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耳朵的校园记事 > 分节阅读_26

另一个号码——

“混小子,你好歹也顾及一下我的年纪好不好?哪有半夜打过来不让人睡觉的?”梵易封埋怨道。

“父亲,请马上派一架直升飞机到我的住处。”梵青语气不容人拒绝。

“嗯,知道了。”了解这个儿子的脾气,梵易封也没有多问,直接打电话给了机师。

#########################################

单耳坐在原地无事可做就拿着手电筒乱照,就那么一照,他眼睛突然一亮——好像是、是——

慢慢地抱着手电筒走过去,单耳的心怦怦直跳,蹲下身子,用手电筒照着看了好久,差点没叫起来——真的是阿越的爷爷说的那个花瓣是紫色的花心是蓝色的花哎!

小心翼翼地用手挖出一棵放在带过来的塑料袋里——哇,那里还有一棵,那里也有——小孩喜出望外地跑过去——一棵、两棵、三棵、四棵······还剩最后一棵了——

单耳兴冲冲地往最后一棵的方向跑过去,脚下一个不查,先是绊倒,然后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沿着斜坡往下滚——

好痛好痛——这是小孩的第一个感觉。突然想起了那次跌下深洞的时候还有阿越在,阿越一直护着他,他根本就没有怎么受伤,反倒是阿越还受伤住院了——阿越那个时候一定很痛吧?呜呜,阿越你在哪里?还有青、将、雅人和冬冬你们快点来救小耳朵啊——小耳朵好痛啊,小耳朵痛得动不了了——

摸摸自己的手臂和腿湿湿的——小耳朵流血了——小孩突然放声大哭起来——哇,小耳朵会不会死掉啊?!

“怎么了?”风雅人看着坐立不安的梵青。

“电话打不通。”梵青一再得到“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的回复,心情非常烦躁,那支全球限量版手机也被无情地扔在了地上。

“机师,开快一点!”季将也着急了,对着前面的机师吼道。

“是,少爷。”机师的额头直冒汗——这机师也不是一般人干得了的,凌晨被老板的电话叫起来,开个飞机还要承受高压力——

第三十一章 获救

“在这里!”季将叫道。

梵青和风雅人连忙赶过去,只见灯光所及之处,小家伙躺在地上,缩成一团,脸上还挂着眼泪,鼻子和嘴巴红彤彤的,已经昏睡过去了。几人都不由得心一紧,放轻脚步走过去。

“受伤了······”风雅人看着小孩身上露出的**划伤的划伤,淤青的淤青,流血的流血,眉紧紧拧起。

“还是快点处理伤口吧,我怕会感染发炎。”梵青小心地把小孩抱起。

身体被移动,可能是碰到了受伤的地方,小孩整张小脸皱成了一团儿,“疼······”嘴里呓语着。

“小鬼怎么这么不听话?晚上一个人乱跑。”季将嘴上说着责怪的话,心里却还是疼惜的。

“这是什么?”风雅人从一边的地上捡起一个塑料袋,里面是一种叫不出名字的花。

“不认识,是小鬼的东西吗?”季将看了一眼说。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些花应该就是小可爱上山来的原因。”梵青看着怀中脸色略显苍白的小孩,苦笑道。

“那就带上吧,等他醒了再说。”风雅人叹了口气说。

########################################

直升飞机上,梵青把单耳平放在一块毛毯上,并帮他**,季将用湿毛巾给他稍微清洗伤口,风雅人拿出医药箱给他上药,就这样折腾了一会儿,小孩从短暂的昏迷中清醒过来。

“青、将、雅人······”看到熟悉的人,小孩鼻子一酸,又开始掉眼泪了,好不委屈。

“痛不痛?”风雅人问。

“嗯······”

“现在知道痛了,谁让你一个人在晚上上山的?”季将恶声恶气地道。

“小耳朵是因为······”突然想起了什么,小孩急的要坐起身,被梵青按住——

“要做什么?”

“花······我的花······”小孩哭丧着脸。

“是这个吗?”季将拿出那个塑料袋。

小孩眼睛发亮,连忙伸手要去拿,被季将闪过了,“先上药。”

“哦。”不甘愿地应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还是死死盯着那个塑料袋。

“说吧,要这些花做什么?”风雅人看到小孩很紧张那些花,奇怪地问。

“有了这些花就可以见阿越了。”小孩又突然叫起来,“啊!好像不够十朵哎!”

“不够十朵又怎样?”梵青看着小孩的脸白了又白。

“快回去!要采够十朵的!”不够十朵就见不了阿越了。

“好了好了,我们刚才见旁边还有一些这样的花就帮你随便采了几捧,你看,够了吧?”幸好听老哥的话以防万一多摘了些,季将把那些花给单耳看。

“呼——”小孩长长地吁了口气,身体刚放松下来不久又叫起来,“现在几点了?”

“怎么一惊一乍的?”梵青有些头痛。

“几点了几点了?”单耳摇着梵青的手。

“九点不到。”风雅人回答。

松口气,“还好,赶得及回阿越家。”

“回阿越家做什么?现在最重要的是去医院让医生好好看看你的伤。”季将捏捏小孩的鼻子。

“我们现在是去医院吗?”小孩眨眨眼。

“是啊,在过十几分钟就到医院了,你再等等。”风雅人安抚他。

“那离阿越家有多远?”

“已经很远了,阿越家是在郊外,这里已经是市区了。”梵青拍拍他的脑袋,“乖乖躺一会儿,先处理伤口等好了以后我们一起陪你去阿越家。”

“不行的!一定要在中午之前回去的!”小孩很紧张。

“为什么?”今天小家伙的举动太奇怪了。

“因为如果不在中午之前拿着这些花回去就见不到阿越了!”小孩急得大叫。

“谁说的?”风雅人问。

“阿越的爷爷。”

“又是那个老爷子?”季将很不满。

“他是骗你的。”梵青看着他道。

“我不管!一定要回去的······”在这时候小孩突然任性起来了。

“······”

“······”

“算了,回去吧。”梵青妥协了。

#######################################

话说一大早,楼安雅去叫单耳起床吃早餐,结果发现房间内空无一人,被窝也是冷的,小孩的背包也不见了,连忙着急地跑去告诉在客厅等待的唐婉月,唐婉月忙叫人去寻找,但是翻遍了整个南门大宅都不见人影。

“找不到人了,万一被阿越知道我们把人给弄丢了怎么办?”楼安雅拉着丈夫的手,很是不安。

“怎么睡一晚就不见了呢?”唐婉月转向守门老人,“昨晚有没有人出去啊?”

“有没有人出去我不知道,只是昨晚······”偷偷看了眼坐在一边一言不发的南门明麟——昨晚半夜太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找他聊了会天。

唐婉月当然发现了他的那个小动作,怒气冲冲地转向南门明麟,“是不是你把小耳朵藏起来了?”

“我好好的藏他做什么?”南门明麟故作镇静地捋了捋自己的胡须——那小鬼怎么还没回来?

“你以为我看不出吗?你一说谎就捋胡子!”唐婉月倒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

发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南门明麟尴尬地放下手,轻咳一声,“我没有藏他,我只是试试那小鬼,没想到他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