当摄录装置,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展现给了来自各地的瓜众。

只见陈淼走到段奇面前,用极其谦卑和尊敬的语气说出了他想说的话。

“段学长,我虽然没有写书,但是却一直向往文学创作。”

“尤其是在学会里待久了,更是想自己尝试一番。”

“可惜的是同学们水平不高,也没有专业老师指导,您是我见过最牛逼的前辈。”

“所以我这个脑洞想向您讨教点评一下,可好?”

陈淼的态度很谦卑,很真诚,让段奇一时间误以为他是回过味来知道哪里的腿粗,真心想讨教,顺便用这个方式缓和一下双方关系。

这也正是段奇现在最需要的。

陈淼搞这么一下,他们刚刚丢的脸……应该能回来一半。

众目(六百万)睽睽之下,段奇也收敛起了怒色,面上露出微笑,极有风度的对陈淼示意道:”陈学弟请讲,学海无涯,陈学弟有这个心我当然乐于指教,有什么想法就尽管说吧,我会尽量帮你修改完善的。”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客气。

嘿嘿嘿。

陈淼笑的更加灿烂了,笑容会传染,段奇也跟着笑的灿烂起来,凝重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欢快,文盟的人也觉得心头压得乌云散去大半。

“我这个套路比较老,是系统文。”陈淼继续谦虚。

“没关系,学弟尽管说。”

那我就……畅所欲言咯?

陈淼真的把自己的想法全数道出。

“我的脑洞是这样的,反套路+双系统文。”

段奇微笑作倾听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