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耳朵的校园记事 > 分节阅读_7

,突然后背贴上了一个温暖又柔软的东西,两条白白的手臂圈住了他的腰,接着他闻到一股陌生的像是花香的味道——

“小家伙在做什么坏事啊?”一道娇柔又有些甜腻的声音。

“我没有做坏事。”单耳急忙挣开陌生人的怀抱,而那个人并不像风雅人他们那样紧锢住他不放,看出他的抗拒,那人松开了手。

转过身,看见的是一个穿着黑色紧身开衩旗袍,有着一头及腰黑色波浪长发,正笑着看着他的漂亮姐姐。

“你是谁啊?”单耳直接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半蹲下身用涂着红色蔻丹的手掐掐他白嫩的脸颊,漂亮姐姐道,“小家伙真可爱,你是雅人那家伙的——朋友吧?”

“嗯,我是雅人的同学,请多多指教。”鞠了一个躬,才想起来她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单耳仰起头,“你还没说你是什么人哪,是雅人的家人吗?”

漂亮姐姐嘴角向上弯了下,才道:“现在还不是,但很快就是了。我是雅人的未婚妻哦。”

未婚妻?单耳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他沉默不语的样子,漂亮姐姐满意地笑了,摸了摸单耳的脑袋,“小家伙不开心吗?其实。。。。。。”

单耳猛地抬起头,一脸迷惑地看着她,很是具有求学精神的问道,“什么是未婚妻?”

漂亮姐姐蓦地愣住了,看着眼前那一双乌黑乌黑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未婚妻就是未来的妻子!”

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单耳开心地拉住漂亮姐姐的手,“那么你以后要和雅人结婚了?”

这小家伙的反应实在是——

“如果你们结婚我可不可以来吃结婚蛋糕?”单耳心里的想法是:这些日子以来,他几乎各种各样的蛋糕都吃过了,就是没吃过结婚蛋糕,如果雅人结婚,那么他就可以——

“可,以。”又是咬牙切齿。

“太好了!”单耳欢呼。

算了,这小鬼应该也会让雅人那家伙很头痛吧?这样想,心情好多了。

“小家伙,要不要进去?里面有很多好吃的蛋糕和好喝的饮料哦。”已经掌握了小家伙的一个弱点。

“嗯,好。”有蛋糕吃哎,而且现在他很想喝饮料。

“跟我来吧。”

漂亮姐姐带着单耳进了门,让他坐在一个角落的沙发上。

“给他拿一些蛋糕,还要些饮料。”漂亮姐姐对一个服务生道。

服务生看了看乖乖坐在沙发上的小孩,问:“是软饮料吗?”

漂亮姐姐眉微微一挑,道:“不,就要几杯‘粉紫’。”

“是。”

不一会儿,服务生把蛋糕和饮料送过来了。

看见自己心爱的蛋糕,单耳就一心扑在蛋糕上了。

看着小孩吃得满脸是渣的模样,漂亮姐姐不由失笑,小孩子这样专心吃东西的样子她平时很难看到,很新鲜也很——有爱。不过,瞄了眼放在一边的饮料,要赶快行动,迟了可能就没机会了。

“来来,小家伙,喝点饮料,这个很好喝的哦。”把一杯饮料端到小家伙面前。

好漂亮的颜色哦,粉粉紫紫的,好像很好喝的样子。小孩注意力马上被转移,放心了蛋糕,端起那杯饮料,微微露出舌头舔了一下——甜甜酸酸的,还有股特别的味道,和他平时喝的饮料都不一样哎。喝了一口——好喝,下次让青他们给自己买。一口气把饮料喝完——

“呃——”忍不住打了个嗝。

“还有吗,姐姐?”单耳问道。

“嗯,还有很多。”把剩下的几杯都推到他面前,“小家伙,尽情喝吧。”

这时,一个服务生过来,在漂亮姐姐耳边耳语了几句,那个漂亮姐姐丢下了句“我有事先走了”就消失了。

单耳继续捧着那好喝的饮料喝,喝着喝着感觉头有些晕晕的,身体也有些无力——他还是第一次喝饮料有这种感觉哎,嘿嘿,单耳傻笑着。

“小耳朵!”

咦?好像是雅人的声音——抬头——真的是雅人——穿着白色西装的雅人——可是为什么会有两个雅人?三个?四个?不管了,头晕,让雅人揉揉——

“雅人!”单耳努力撑起身子,摇摇晃晃地走向目标——脚软软的,像踩在棉花上。突然好像绊倒了什么东西——

“哇——”会很痛的!

然而在他摔到地上之前,一道白色的身影已经如闪电般奔到他身边抱住了他。

“雅人——”抬起头,看见熟悉的面容,想要对他笑,但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该死的!”风雅人看了眼桌子上的一片狼藉的蛋糕还有——几杯空了的杯子,低咒了声,就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抱起小东西离开了大厅。

头疼——好疼——忍不住**:爷爷——小耳朵头疼——

一块温热的东西放在额头上,感觉舒服多了。然后嘴巴被灌进什么东西——

“好苦——不要——”紧紧地闭上了嘴。

“小耳朵。。。。。。”接着是叹息声。

爷爷,太苦了,小耳朵不喝。

突然,有什么温软的东西覆在自己的嘴巴上,什么东西强硬地进入了嘴巴,伴随着的是刚才的苦苦的东西,想要推开,但身体还有脑袋都被强制性地禁锢住,动不了——不论是那股力道还是充溢在鼻塞的气味都很熟悉。嘴巴被迫张开,而且不止一次地被灌入苦苦的东西——

眼睛睁不开——委屈的眼泪从眼角溢出来——讨厌。

“没事了,没事了,小耳朵,别哭。”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温柔似和煦的春风,眼角的泪水被轻柔地拭去。

小耳朵再次沉沉睡去。

*************************************

“不是说让你在房间等我吗?怎么会去大厅呢?”

一贯温柔的声音此时在某个低着头认错的小孩耳里就像恶魔的声音一样。

“雅人,对不起,我错了。”小孩怯怯地道。

“知道错了?”风雅人看向蹲坐在大床上穿着宽大的白色睡衣的小孩,嘴角一挑,道,“过来,给我按摩。”

“嗯!”知道自己被原谅,小孩开心地蹦过去殷勤地给风雅人按摩肩膀,一边讨好地问,“雅人,舒服吗?舒服吗?”

“还算可以。”享受地微眯着眼,“再往左一点。”

“这里吗?”

“嗯。”

“那个给你就喝酒的人长什么样的?”风雅人问道。

“那个漂亮姐姐吗?她不是你未婚妻吗?你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吗?她真的好漂亮哦。”

早就知道问他的结果会是这样。敢说是他未婚妻的人除了“她”还能有谁?但还是要确定一下。

“她有没有什么特征,比如——红痣?”

经他一提醒,单耳马上想起来了,“对了,她眼角有一颗红痣!”

果然——风雅人翻了翻白眼。

“哎呦,小家伙醒了。”由远及近的笑声。

单耳停下手上的动作,看着从门口进来的两个人——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和一个穿白色旗袍的女人——

“漂亮姐姐!”单耳跳下床,走到女人面前。

“小家伙还是这么可爱。。。。。。看你现在这么活泼的样子——”瞄了眼某个坐在床边冷眼看着自己的人,道,“看来昨晚还没被某头野兽吃掉。”

“野兽????”单耳一头雾水。

“真是越看越可口啊。”女人像昨晚一样伸手掐单耳的脸。

风雅人终于有了动作,他站起身把单耳拉回自己身边,“闹够了没有?闹够了就快滚出我的房间。”

女人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