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都市小说 > 邪君都市纵横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可爱,可是你不爱

凌天邪拿出手机给郑鹏程发了个短信,如今很需要来个市民眼中的熟人来为自己证明身份。

许康仁语气决绝:“你不是普通人,没必要为难我们爷孙女俩,需要什么我都给你。”

“我说老头,如你所说,你和雅涵对我没有丝毫威胁,我要是有什么目的,还跟你废话这么多干嘛?”

凌天邪这会儿直接称呼老头了,却是被许康仁的固执给逼的。

“天邪哥哥,你别生气,爷爷肯定是误会了。”

许雅涵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显得很是焦急。

“你这丫头气死我了,他都要谋害我们了,你还关心他生不生气?”

许康仁见孙女不向着自己,是又气又急。

“我不和你这老头说话了。雅涵你别怪我对你爷爷不尊重,他实在是太...算了。我跟你说说发生了什么,我想要在这里买药,你爷爷却说我没钱想要抢劫,你告诉你爷爷,我是没钱的人吗?”

凌天邪掏出银行卡拍在木桌上,一副土豪的模样。

虽说把飙车赢的十个亿华夏币都转到凌雨菲卡上了,但怎么说还有几千多万的零花钱。

凌天邪见许康仁还是一副戒备模样,无奈的说道:“老头,我就在这不动,你放松点行吗?你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啊?别一副我是要耍什么阴谋诡计的样子,我保证不会动。”

“天邪哥哥,我和爷爷说过,月儿因为家里的原因搬到了城中村去住,爷爷他是误会了。”

许雅涵说完又是对着许康仁说道:

“爷爷,天邪哥哥很厉害的......”

许康仁听完孙女的话,心中更加怀疑,家道中落之后短短时间就能住别墅,开豪车,说出去都没人信这钱是从正道赚来的。虽是怀疑,但目前的情况还是先虚以委蛇是为上策:

“是我误会了,凌小哥需要什么药材说出来吧。”

这拙劣的演技在凌天邪九百年的阅历前显得太小儿科了。

凌天邪当即出声道:“许老先生,您这演技我就假装没看出破绽吧。您不仅小气,固执,更是老糊涂。”

说完又是对着许雅涵表示歉意:“雅涵,我是实话实说,你不要生气哦。”

许康仁却是笑道:“好小子,我可是知道你有着神奇的手段,你既然到了如今都没动手,我怎么会觉得你有谋害之心呢,我只是在试试你的心性。”

凌天邪暗自好笑,这要是一般人还真信了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既然许康仁要飙演技,那就陪着演一出吧。

......

“原来如此啊,倒是小子我着眼了,小子先赔个不是,之前多有得罪,还骗了你。”

不等许康仁说话,凌天邪继续说道:

“我知道许老先生想知道我骗了您什么,那我就坦白吧。”

凌天邪面带真诚之色:

“之前我说,是从雅涵使用的杯子看出她是常住这里,她也会有空帮您一些小忙。这完全是在忽悠您,我再次表示歉意。”

“我这么说只是不想让您觉得我有别的意图。其实我是从雅涵身上的药香推断的,之所以瞒着您是怕您不高兴,看看,您现在就很不高兴了。”

身上的药香?许康仁闻言脸拉的老长,看了看似羞似喜的孙女,心中哀叹一声:“傻孙女哟。”

转而面色变的笑呵呵看向凌天邪:“凌小哥还真是风趣幽默,我们还是说说药材的事吧。”

凌天邪也是笑吟吟说道:“雅涵身上这淡淡药香虽然被体香遮掩,但仔细闻闻还是很清晰的。”

见许康仁嘴角抽了抽,话锋一转:“哈哈...许老先生莫生气,我这是开玩笑呢。”

“呵呵,呵呵...凌小哥真是太幽默了。”

许康仁以握拳的方式忍住勃发的怒气。

这小子太坏了,在我面前调戏我孙女,唉...自己这孙女还含情脉脉的盯着这小子,正是气不打一处来。

“好吧,那小子就不再多言惹您生气了,百年的野山参和何首乌是为主药,有多少要多少,其余还需要黄连,黄柏,黄苓,乳香,没药,儿茶......”

凌天邪一口气把炼制补气丹需要的药材都报了一遍。

“那你先在这等一会吧,雅涵,和我一起去取药材。”

许康仁答应的很是爽快。

凌天邪微微一笑:“许老先生,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吧,这么多药材没个劳动力可不行。”

许康仁僵硬的点点头:“那好吧,雅涵你就在这里等着吧。”

凌天邪跟着许康仁进了后门,这药铺坐北朝南,左手边就是医室。

许康仁指着右边的屋子:“凌小哥,你需要的配药那储物室里都有,我去拿野山参和何首乌。”

说完便向屋后走去。

凌天邪开启邪幽之瞳望去,后面还有个四合院,应该是用于生产加工,浆洗晾晒之用,毕竟手艺人需要保密。

这是正真的古代药铺两进式的院落,前店后厂的格局建筑。

凌天邪收回目光,也不在意许康仁有什么想法,见储物室门没锁,直接推门而入,满屋子都是琳琅的药材,的确很是齐全,心念一动,噬源戒紫芒连连闪烁把需要的药材一一收入其中,便是出了屋子。

“雅涵,你在想什么呢?”

凌天邪回到外面药堂,见许雅涵心不在焉便出声问道。

“我...我没想什么,爷爷要我报警呢。”

许雅涵看着凌天邪的目光望来,还是说了出来。

凌天邪由心而发的说道:“雅涵你还真可爱呀!”

“可是你不爱呀。”

许雅涵脱口而出,而后便是羞怯的垂下了脑袋。

这时许康仁怀抱着两个木盒也出来了,见凌天邪和孙女独处,赶忙出声:“咳咳...凌小哥我把药材拿来了,雅涵,你先进屋吧。”

凌天邪开门见山的说道:“雅涵没报警,既然您对我如此怀疑,我的一个朋友马上到,他会证明我的身份。”

话音刚落,外面车辆的灯光照进药铺内,少顷后,便听到停车声和脚步声。

“凌先生,路上下雨来迟了还请勿怪。”

郑鹏程收起雨伞靠于门外,继而开口说道。

凌天邪见郑鹏程还穿着警服,摆摆手笑道:“郑局事务繁忙还是亲自跑一趟,我先多谢了。”

郑鹏程点点头说道:“凌先生客气了,小事而已。”

而后看向面带疑惑的许康仁:“许老,这位凌先生是我们警局的特别顾问,我亲自证明。”

“啊?还真是啊!”

许康仁见自己的老顾客都这么说了,便也不会有假了,随即面色尴尬起来。

“凌先生,我是这里的老顾客,许老医品医德极佳,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郑鹏程不知两人间是发生了什么误会,便想着调节一下。

“郑局,麻烦你了,只是个小误会,你去忙吧,多谢了。”

凌天邪见郑鹏程神色匆匆,应该还有事要忙。

“凌先生...”

郑鹏程欲言又止。

凌天邪走近郑鹏程低声问道:“是柔柔有什么事吗?”

“温柔执意要参加城北区的濠河码头行动,别的我就不能多说了。”

郑鹏程透露了一些信息。

凌天邪点点头: “那有什么特殊情况麻烦通知我一下。”

凌天邪不阻止的第一个原因便是温柔有着先天中期修为,还有着玉琼神女保护,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还有就是自己不可能控制温柔的人生,那是她热爱的工作。

“好的,那我就先走了。”

郑鹏程点点头就匆匆的离开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