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耳朵的校园记事 > 分节阅读_24

,另一部分人给我四处去找找!”风雅人命令道。

“是!”

“小可爱不见了?”梵青担心地问。

“嗯。”

“我们不应该放他一个人的。”季将眉紧锁。

“一听到那个私家侦探的信息,大家都太兴奋了。”梵青叹口气。

“就怕是有人声东击西,故意支开我们来绑架小耳朵。”风雅人看向梵青,“青,你快看看那个全球gps定位仪。”

梵青马上打开电脑搜索,但他很快皱起了眉。

“怎么了?”季将奇怪地问。

“无法定位。”梵青尝试了好几次,失败。

“无法定位是怎么回事?”风雅人不解。

“说明小可爱在一些信号不稳定的地方,譬如水中,譬如空中。”梵青解释道。

“水中不可能啊,小鬼他怕水······除非——”季将没有再说下去——怕水的小家伙如果在水里,那说明问题?

房间里气氛一下子凝重了起来,谁也无法想象会是那样子——

“他们动作应该没有那么快。”话虽那么说,风雅人心情也很沉重。

深吸口气,梵青道,“不管怎样,马上派人去本市的一些水域调查,还要知道本市有多少人是拥有直升飞机的。”

“嗯。”三人马上分开行动。

########################################

“哇——这是我第二次坐飞机哎!”小孩兴奋地整个人趴在窗玻璃上。

“来,吃一块栗子糕。”坐在单耳旁边的慈眉善目的头发银灰的老人打开装着各种糕点的漆盒,捻起一块给单耳。

张开嘴吞下,“好好吃,谢谢老奶奶。”

老人的一张脸马上垮了下来,“我看起来很老吗?为什么要叫‘老’奶奶呢?”

小孩马上摇头,“那我不叫了不叫了——可是我要叫您什么呢?”小孩歪着脑袋的模样煞是可爱。

“你就叫我奶奶吧。”这个小孩还真是怎么看怎么可爱。

叫“奶奶”是不是不够礼貌啊?小孩想了想,问,“我可不可以叫您栗子奶奶啊?”栗子糕真好吃。

“好啊好啊,很亲切啊。”老人又捻起一块栗子糕塞进小孩张开的嘴里。

“那、那阿姨,我叫您什么啊?”单耳转向坐在飞机里一直看着他们的另一个看起来很温柔的女人。

“叫我安雅妈妈好了。”似乎很不错哎,楼安雅怜爱地看着单耳——这个孩子比照片上看起来更讨人喜欢,想起他从小没了父母,就不由地心疼——而且从另一方面来讲,他是该叫自己“妈妈”,说起来阿越的确做了一个不错的选择啊。楼安雅此时的心完全偏向了单耳身上。

“安雅妈妈。”软软糯糯的声音还真是让人受用啊。

楼安雅把小家伙搂进怀里,小家伙脸马上红了——他很少与女性那么亲密地接触过,比起年纪不大的秦月以及外表看不出岁月痕迹脾气精怪的风妈妈,这个安雅妈妈让体会到了一种母性的气息。

“小耳朵不要栗子奶奶了?”老人即是南门家的上一任主母也是南门明麟的妻子唐婉月有些受伤地看着单耳。

“没有没有,我也要栗子奶奶!”单耳急忙握住唐婉月的手。

于是婆媳两个在直升飞机里上演了一份祖孙母子和乐的画面——说起来南门家的上任以及现任主母在自己儿子或者孙子身上都没有充分发挥自己的母爱,终于在今天得到了些微心里平衡——

###################################

“老哥,到目前为止没有在任何水域发现异常。”季将透过可视电话与梵青对话。

“我这边查到是的本市一共有十五架直升飞机,我们五个家族每人家里两架,剩下五架有两架分别属于两个娱乐集团,还有楼家、叶家还有梁家分别有一架私人飞机,但是据我调查今天他们的飞机全都在各自的停机房放着,所以没有任何嫌疑,剩下的就只有我们几家的了——目前正在排查中。”

“你们全都停止吧,定位仪上已经显示小可爱的位置在南门家本家范围内。”梵青看着电脑道。

“难道是老爷子按耐不住来绑架小鬼?”季将抓了抓被海风吹乱的头发。

“但老爷子不像那种会做出绑架别人这种事的人啊,他不是很有原则的吗?”风雅人说道。

“那狗急还会跳墙呢,以阿越的脾气他肯定死不松口,老爷子被逼急了做出什么违背原则的事也说不定啊。”季将不屑地道。

“也是,那可是他唯一的宝贝孙子啊。”

“老哥,我们要不要现在去南门家啊?”季将问一直沉默着的梵青。

“南门家不是想进就能进的,你们可别忘了他们家那些个个身手了得的弟子啊,我还听阿越说过他们本家还有什么机关······”梵青说。

“那么玄乎啊?现在又不是什么武侠年代啊,怎么还什么机关的?!”季将不满地道。

“那机关我也听过,据说很先进的,高科技的结合体哎。”风雅人还曾想过去闯一闯。

“我还是和安雅妈妈联系一下吧,毕竟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梵青说着拨通了楼安雅的电话。

#########################################

“好啊,南门晋,我看你们还真是不把我这个老头子放在眼里,居然敢违背我的话去山上找你们母亲!”南门明麟对着坐在下位的儿子吼道。

“父亲,小心身子。”这样整体大动肝火非气出病来不可。

“那是谁惹我生气的啊?!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你那个儿子都是被你们两夫妻惯的!”南门明麟说完这句话时,心里也觉得别扭,但还是板着一张脸维持自己的气势。

父亲,着上梁和下梁到底哪是上哪是下啊?如果南门晋一贯的形象不是冷峻寡言型还有为了父亲的面子估计早就反驳了。

“是,父亲,我们没有好好给阿越做榜样。”南门晋顺从地说。

“你说,安雅是不是去找······找婉月了?”南门明麟说出那个名字心里还是有些堵堵的。

“嗯。”估计马上就要回来了。

“嗯,先这样吧,”南门明麟轻咳一声,道,“我想起我和你司徒伯伯还有事要商量就先······”

“太司,上司,老夫人和夫人回来了。”这时,管家走了进来禀告道。

南门老爷子这下子进也不是出也不是,只能坐在主位上装作很冷静地喝茶。

南门晋看着父亲有些窘迫的样子,心里觉得好笑但面上还是无表情。

第二十九章 南门家

单耳好奇地打量坐在上位的南门老爷子,后者同样以探究的目光看着他。

“他就是那个男孩子?”南门明麟看向自己的儿媳妇。

“是。”楼安雅温顺地回答。

“你······”南门明麟只发出一个音节就被打断了——

“你长得和阿越好像哎!”单耳跑到坐在一边一言不发的南门晋面前睁着大眼睛看着他。

被这么近距离大喇喇地观察,纵是南门晋这个中年冰山脸也有点支撑不住了。幸好唐婉月过来把单耳拉到自己身边坐下,“他就是阿越的爸爸啊。”

单耳立刻奉献给南门晋一个大大的笑脸,“阿越的爸爸,你和阿越长得好像啊!”

怎么说也应该是阿越和自己长得好像好不好?不过他的笑容灿烂得让人炫目刺眼,这种笑容已经很久在南门家出现过了。

“嗯。”这算是回应。

“不要叫阿越的爸爸了,你可以直接叫他‘阿晋爸爸’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