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耳朵的校园记事 > 分节阅读_22

梵易封目光深沉地看着他。

“没有,父亲。”梵青老实回答。

“那是因为我认为那不过是你丰富生活的手段而已,毕竟我也是有过那么一段荒唐的日子的,作为你的父亲我是理解的。但是这一次,你瞧瞧,这是什么?青,我宁愿寄给我的是随便一个女孩子的孕检报告也不是这种······”梵易封叹了口气,“青,你是同性恋吗?”

“不是。”梵青没有丝毫犹豫,在梵易封松口气的时候,他又加了一句,“只是刚好我喜欢的对象是个男孩而已。”

梵易封一口气差点岔掉,“青,你是故意要气死我吗?”

“我没有。”梵青很冷静地说,“我只是在陈述事实,父亲。”

“我看过了,那个男孩还是个智障儿,你是不是只是贪一时新鲜啊?如果是这样,我不会干涉你的。”梵易封端起茶杯喝茶。

“父亲,我很郑重地告诉你,我是认真的。”梵青直视着梵易封。

茶杯被用力地放在桌上,“梵青!你知道你这样会有什么后果吗?”

“我知道。”梵青脸色不变,依旧很从容,“父亲,我是你儿子,你应该了解我的,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不会轻易放弃的,而且我已经做好了接受一切后果的准备。”

“即使是剥夺你梵氏继承权也没关系?”梵易封探究地看着儿子。

“即使被剥夺继承权,即使被被赶出梵家。”梵青如宣誓般说。

“看来是我小看你了,能说出这番话,必定是有了充分把握了。”梵易封揉揉自己发胀的额角,“我猜到你有在暗地里单独发展自己的事业,却没想到会那么快。”

“父亲,我是你儿子。”既然你能把梵氏从一个几近破产的小企业发展到今天的世界百强,那我当然不能落后于你了。

“很想说一句‘虎父无犬子’,但好像有点难开口。”梵易封苦笑——这个儿子总是出乎他意料地强悍啊。

“父亲,既然在我这个儿子身上得不到安慰,不如花些时间与精力把母亲劝回家好了。”梵青表情认真,但话中却带着打趣。

梵易封和季维尹女士,目前分居中。

“哼哼,你还不知道你母亲的脾气?”梵易封摇摇头,“话说回来,怎么将那小子也纠缠在这次事件里?”

“父亲,这是我和将的选择。”梵青道。

“是是,你们的选择。你我是管不了,将我是不能管。你们两兄弟······”接触到儿子有些不耐烦的表情,“我最后说一句,我可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十年之内试管也好,借腹也好怎么也得给我弄个孙子或孙女出来吧。”正值壮年的梵氏总裁说得异常辛酸。

“这件事父亲担心得未免太早了吧?看父亲的样子,再给我生个弟弟或妹妹也绰绰有余啊,到时自己抱孩子不是更好?”梵青心里想的是,有一个小孩让自己疼爱就够了,还要什么孩子,除非是小可爱生的,要不然他看也不会看一眼。

梵易封脸都青了,“你那是什么混账话?!”

“我不会告诉母亲的,父亲。”梵青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书房,“我先去把今天的工作完成了。”

一个陶瓷茶杯硬生生地被摔在关上的门板,还伴随着一个恼羞成怒的声音,“梵青!我只说我管不了你,可没说我承诺那个人了——你别以为我们梵家的门那么好进······”

听着书房里的声音,梵青笑了——虽然父亲表面上很严肃,但是有时候还是挺幼稚的,只是如果结束和母亲间持续十年之久的冷战就好了——话说回来,他这边算是胜利了,不知道将那边进行得怎样了······

#######################################

“老妈,你看那些照片都看了一个钟头了,到底看出什么了?”季将抱着胸无奈地翻白眼。

坐在沙发上的季女士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还在仔细研究着照片,“我在寻找照片中合成的痕迹。”

“那是真的,老妈。”季将真的很不想把眼前这个固执得幼稚的女人与在外面精明干练雷厉风行的政界美人联系在一起,“我已经和你说过很多遍了。”

季女士抬起头来,很严肃地说,“可是我不相信我的儿子是同性恋。”

“老妈,我说过了,我不是同性恋,我只是······”

“喜欢的对象刚好是男孩子。”季女士摘下眼镜,“你也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儿子。但是你不觉得这种理由很牵强吗?”

“不觉得,老妈,我喜欢他,是认真的。”季将迎上季女士的目光。

“如果我说不同意呢?”季女士脸上没有了笑意。

季将看着季女士终于认真起来了的脸,没有接话。

“如果我坚决反对呢?”季女士站起来,走到儿子面前。

“老妈,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季将的表情也严肃了。

“我看得出来,你看他的眼神我知道,但是儿子,”季女士握住他的手,“这份喜欢能坚持多久,它能经受得住考验吗?况且,那个孩子还是个懵懵懂懂的智障儿,他明白什么叫喜欢,什么叫爱吗?”

“老妈,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们所有人都在为这份情感的持久性以及小家伙的回报而努力,我们从来没有放弃。”季将想起小家伙湿湿的渴望的眼神心里就发软。

“即使得不到一点回报?”季女士柳眉拧了起来。(还真是两夫妻,连问话句式和语气都一样。)

“即使得不到回报。”季将嘴角一弯,“难道老妈不相信你儿子的魅力与能力吗?”

季女士的用拳头捶了下季将的胸膛,“臭小子,你究竟知不知道这条路有多难走啊?”

“知道,但是我已经做好了准备。而且,”季将搂住了季女士的肩膀,“我相信,不管我做什么决定,老妈都会支持我的。”

心里一瞬间暖暖的,但季女士及时控制了自己上扬的嘴角,“无论如何,我要先见一下那个孩子。”

“是,老妈。”这次作战算是胜利了吧?“老妈,小鬼虽然笨点,呆点还贪吃点,但我相信你见过他肯定会喜欢他的。”

儿子,你这算是暴露自家爱人的弱点吗?但是,季女士真切地从儿子身上感受到了温暖与幸福的气息——这个决定,应该算是正确的吧?

“话说回来,老妈,为什么你都不会像别的家长一样,用没有子嗣这一理由来劝我?”季将忍不住八卦了一下。

季女士用手肘顶了一下儿子,“你老妈可是政界女强人,怎么会和别人一样用那些烂俗的理由?而且,咱们季家不过是政界的元老级家族,又没有什么家族企业需要你继承,什么子嗣的又没那么重要,况且就算要继承什么,不还有你几个舅舅家的孩子,真要孩子你到时候大不了过继一下好了。”

“老妈,你好像对这种戏码很熟悉啊。”季将笑了,结果又挨一肘子。

“对了,照片里的其中一个是青吧?”季女士想起了自己的大儿子。

“嗯,老妈担心老哥啊?”季将问。

“那小子精得很,哪用得着我担心啊。”季女士马上满不在乎了。

季将眼珠子一转,邪邪地笑了,“老妈,其实你是在担心老爸被气到对吧?”

季女士的脸一红,转身进了厨房,“什么什么啊,我先去看一下鸡汤好了没有······”

怎么还是那么嘴硬呢?季将抓抓自己的头发,拿出手机开始和自家老哥交流信息——

第二十六章 阿越篇

南门家

整个透着古色古香气息的房间里却充斥着一种压抑近似于风雨欲来的气氛——只见室内的主位上坐着一个满头银丝却依旧很精神很威严的长须老人,老人面前的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