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耳朵的校园记事 > 分节阅读_27

的眼神攻势下,南门晋不得不开口。

“南门爷爷,我们这些‘外人’是不是该回避一下?”梵青嘴角上弯。

“是啊,我怕南门爷爷一恼羞成怒我们就出不了南门家这个门了。”风雅人笑得春光明媚。

“反正直升飞机还停在外面。”季将加了一句。

“???”单耳不解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我没有说要反悔。”南门明麟沉着一张脸,“随便你们,要看就去看!”说完一甩袖进了内院。

梵青几人相视而笑。

“快去拿钥匙开门啊!”楼安雅催促南门晋。

“父亲说只是看没有说放出来吧?”南门晋拧眉。

“你还想你父亲说什么?他已经松口了,听我的,放了。”唐婉月说。

“是。”反正父亲也没有说不放啊,听母亲的话也没有错。

“我可以见阿越了吗?”单耳向梵青确认道。

“嗯。”梵青在别人没注意时他额上印下轻轻一吻。

第三十二章 最后的一战

那天南门越终于从静室里出来,当他看见受了伤窝在梵青怀里的单耳时,脸色马上变了,再然后从季将口中得知小孩是为了见自己而受伤时,心里内疚得不得了,在接下来小孩住院接受治疗期间他更是寸步不离地陪在小孩身边,梵青几人也算是默许了他的行为,这情景和上次小孩照顾受伤的梵青刚好相反。

小孩的伤其实不过是些皮外伤,在医院里的高级病房里被精心照顾着又是好吃好喝地养着,等一个星期后小孩出院时脸蛋明显比原先有肉了点——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从他进医院开始,那几人就不准他下地了,上个厕所也是被抱着,这也是为什么小孩在吃好喝好的情况下还要一再强烈要求出院的原因。

这一天,除了仍旧在“关押期”的顾梓冬,其他几人一起陪着单耳来到南门家吃晚饭。南门老爷子原本是想多多少少制造点“鸿门宴”的气氛,但是——

“小耳朵,来,尝尝栗子奶奶做的蝴蝶虾卷。”唐婉月喜笑颜开地把一个精致的虾卷塞进小孩的嘴里。

“好吃。”小孩幸福地眉眼弯弯。

“来来,这是你安雅妈妈特地给你做的古老肉。”楼安雅不甘示弱地把一块古老肉夹到单耳嘴边——

一口吃下,“嗯,也好吃。”

“还有这个、这个······”

“尝尝这个怎么样?······”

婆媳俩就像争宠一般给小孩夹菜,一顿饭下来,小孩只不过是张张嘴巴而已——至于原本负责这件事的其他四人早就被婆媳俩挤到一边,连插手的余地都没有。

而南门老爷子心里倒是憋了不少火,你说每当他想吃这个菜,那个菜就被夹走献宝,好,他放弃转向另一道菜,结果又被捷足先登(也不知家里的两个女人是不是故意的)——从头到尾他连好好吃个饭都不能,反观那个两颊塞得鼓鼓的面色红润的小孩心里实在是······不爽······很不爽······

与他父亲不同,南门晋倒是很识趣,在这种场合,他很懂得如何隐藏自己的存在感,尽量让别人忽略自己——他吃饭最多夹几筷子自己面前的菜,然后沉默地扒完了白饭。

女人真麻烦——这是四个男孩子当时的一致想法。

“啪——”南门明麟终于忍无可忍,把筷子用力地放在桌上,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南门明麟轻咳了声,“就不能好好吃饭吗?”

“小耳朵有在好好吃饭。”单耳小声却认真地回答。

唐婉月淡淡地看了自家老头子一眼,就转过头继续进行“喂食”的任务;楼安雅见状也跟着婆婆的路线走;南门晋继续把自己当隐形人;梵青推推自己的眼镜继续和风雅人研究桌上的那道“玉掌献佛”的食材;季将自己吃自己的,不关己的事他一向懒得理;南门越继续面无表情地吃饭吃菜——

南门明麟一脸尴尬的,继续吃饭也不是,不吃饭也不是。

“阿越的爷爷,吃这个,这个很好吃的。”小孩突然夹了一筷子山鸡丁给他。

被小孩那亮亮的眼神有些眩晕了眼,南门明麟愣愣的没有说话。

“小耳朵,你都没有给栗子奶奶夹菜呢。”唐婉月带着醋意的声音。

“还有我呢。”楼安雅趁机要求。

“嗯,栗子奶奶、安雅妈妈,小耳朵给你们夹。”马上给两边的人夹菜,再看看那边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几人,小孩又给在场的人都夹了菜,连带的南门晋也享受到了小孩的服务——看着碗里的红烧狮子头,这可是这顿饭他最好的菜色,南门晋心里有些感动。

终于吃完了饭,所有的人都集合在大厅里,有些话还是必须说清的。除了一无所知的单耳依旧和季将玩闹着,其他人的表情都比先前严肃了些。似是感觉到了那种气氛,小孩也安静了下来。

“小家伙,你是真的喜欢我们家阿越吗?”南门明麟定定地看着正睁大眼看着自己的小人儿。

“嗯!”用力地点头。

南门越看着小孩,眼里满是温暖。

“我可以同意你们在一起,”南门明麟顿了下,“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条件?”那是什么意思?小孩不解地歪着脑袋。

唐婉月皱眉,决定如果那个条件太过分自己一定反对到底。

楼安雅则是悄悄掐自己丈夫的手,示意他待会儿一定要帮忙。

梵青等三人神色自若,这是南门家的事,除非会伤害到小家伙,否则他们不会去管,让阿越解决。

南门越正襟危坐,坚毅的目光直视着南门明麟。

“我认可你们的关系,只要······”南门明麟目光一一扫过梵青、风雅人和季将三人,“这三人,包括那个顾家的小子,只要你和他们断绝关系,不再和他们联系。”

说完这句话,被点到名的三人马上脸色大变——

“南门爷爷,你是开玩笑的吧?”梵青冷笑。

“南门爷爷,我们尊称您为一声爷爷可不代表我们真的受你摆布啊。”风雅人的手把玩着小孩的手指。

季将更直接,“老家伙,这是我们的生活,你有什么资格干涉?!”

“爷爷,太过分了!”南门越的表情明显是生气了。

唐婉月和楼安雅等人这时倒沉默了——话说回来,如果小耳朵真的只属于他们家阿越那该有多好啊。

一直沉默的小孩终于开口了,“断绝关系?不再联系???”搞了半天对南门老爷子的话还不甚理解。

“就是说让你再也许和我们在一起。”风雅人戳了下小孩的脑袋。

“不可以的!”小孩叫起来,“为什么和阿越在一起就不能和青他们在一起?!”

“我已经说过了这是条件。”南门明麟慢慢地喝着茶。

“我和阿越在一起,不是和阿越的爷爷在一起!”小孩难得对着人说话那么大声。

这句话让在场的除了南门老爷子的人都笑起来,连他家的大小冰山眼中都有了笑意——这么孩子气地话却透着坚定。

南门明麟挑起了眉,“你和那么多人一起难道不是对他们不公平吗?”

“什么不公平?小耳朵不懂。”小孩皱眉,“可是,爷爷说,小耳朵只要每天开心就好了,那和阿越、青、将、雅人、冬冬在一起,小耳朵很开心,大家都很开心,为什么不可以呢?难道开心不好吗?”

南门明麟哑口无言,过了一会儿才说,“你不明白,这个是不对的······”

“南门爷爷,你说的那些话我相信小可爱是不会明白的,他懂得的只是每天简单快乐地生活,而和他一起快乐生活是我们每个人的心愿,请你不要用你还有其他人的价值观与世界观而否决了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