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 第二百七十九章 谈不拢

刘娇娇生产费了很大的力气,再加上她之前受了那么大的惊吓,此时整个人的精神状态还是很虚弱的。

好在萧蔷很早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很多补血的草药,这会儿也都派上了用场。

将女同事给刘娇娇熬的那些兔子汤,里面放了草药去给刘娇娇喝,一来补气益血,二来还能让她补充补充营养。

天气有些凉,孩子没办法抱出来,陈建却像是献宝一样拽着跟他关系格外好的几个人,小心翼翼地进到屋子里面去看那个刚刚降生到这个世间的小天使。

孩子的小脸只有巴掌大,皱皱的,大大的眼睛,小嘴不断的吸动,被裹在柔软洁白的兔子皮毛里,非常的可爱。

王平看着这个孩子,眼神中也不断地放着光,陈建更是喜不自胜,一个劲儿地对我们说,要给孩子取名字,还问我们要给孩子取个什么名字好。

“这事儿当然是你们做父母的商量啊!无论给孩子取什么名字都是好的!我看你这会儿也别太激动,快出去,我把你这手中的水泡都给你挑了,然后放些草药,不然的话,等到明天你这手就没法干活儿了!”

王平说完拽着陈建要出去,陈建却压根儿就不在乎:“没事儿,没事儿,反正我现在浑身都是干劲儿,你若说是让我抓一头狼都不在话下,我要好好的陪着她们母女俩,四海哥,你们出去吃东西吧!”

“可是咱们折腾了这一晚,你也没有休息,也没有吃东西,这个地方有萧蔷她们守着你不用担心了,反正孩子现在已经健康平安的生产下来,什么时候过来看不都一样吗?你先来吃些东西吧!听王平的,把手中的泡处理一下,然后咱们还有别的事情要说呢。”

陈建这会儿才冷静下来,随即脸色也变得有些慎重。

“是啊,这个地方不太平,我总不能让这么小小的孩子刚出生就要遭受到威胁……行,我听你们的!”

说完,跟着我和王平一前一后的出了他的木房子。

王平拿着尖刺将陈健的手中的泡挑破,放出了里面的水儿,然后又敷上了草药拿着破布条绑好,这会儿一些女同事他们给刘娇娇做的那些汤也早就已经滚熟了。

盛了两碗最好的,剩下的那些又添了些水,放了一些蘑菇,我们大家伙儿也跟着吃了一些。

折腾了一整晚,大家都累了,可是我们知道今天晚上熬过去了,不代表明天也能这么顺利。

吃东西的时候,我对大家伙儿说,从今天晚上开始,之后的日子就要更加小心了,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这些土著民会在什么时候过来攻击我们。

门被撞掉了,外面的那些陷阱,这一次他们也知道了,所以这陷阱显然就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就算是他们下一次再来,也一定会有所准备。

除了要重新加固一下这个木门之外,我们还要想想办法,究竟要在我们营地周边还要设下什么样的埋伏才能够阻挡这些土著民的攻击?

杨瑞这会儿啃着一只兔子肉,看着我们擦了擦嘴:“我觉得咱们这样被动不行,应该主动出击,既然他们已经找到了咱们这儿,那咱们也可以找到他们的老巢啊,他可以出其不意,那咱们也可以偷袭去呀!”

王平看着杨瑞撇了撇嘴:“你觉得他们会这么轻易就把他们的老巢暴露在咱们的眼皮子下面?再说了,这片荒岛这么大,你知道他们在哪儿,万一咱们若是从这个营地里面都出去了,那么留在营地里的女人和孩子们怎么办?这个办法想都不要想,咱们现在人本来就不多,营地是咱们最后的保障,如果你出去了,那就算是把这个营地拱手让人了,所以还是再想想别的吧!”

陈建之前没有孩子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有些毛躁,可是就在刚才我感觉到陈建整个人都有了变化,他似乎知道作为一个父亲要扛起什么样的责任,听到王平这样说之后,陈建也点了点头。

“我也觉得出去主动攻击不是什么好事儿,现在天气越来越冷,咱们如果大举出动,那么营地这边就空虚了,只剩下一些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女人有什么用?真要是这些土著民过来攻击,那么这些女人就都会变成俘虏,到时候,你再想去营救,事情就会变得更麻烦。”

“所以我才说,咱们应该把海边儿的那些外国佬收编的咱们的队伍里,这样的话咱们就可以有人带着他们出去攻击,营地里也同样可以留下人来,这样的话咱们岂不是就不用担心你们刚才讲的那些了啊!”

我看杨瑞还在想要说服我们收编那些外国佬,心里越发的对他反感。

如果这些外国佬真的是想要和我们友好相处,团结一致的话,那么这一会儿不用他说,我们早就已经合拢在一块儿了。

可是这些外国佬只有在真正遇到危险的时候才能够委曲求全地站在我们这一面。

如果真的把他们放到这个营地,我还真是不放心。

先不说我们沟通有障碍,生活习俗不一样,就凭他们这些野心勃勃的性格,我就没有办法将他们放在自己的腹地。

否则这样的话一旦发生争执,事情就会变得更加没办法控制。

“算了,这件事情还是明天再说吧,吃完了东西之后,咱们也别睡了,先去把这个木门修理一下,然后明天天亮的时候再想办法把这个木门加固,周围的这些树倒还好,这些土著民想要冲破这树进来也麻烦,可是这个门是唯一的突破口,也是咱们唯一的屏障,必须要让它坚固无比。”

王平听了我的话,点了点头:“我觉得四海说的很对,而且除了加固这个门之外,这些猞猁咱们也要必须慎重。”

这些畜生可以顺着树爬上来,这样它们就可以跳到山顶,出其不意的对我们进行攻击。

刚才有好几个女同事的腿都被那些猞猁给划破了,先不说感染不感染,就是这三天两头的用这些猞猁过来搅和咱们这日子也不会太平。

我看着王平让他继续说,王平点了点头:“所以我觉得咱们还是应该做两手的准备,一来防止这些土著民再来攻击,二来也防止这些猞猁再跑到营地里来祸害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