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耳朵的校园记事 > 分节阅读_11

就挂了电话。把吸了一半的烟扔在地上,用力地踩灭转身消失在夜幕中,背景音乐是——几个人的痛苦**声以及由远及近的警笛声……

像往常一样在自家的道场训练结束后冲完了澡的南门越是在这个时候接到电话的,如果那个电话晚几分钟他就已经在“静室”里盘膝了,看到来电显示南门越的嘴角几不可闻地向上弯了个细微的弧度。小孩的话只有几句,但听完后,南门越的眉就拧了起来,久久没有说话——

“阿越?”小孩困惑地唤道。

“一起去。”简短的三个字,很坚决。

“好啊好啊。”小孩心里乐翻了——全都一起哎,他最喜欢这种集体行动的活动了——

估计这一晚小孩会兴奋地咬着被子,很难顺利入睡了——

不过话说回来,明天是什么日子啊?星期六?!可这不是一般的星期六,这一个星期六与一个特殊的节日重叠哦,那就是——情人节。

第十二章 我们一起过情人节吧(乐园篇)

小孩睁大双眼一眨也不眨地看着眼前越滚越大的绿色棉花糖,一副很神奇的样子。但是在它滚得有两个球那么大时,有人先一步制止了棉花糖小贩,“这么大够了。”

小孩转头看着那个人,眼神带着不满和幽怨,“青,我想看它变得更大……”

梵青半蹲下身,拍拍小耳朵的脑袋,“够了,太大了会被风吹走哦。”

“真的吗?”小耳朵眨巴眨巴着眼睛问。

“是啊。”回答得理所当然。

在场的其他人都都偷偷在笑。

拿着大大的棉花糖,小孩高兴得不得了,连走路都是蹦跳着的,时不时地让身边的人吃几口,顾梓冬倒是挺乐意吃几口,但是其他几人怎么看怎么别扭,尤其是南门越,吃棉花糖是在与他的酷哥形象不符,但是没人拒绝小孩的大方分享。

说起来,这五个类型迥异的帅哥加上一个**小正太的队伍实在是养眼,引得来这个主题乐园玩的女生们纷纷侧目,同时导致与她们同来约会的另一半在心里哀怨不已。

“那个!那个!我要玩那个!”小耳朵一手拿着棉花糖,一手拽着风雅人的衣服,渴望地看着前面不远的过山车。

“小鬼,我怕你会吓哭。”季将嘴角微微上扬,一个轻蔑的眼神飘过去。

“才不会!”小孩立即反射性地反驳回去,结果一碰到季将恶狠狠地眼神,马上躲到南门越身后,两只圆滚滚的眼睛怯怯地看着季将。

看着他那副受惊的小仓鼠的模样,其他人都忍不住笑了,季将一个跨步上前,从南门越身后拎出小耳朵,向过山车大步走去,“好,我在你身边监视,看你哭不哭。”

可怜的小耳朵棉花糖差点掉在地上,双手胡乱挥舞着在那儿挣扎,向身后的几人投去求救的目光,可惜那几人却像全没看见一般,只是跟在后面。

过山车全程小耳朵还真的很有骨气地没有掉一滴眼泪,只是和其他人一样尖叫而已,但是——

“妈的!笨小鬼!老子的衣服都快要被你抓破了!”季将提着单耳的后衣领,脸都黑了。

小耳朵暗暗咽了口口水,但还是鼓足了勇气为自己申辩,“小耳朵没有哭……”

季将看着他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就很想虐待他,他笑了,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走,小鬼,哥哥带你去好玩的地方。”

顾梓冬看了看季将拉着小孩去的方向,再看了眼路标上的箭头——鬼屋,与周围的人交换了个眼神,随即跟上。

说起来这座主题公园的鬼屋,其实与其他的鬼屋没有多大差别,只是综合了各大公园的鬼屋特色,恐怖元素多样化了而已,更何况风雅人等人自小接触的那些东西恐怖级数可不是鬼屋所能比得了的。不过小耳朵就不同了,他从进鬼屋开始就紧挨着他们几人,连头也不敢抬,最后还紧紧捂住了耳朵。那群装鬼扮僵尸的工作人员刚开始还想好好吓着一群人,但很快认清了事实,那五个高大的帅哥根本就不是吃素的,没有吓到他们,反而不是被捉弄就是被冻,设想一下在你努力用恐怖的面容吓他们时,他们要么对你笑盈盈,要么嫌弃你的扮相太不够档次,要么理都不理你,要么干脆一个能冻死“鬼”的眼神丢过来,真的比鬼还惊悚。不过,幸好还有一个小不点在配合他们的努力演出,只见那小鬼吓得整个人都快缩成一团儿,他的几个伙伴还刻意去吓他,所以他们也顺势竭尽所能营造鬼屋的气氛。

小耳朵低着头跟着梵青几人向前走,忽然脚动弹不了了,低头一看——一只血淋淋的手从地下伸出紧紧地箍住了自己的脚——冷汗直冒……抬头,发现梵青他们都不见了身影,突然感觉背被人拍了一下,以为是顾梓冬,转身——一个人——没有脑袋的“人”,他的脑中一片空白,还来不及反应,那个“人”的手抬起,提着一个脑袋,那张惨白惨白的脸与他面对面……

“哇啊——”爆发出来的哭声响彻整个鬼屋。

所有在场的人都愣了好几秒,然后原本躲在一边的几人飞快地冲到小耳朵面前——

风雅人退开那个“无头鬼”,把哭得停不下来的小耳朵揽在怀里,并轻声安慰,“小耳朵,不哭不哭,我们在这里。”

小耳朵的眼泪还是掉个不停,胸口不断起伏。

“小可爱,那些都是假的,不要怕。”梵青温柔地说着脚却狠狠把刚才缠住单耳脚的断手道具踢开——

“小不点,不要哭了啦,谁刚才吓你,我们帮你教训啊。”顾梓冬在“教训”两个字上加重音。

“是。”这是南门越的回应,而他那锐利得几乎可以削铁如泥的视线在那个缩到一角的“无头鬼”上无情地划过。

喂喂,我们是招谁惹谁了啊?这里是鬼屋哎,我们的工作不就是扮鬼吓人?而且刚才你们分明就是故意躲起来让我们吓他的好不好?现在居然……众工作人员无限憋屈。

听小孩的声音断断续续,还真怕他哭得缓不过气来了。

“小鬼,不许再哭了,怎么还像个没断奶的小孩子一样啊?”季将看着哭得凄惨的小孩,皱眉,终于开口了。

这句话还比较有效,小耳朵听完这句话,哭声都小了不少,眼泪也掉得没那么凶了,开始趴在风雅人怀里抽泣。

“还是先出去吧。”梵青建议道。

“嗯。”

于是一群人终于浩浩荡荡地出去了,众工作人员总算松了一口气——

出了鬼屋,外面阳光普照,空气清新,小孩的情绪已经好转了,他揉了揉有些被刺到的眼睛,窝在风雅人怀里吸吸鼻子,梵青拿出纸巾替他擦掉残余在脸上的眼泪和鼻涕。

季将伸手捏捏他通红的鼻子,笑道,“哭鼻子,羞羞脸。”

小孩皱皱鼻子,转头把脸埋入风雅人的怀里,不去看他——

小孩还在记恨,刚才是他一定要带他来鬼屋的。看着他这孩子气的举动,梵青等人失笑,季将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突然想到,问小孩,“小鬼,你渴不渴?”

小孩动了下,但还是没转过脸。

“我刚才有看到卖冬日奶昔的,好像那个草莓味的很受欢迎啊,本来想给你买的,如果你不要就……”

“我要。”小孩终于转过脸,圆圆的大眼看着他。

总算开口了——季将嘴角一勾,拍拍他的脑袋,“那我去给你买。”

小孩还真好哄。众人心想: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季将离开以后,顾梓冬跳到小孩面前,道,“小不点,说好带你去吃烤肉的,现在一起去吧。”

听到烤肉,小耳朵的精神为之一振,他几乎是一骨碌从风雅人怀里跳起来,拉住顾梓冬的手,“去!去!冬冬,我要去吃烤肉!”

“好啊,我们快走吧!”顾梓冬拉着小孩往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