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耳朵的校园记事 > 分节阅读_18

啊?”顾梓冬按了按小孩的脑袋,“你不是怕水吗?怎么那么兴奋?”他本来还担心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呢。

“我怕水,但我喜欢海啊,只要不下水就好。”小孩看着泛着磷光的海面,吸了一口气,舒服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走,我带你去岩石上坐坐。”顾梓冬牵起小孩的手。

“冬冬,你今天是不是不开心啊?”小孩偷偷看着顾梓冬俊美的侧脸。

顾梓冬脚步微顿,“为什么这么说?”小孩有那么敏感吗?

“因为······因为······”小孩支支吾吾。

顾梓冬停下脚步,转身面对着小孩,半弯下腰,盯着小孩白净的脸庞,“因为什么?快说。”

“那、那我说了你不许生气。”小孩低垂着脑袋。

“嗯。”等你说了再说。

小孩松了口气,小声说,“因为平时你都要欺负我,可今天你都没有。”顾梓冬是所有人里除了风雅人之外最喜欢“欺负”他的,总爱惹他生气,抢他蛋糕,捏他脸,揉他耳朵什么的。

顾梓冬呆愣了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然后笑了,放肆的笑声打破了这个海边夜晚的宁静,听到那个笑声,小孩就已经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为了安全起见,他连忙转身就跑,但是很明显,在跑步这一项上,他的小短腿从来没有什么优势,没几步就被顾梓冬从后面圈住,然后整个人被他压制在沙滩上——

又被压了——这是小孩心里所想的。

“想不到小不点你那么喜欢被我‘欺负’啊——‘欺负’?哈哈,你居然知道‘欺负’,你说我平时怎么欺负你了?”顾梓冬的蓝眼里沾染了些许邪气。

“冬冬,你说你不生气的······”小孩很是委屈。

“我生气了吗?我哪里像生气的样子啦?”捏捏小孩小小的鼻头,“小不点,那你还真懂得如何让我开心。”

我让你开心你还欺负我——他又不是面人,老是被他们捏啊揉啊——他也好想生气啊——小孩很是孩子气地想。

看着小孩有些泪汪汪的眼睛,顾梓冬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了——情绪就这么容易被小孩牵制,还真是有些不爽,看来是要讨点福利了——

发现顾梓冬眼里有些熟悉的东西,小孩突然有些慌了,“冬冬,你······”剩下的语言全被一片炙热吞没。

不舍地离开小孩带着奶味的嘴唇,顾梓冬看见小孩眼里的湿意更重了,吓了一跳,忙把他扶起来,“怎么了?不舒服吗?”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喜欢这样······”小孩其实也不是真的想哭,只是讨厌那种呼吸被夺去还有心脏闷闷的感觉,感觉自己好奇怪。

“你们”这两个字引起了顾梓冬注意,表情严肃了,“‘你们’是指——”

“就是雅人、青还有你了。”有些闹别扭地说。

“他们两个——”顾梓冬的脸有些黑——居然快我一步!又想起了什么,“那他们除了kiss还有没有做其他的——”

“奇怪的事?”小孩接着他的话。

顾梓冬握紧了拳头,“他们竟然——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看见顾梓冬生气地要站起来,好像要去打架一样,小孩拽住他的手,“我话还没有说完啦。”

“?”顾梓冬已经蓄势待发了。

“他们什么奇怪的事都没做了。”感觉还是说出来比较好。

“没有?”

“没有。”点头。

松了一口气,把小孩从沙滩上拉起来,顾梓冬拍拍小孩的背部,“如果他们敢对你做什么奇怪的事你就······”

“是不是要打电话告诉你或者拨110?”小孩很佩服自己的记忆力。

“嗯。”愣愣地点头,“你知道啊。”

“因为你们都说一样的话啊。”小孩鼓着腮帮子,“到底什么是奇怪的事啊?”

“这个啊——”顾梓冬牵着小孩的手往前走,“反正之前没有人对你做过的事就是了。”这样解释应该行吧?反正他也不想小家伙知道太多。

“哦。”感觉说和没说没什么差别吧?

“哇——冬冬!你有没有看见一条鱼从海里飞出来?”忽然,小孩叫起来。

“没有啊。”

“就在那里!那里!你看到了没有?”

“没有啊。”

“冬冬,要不要我问青借一副眼镜给你?”

“喂喂!小不点!胆子变大了啊——”

“冬冬——不要了——”

在星空下的海滩上两个人追逐着欢笑着,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至于第二天会怎么样,谁知道呢。

第二十章 混乱

当顾梓冬带着单耳进教室的时候,上课铃刚好响起。忽视其他几人投过来的探究目光,顾梓冬径自拉着单耳在自己身边坐好。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时间,那几人全都围过来——

风雅人一把把单耳拉起来,圈在自己怀里,“冬冬,你昨晚带着小耳朵去哪了?”他早上特地起早开车去小家伙家里接他,结果得知小家伙昨晚没有回来,打电话回来说和顾梓冬出去玩。

“也没去哪,就是在海边过了一宿。”顾梓冬忽略掉那几人不善的眼神。

“将,青今天怎么没来上课?”没有注意到现在气氛的波涛汹涌,单耳转头问靠在桌沿的季将。

“好像是最近老哥负责的日本那边的生意出了点问题,就被老爸调过去了,估计得一个星期左右时间。”季将在心里庆幸,幸好他不属于老爸管,老妈这边的事务他插手的也不多。

“哦。”真羡慕青可以经常飞来飞去。

“冬冬,你是不是忘了小耳朵现在正在和我交往这个事实啊?”风雅人紧紧扣住单耳的腰。

“交往了也可以分手啊。”顾梓冬不以为然,若是平时他是不敢惹风雅人的,但在面对这个问题时,他是绝不含糊的。

“结婚了还可以离婚。”季将不客气地接下去。

“嗯。”一边的南门越冷冷地抛下这个字眼,一双凌厉的眼睛坚定地看着风雅人。

风雅人迎上他们的目光,笑了,颠倒众生的笑,“好,我等着。”

感觉到腰间的力量愈来愈紧,单耳不舒服地扭动了下身子,“你们在说什么啊?”总觉得很多时候他们说的话都很奇怪很难懂。

“小耳朵,放学后我们一起去约会吧。”风雅人的嘴唇贴着单耳的耳边说。

单耳耳朵微颤了下,回道,“好啊。”雅人一定会带他去吃好吃的东西的。

其他三人看着这一幕,都皱起了眉。

接下来的时间,风雅人半强制性地把单耳扣在身边,时不时地对那虎视眈眈的三人露出炫耀性质的挑衅笑容,直让人恨得牙痒痒。

一直到了下午的体育课时间,单耳跑完步想要喝汽水,但是走不动了,风雅人看周围似乎没什么敌情就让小孩在原地休息自己去给他买汽水,然后就这么一个短暂的离开,等风雅人回来的时候,小孩早已不见了踪影,风雅人手中的汽水瓶已被他捏得变了形,他一贯温柔的眼神变得犀利阴冷。

而此时的小孩正抱着一瓶汽水坐在学校某处的台阶上喝得开心,坐在他旁边季将看着小孩白净清秀的脸出神。

单耳一口气灌了大半瓶,放下汽水时,忍不住打了个嗝。

“将,我忘了和雅人说了,他让我在原地等他的。”喝饱了,小孩才想起来。

看见小孩拿手机,季将把手机拿过来,关机。

“?”小孩疑惑地看着他,“我要打电话的。”

季将把手机放到自己口袋里,“我不想被其他人打扰。”

“将,你今天怪怪的。”单耳有些闷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