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耳朵的校园记事 > 分节阅读_23

安雅捂住了嘴巴。

“混账!”南门晋脸都黑了,当然南门明麟的脸色比他更难看。

“你是在威胁我吗?”南门明麟走到孙子面前。

“为了维护南门家的荣誉。”早就想过有那么一天了,但是每次一看到小家伙灿烂的笑脸就什么都顾及不了了。

“混小子,你以为南门家的身份是你那么容易抛弃的吗?你把南门家当做了什么?”南门明麟已经气得吹胡子瞪眼了,“我是不会让你和那个智障儿败坏南门家声誉的!你要脱离南门家我偏不让你得逞!”

父亲,果然是气晕了——都说出这种类似于小孩子赌气的话了——南门晋苦笑。

“我随便爷爷和父亲处理,但是我是不会放弃的。”南门越脸色不变。

“好,很好,阿晋,你把你这个不孝子关进静室关个十天半个月的再说!”

南门明麟说完这句话便气呼呼地离开了。

南门晋把儿子从地上拽起来,“你自己好好在里面想想。”

南门越不为所动,“不会放弃。”

“阿越······”楼安雅看着儿子,眼泪汪汪。

#######################################

“根据最新得到的情报,阿越被软禁在家了。”梵青对顾梓冬说。

“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我们也算是同病相怜啊,都是被软禁,不过我的待遇比他好。”顾梓冬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把一块苹果块塞进嘴里。

“好像说要软禁个十天半个月来着。”梵青在心里庆幸他家老头不搞这一套——其实是他家老头搞不了这一套。

“南门老爷子还真是——”顾梓冬突然问,“照理说这种消息是不会随便往外泄漏的,你是从什么渠道知道的?”

“这个啊——”梵青声音上扬了,“其实是我和安雅妈妈联络感情时她和我说的······”

“果然是梵青,真是会利用自身资源,女性渠道真好啊。”顾梓冬调侃道。

“哼哼······”梵青笑了,“你就好好在家呆着吧,总有你出来的一天。”

“搞得我在狱中服刑一样。”顾梓冬不满地道。

“是了是了,你等着刑满出狱好了,”梵青正色,“总之,阿越那边再看看,我们现在主要在找那个罪魁祸首。”

“一定要找到啊,等我‘出狱’好好教训一下他,我的‘牢’总不能白坐吧?”顾梓冬摩拳擦掌了。

“是是,顾大少爷。”梵青道,“先挂了,我约好了和小可爱一起去吃蛋糕的。”

“喂喂!你是故意炫耀吗?······”

在顾梓冬气急败坏的叫声中梵青微笑着挂了电话。

第二十七章 蓄势待发

“雅人,为什么阿越那么多天都没来上课啊?”单耳下巴支在手臂上问正在翻阅着一些文件的风雅人。

风雅人手顿了下,转而笑着看着单耳,“我没有和你说吗?小耳朵,你也知道阿越的爷爷年纪很大了很容易生病的,他这次生病下不了床,阿越就在家里陪他爷爷啊。”天晓得那南门家的老爷子身体有多硬朗,估计很多青壮年都比不过他。

“哦。”单耳皱起了眉,“怎么都生病了呢?冬冬的爸爸生病了,阿越的爷爷也生病了,现在是不是流行生病啊?”

“冬冬对你说他爸爸生病了?”那小子是用这个理由啊,早知道就不那样说了——但是也幸亏是单纯的小耳朵,换做别人早怀疑了。

“是啊,雅人,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冬冬的爸爸和阿越的爷爷啊?”单耳仰着小脑袋很认真地问。

“不用不用,”风雅人连忙制止小家伙的这种想法,他可不能让小家伙去踩地雷啊,“冬冬的爸爸和阿越的爷爷都不会想让很多人看见自己生病的样子,你觉得呢?”

“哦,”单耳懵懂地点点头,“那我等他们病好以后去见他们好不好?我还没有见过冬冬和阿越的家人哎,对了对了,还有青和将的······不知道要穿什么衣服去好呢?······”

风雅人黑线——小耳朵,你想的未免太远了吧?那些人大多数好像也不怎么待见你啊——

“······还有,去拜访的话,要买礼物的,我的小猪罐里的钱有半罐子啦······”单耳看向风雅人,大眼睛眨啊眨啊,“呐,雅人,如果我钱不够,你可不可以借我一点······”

小家伙问人借钱买礼物的习惯还是没变啊——风雅人感慨。

见风雅人迟迟没有回复,小孩有些不安地拉拉风雅人的手指,“雅人,我会还你的······等下个月,我就有新的零花钱了,如果不够,还有下下个月、下下下个月、下下下下······”

风雅人无奈地捂住小家伙的嘴巴——再让他“下”下去还不知道到猴年马月了呢,“好了好了,我借你就是,你借多少都行。”

想起来如果被那几个家伙知道小家伙问自己借钱买礼物给他们长辈的事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啊——想想就有趣。风雅人摸着下巴笑。

“雅人,”单耳小心翼翼地叫着风雅人的名字,“你是不是又在想着欺负人啦······”

看着小家伙警惕的眼神,风雅人哭笑不得,随即伸出手扯住小家伙两边的脸颊往外拉,“小耳朵,你是不是又想被我‘欺负’了?”

“欺负”两字是特意加重音的,但是已经被“欺负”惯了的小孩当然是明白那“欺负”中的特殊含义。小孩的脸被控制在人家手中,依旧很使力地摇头,表达的讯息是“不要被欺负”。但是他不知道他现在这副被欺负的小媳妇模样反而更激起风大少的虐待欲。

再次被人按在怀里尽情“欺负”的小孩很是委屈地想着再也不在雅人面前提起“欺负”这两个字了。

#########################################

“青,你在做什么啊?”单耳倒坐在椅子上,小脑袋靠在椅背上,看着在电脑前忙碌的人。

“我在查资料,”梵青摸摸小孩毛毛的脑袋,“是不是很无聊?我让甜点屋外送的水果布丁和鲜奶泡芙很快就到了。”

听到有东西吃,小孩的心情好了一些,但他明显还是没有平时那么有精神,“青,你们最近好像都很忙啊——”拖长的音似乎带着点怨气。

就算是有些迟钝的小家伙都发现了,看来他们表现得太明显了啊——“没有啊,只是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处理。”那些人是怎么都不能放过的。

“你、你们是不是······”小孩欲言又止,终于在梵青温柔的眼神中说出来,“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不让我知道?······”每次两个人或三个人一起避开他说什么事情,而且经常有人失踪好几个小时,他每次问得到的都是否定的答案——好歹他也看了好多电影电视剧,这不是摆明了有什么事不让自己知道吗?居然被排斥在外——小耳朵好伤心——

看着小孩一副受伤的表情,梵青在心里暗暗责怪自己,怎么就让小家伙发现了呢?还让他不安甚至难过——

在单耳面前蹲下身子,握住小孩白白净净的小手,注视着他的眼睛,“小可爱,我们呢,在玩一个侦探游戏,现在正在寻找一个犯人——”

“侦探游戏吗?小耳朵也要玩!”小孩眼睛发亮。

刮了下小孩的鼻子,“但是现在的玩家角色设定只有三个哎,等过一段时间我们就会增加一个角色哦,到时候让小可爱加入好不好?”这应该不算是骗人吧?等找到“犯人”时再和小孩摊牌好了。

“好啊好啊!”看过好几个侦探电影又在顾梓冬帮助下玩过侦探冒险游戏的小孩虽然跃跃欲试,但是还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