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耳朵的校园记事 > 分节阅读_30

嗯。”常在河边走,很难不湿鞋。

梵青选择沉默。

不懂——单耳扒拉着风雅人的手,回到刚才的问题,“雅人,为什么我生小孩有难度?”

“男生是不能生小孩的,小耳朵。”点了下单耳的鼻尖——是不是该上些生理课了?

“为什么为什么啊?”很明显短短一句话是无法打发小家伙的。

“话说回来,我有听过男人生小孩的奇闻哎。”顾梓冬摸摸下巴道。

“双性人?”季将问道。

“好像是吧。”顾梓冬不置可否。

“男人有子宫也可以生小孩啊。”梵青接着道。

然后几人的目光都同时放到小孩身上,小孩被看得很不自在,向后退了几步,然后被风雅人一把揽进怀里——

“小耳朵的身体大家应该都看过吧,和正常男生可没有两样。”风雅人把小家伙的手指放到嘴边,不轻不重地咬下,然后满意地看见小家伙挣扎。

“老哥不是说过了吗?有子宫就行。”季将的笑容里带着几丝邪恶。

“现代科技也很发达啊。”顾梓冬的笑容倒是无比纯洁,但是让人怎么看怎么得瑟。

其他三人虽然没有接话,但那氛围明显又是很一致的同盟啊。小孩傻乎乎地听不懂他们的话,反正他是习惯了这种情况,只是他没有预想到未来他一段“悲惨”的历程就是在这时开始进行规划的。

“哇哇——”小婴儿突然放声大哭。

“小孩和女人一样烦人,”季将挖挖自己的耳朵,“小鬼,你还是快点把这小东西送回去吧。”

“送回去?!”单耳猛地坐起身,“忘了和你们说了,我刚才就是想要告诉你们的,他找不到妈妈了!”

???

好半天众人才明白过来小家伙的意思——敢情小婴儿是被遗失或是遗弃的······

“小鬼,你以前把宝宝和贝贝捡回来也就算了,可是这次可不是什么猫猫狗狗,可是一个小婴儿啊,怎么可以乱捡?”季将教育道。

“我只是想帮他找妈妈。”小孩一脸认真。

“······也许**妈就在附近。”梵青说。

“我陪着他在那里等了好久的。”小耳朵很懂事的。

“小不点,你先说一下你在哪儿捡到他的?”顾梓冬问道。

“xx公园啊。”

“不是说让你一个人时不要去那些公园之类的地方吗?”季将敲了下他的头。

“我只是带宝宝去公园玩。”抱着脑袋——委屈。

“是遗弃事件吗?”风雅人看向梵青。

“不管怎么样先去警局吧。”

######################################

在警局登记了资料,因为没有接到丢失婴儿的报案,警察本来想把小婴儿送到保幼室的,但小婴儿一直哭个不停,小家伙第一个就心软了,抱着小婴儿不撒手,其他几人没有办法只得带着小婴儿回去了——

小孩靠在梵青怀里,手里还抱着一个小小软软的身子,那画面怎么看怎么温馨。

“他吹泡泡了。”小孩指着自顾自吹着泡泡的小婴儿叫道。

“小婴儿都这样。”梵青拿出纸巾帮小婴儿擦掉嘴角的口水。

“果然是奶爸啊,真有经验啊。”顾梓冬挖苦道。

梵青自动忽略他的话。

“小宝宝,我给你取一个名字好不好?”小孩对着小婴儿道。

“怎么又取名字了?”季将想到他那两只宝贝猫的名字就很无奈。

“也许他明天就回去了哦。”风雅人提醒道。

“要有名字的。”小孩坚持。

“那你取吧。”不抱任何期望。

“宝宝和贝贝的名字已经用了,”小孩努力用自己的小脑袋想,“就······就叫单珠珠好了。”

顾梓冬和季将当场就很不给面子地爆笑起来,梵青与风雅人的嘴角都上扬了,连南门越也是眼带笑意——

“很难听吗?”小孩很受伤。

“还好了,”摸摸小脑袋,“只是他好像是男孩子吧?”

“男孩子不能叫珠珠吗?”不明白。

“可以,只要你高兴就好了。”

宝宝、贝贝、珠珠,名字还蛮齐全的,不知道如果有下一个会叫什么名字呢?

而同时,几人在心里暗暗有了决定,以后如果有孩子的话,那名字肯定要由自己来取,如果让小家伙来取的话——估计孩子以后会责怪他们的不负责任吧?

第三十七章 照顾小宝宝

风雅人眼疾手快地阻止悄悄用手指把鲜奶油涂到小宝宝唇上的小孩,小孩嘟起嘴想要抗议——

“不能乱喂东西给他吃。”风雅人说着用手帕擦掉小宝宝唇上的奶油——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小家伙很喜欢给小宝宝喂东西,特别是那些他认为好吃的东西,他都会很大方地和小宝宝分享,有一次甚至拿薯片塞进小宝宝嘴里,幸而被南门越拦下,诸如此类的事情数不胜数,在被梵青等人教育下,小孩大概明白小宝宝只能吃软软的东西,但他的喂食举动却始终没有停下来,幸好梵青几人总有一人在旁边看着他。

风雅人把佣人拿来的奶瓶塞到小孩手里,“你喂他这个好了。”

回忆着电视上看到的画面,小孩小心地把瓶嘴塞进小宝宝嘴里,小宝宝马上用力咬住奶嘴吸吮,这样还不够,两只胖乎乎**嫩的小手干脆抱着奶瓶喝。

“珠珠真贪吃。”小孩看着小宝宝喝得小脸都涨红的模样,皱起了眉。

听到小家伙这句话,风雅人忍俊不禁,脑中浮现小孩努力往嘴里塞蛋糕的情景,再看看躺在婴儿床上的小宝宝,在心里叹口气,“你不是把他叫做‘猪猪’吗?”

“是这个‘珠珠’,不是那个‘猪猪’。”小孩一脸严肃地解释。

“是是,”实在太可爱了,忍不住在小家伙的唇上印下一吻,“单珠珠。”

单耳机灵地退后一步,以防风雅人兴起就把自己按到怀里“欺负”,毕竟这种事发生的频率太高了。

“小耳朵,我很可怕吗?”风雅人的眼眸灿若春花。

摇头,用力地摇头。

长臂一伸,毫不客气地把小人儿带进自己怀里,蹭蹭——“还是这样舒服啊。”

“雅人可不可以不要······”那热热的呼吸就在自己耳边,痒痒的。

“不要怎样?我可什么都还没有做啊,小耳朵——”尾音拖长,清雅的声线在此时却添了几分性感。

“雅、雅人,我去给你削兔子苹果好不好?”耳垂······被舔了。小孩忍不住缩了下身子。

风雅人想起之前小孩跟着自家“老太婆”学做什么水果拼盘,把那些个水果祸害得······一篮又一篮新鲜的水果愣是在他们手下成了牺牲品,最后的成品只有一个拼盘,小家伙也是在那时好不容易学会了把苹果雕成一个“兔子”——其实最多不过是有一个兔子的模糊形状而已。那个水果拼盘最终也都全部进了他们风家父子的肚子里——说实在的,那些被捏过揉过无数次的水果的味道还真······奇特。

“我比较喜欢‘吃’小耳朵。”继续在他耳边暧昧地低喃。

“小耳朵不好吃的!”紧张地回答。

“尝过味道才知道好不好吃啊。”风雅人修长的手指巧妙性地滑进小家伙的衣领,沿着他的锁骨摩挲。

挣扎着——“······雅人,珠珠在看着我们呢······”突然发现小宝宝明亮清澈的眼睛好奇地看着纠缠在一起的两人。

“那就让他看着吧······”风雅人无所谓地回答,手指往下——

“呜······雅人······”带着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