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耳朵的校园记事 > 分节阅读_25

是比南门晋小几岁的妹妹,她性格文静可爱,很讨人喜欢。唐婉月是南门艾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两个人一直关系很好。二十多年前,那时南门晋还没有和唐婉月结婚,在上大学的南门艾爱上了美术系的博导,那个博导已经四十多岁了,离异不久还带着一个小孩。南门明麟知道后坚持不同意,除了考虑到博导的年龄和家庭状况,还有在南门家的训教里,师生恋是属于不伦之恋。南门艾的性子也犟,无论南门明麟怎么关她都不管用,后来她直截了当地告诉南门明麟自己怀孕了,南门明麟当场气疯了,为了维护南门家的声誉,他不顾唐婉月的哀求宣布把南门艾赶出了家门——如果事情这样完结也就没事了,但是被赶出家门的几天后南门艾却在她租的小房子里因为瓦斯爆炸葬身火海,那个博导也消失了。得知这个消息,唐婉月哭得昏死过去,南门明麟也很心痛,他把女儿赶出家门不过是为了让她及早醒悟。至此以后,怨愤的唐婉月独自搬到了建在山上的小房子,不再见南门明麟,一直到今日。

“我没事。”唐婉月拍拍小孩的脸,转向楼安雅,“安雅,先带小耳朵去客房,不,就去阿越的房间休息吧。”

“是。”擦了擦眼泪,楼安雅牵起小孩的手出了大堂。

#########################################

“安雅妈妈,阿越去哪了啊?我怎么没见到他?”单耳坐在南门越的蓝色大床上,搂着他的枕头问在给他铺床的楼安雅。

“阿越他······有事不在这里,你晚上先在这里睡,明天可能就能见到他了。”希望老爷子能被说动。

“哦,”单耳继续发问,“安雅妈妈,栗子奶奶为什么哭啊?”

“嗯,你栗子奶奶她是想起了一个人。”艾艾······

“是什么人啊?”

“一个去了很远很远地方的人。”

“那他(她)还会不会回来啊?”

“应该不会了。”

“我爸爸妈妈和爷爷也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他们也不会回来了,但爷爷说他们会一直看着我的。”

“······”

#########################################

睡不着、睡不着——单耳在床上翻来覆去,闻着枕头上阿越的味道,心里突然酸酸的——阿越,我好想你,还有其他人——

下了床穿好衣服,偷偷走出了房门——哇,月亮好大,整个院子里都变得亮亮的,好漂亮。

小孩在院子里的石砖上跳了几下,然后沿着走廊向别的院落走——因为四处都不是很暗的缘故,小孩的胆子大了不少,他觉得现在好像在探险,很好玩。

有一个白色的身影伫立在走廊上一动也不动,小孩吓得躲在一边看——有什么东西亮亮的从脸上滑了下来——

“你、你哭了吗?”小孩趴在墙边,小声问。

那人转过头来,表情惊讶——

小孩睁大了双眼,“老爷爷,是你啊。”终于放心走过去。

大松懈了,居然没有发现有人过来!南门明麟皱起了眉。

“老爷爷,你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小孩很天真地问。

“不用你管。”南门明麟转身就走。

“老爷爷,我刚才看见你哭了。”小孩马上紧跟上去。

硬生生地停下脚步,在脸上抹了一把,转身,严肃地看着小孩,“你看错了,只是沙子迷了眼睛。”

小孩笑了,“老爷爷,你刚才的话和电视上那些不承认哭了的人一样哎!”

这死小孩——南门明麟咬着牙,“小孩子早点回去睡觉!”

单耳揪住南门明麟的衣袖,“老爷爷,如果你难过的话可以和我说啊。”

“我没有。”这小孩真缠人。

“那你哭了······”他明明看见的。

“我说过我没有。”重申。

“明明就是······”嘟嘟嘴,然后装作很大方地踮脚拍拍南门明麟的肩,“好了,我不会和别人说的。”这是从电视里学的,感觉好像很帅一样。

南门明麟强忍住要怒吼出声的冲动,“现在可以回去睡觉了吧?”

“那个、那个,我还想问你······”还是抓住衣袖不放。

“问吧。”不耐烦。

“我想问你我明天可不可以见到阿越啊?”他应该知道的吧?

“你这么想见阿越?”

“嗯嗯!”用力点头。

“如果你想快点见到阿越的话,我告诉你一个办法。”南门明麟看着小孩。

“什么办法?”一脸期待地看着南门明麟。

“你看那里是不是有一座山?”指着南门家后面的山。

“嗯。”单耳看见了黑黑的一片,“阿越在那里吗?”

“不是,我要你上山去找一种紫色花瓣蓝色花心的花,采摘十朵回来,记住哦要在明天中午之前赶回来,否则花就凋谢了。”南门明麟道。

“可是那里好黑。”单耳皱眉。

“那没有办法了,要快点见到阿越只有这个办法。”这小家伙一副怕怕的样子,肯定不敢去的,就算去了也会很快放弃,毕竟那座山看上去是蛮吓人的。

“可不可以······”找人陪啊?

看穿了小家伙的想法,南门明麟冷冷地道,“只能一个人。”

“但是······”小孩苦着脸想再说些什么,南门明麟已经离开了。

看着那小家伙苦恼的样子,心情突然就大好了——有点困了,回去先补个觉先。南门明麟步履轻盈地走向自己的卧房。

第三十章 清晨铃声

凌晨四点钟左右,梵青正躺在床上睡觉,他昨晚忙到两点钟才睡,所以现在睡得很沉。突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

刚开始梵青不想去接,但是它一直响个不停——难道是小家伙出了什么事?梵青马上清醒过来,急忙拿过手机,却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是‘小可爱’,梵青更加紧张,连忙接起,“喂?是小可爱吗?”

“······青······”小孩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

“怎么了,小可爱?”梵青尽量放柔声音。

“青,你可不可以陪小耳朵说说话?”小孩恳求道。

梵青笑了,“小可爱,你是不是睡不着觉啊?”

“······”小孩没有马上答话,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青,你是不是想要睡觉啊?如果这样,我再找别人······”

“没有啊,小可爱,我很乐意啊。”梵青似乎听到了电话那边传来风声和······虫鸣声?

“青,你们那个侦探游戏怎么样了?”单耳问道。

“那个啊······”梵青没有戴眼镜的眼睛透露着几丝邪气,“还算顺利啊,已经找到同谋犯了,只差那个主犯了。”

“那小耳朵什么时候加入啊?”单耳还是很想加入的。

“等你回来啊,应该差不多了。”梵青允诺道。

“好啊,你们要等我一起寻找主犯哦。”

“知道了,一言为定······”

“哇——”单耳突然尖叫了一声。

“怎么了?!”梵青紧张地问。

单耳从地上爬起来,揉揉小腿,“没、没事。”

“小可爱,你现在到底在哪里啊?”梵青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我就、就在阿越家里啊。”心虚——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不能和阿越说实话。

“哦。”小家伙连说谎都不会说,“我好像听到了虫子叫的声音。”

“那是、是外面飞进来的。”青会相信的吧?“那你要小心啊,有些虫子是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