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耳朵的校园记事 > 分节阅读_5

中餐

。这是单爷爷还在世时亲手教授给小耳朵的,他担心自己不在了以后小

耳朵的生活,所以教了小耳朵很多基本的生活技能,所幸虽然小耳朵对

于人事一些方面不是很懂,但这些他学得很快,尤其是厨艺。

打开冰箱,里面的东西实在是少——一盒鸡蛋,一小袋面粉,一小

袋香米,一小块鸡胸肉,几朵干菇还有几根葱。不过这还真是难不倒咱

们的小耳朵。淘米,打鸡蛋,切丝,切丁。。。。。。动作很是熟练——

所以我们的其他五位主角是在睡梦中“活活”?被饿醒的,五间房

门几乎同时打开,五个大男孩或简单套了件外套长裤,或只穿了件睡袍

,凌乱自然的头发,慵懒性感的表情,如果有其他女生在场,早就尖叫

连连了。五个人循着**的香味走到厨房门口,看见的却是某个此时应

该窝在被窝里的小家伙在厨房里围着过大的蓝色围裙忙碌个不停的样子

,看着他右手握着锅铲左手拿着平底锅柄,一脸认真的模样,五人不约

而同地第一次隐隐约约有了一种“家”的感觉,模模糊糊地好像尝到了

一种名为“幸福”“温暖”的东西。

“小不点在做早餐吗?”顾梓冬第一个反应过来,他走到单耳身后

,一只手轻揽着他的腰,一只手习惯性地去揉单耳的头。

“嗯,粥已经好了,还有饼。”看见顾梓冬伸手去拿放在一边煎好

的葱油薄饼,单耳连忙道,“冬冬去刷牙洗脸,还要洗手。”

“真没想到小耳朵还会做饭,真是意外啊。”

其余几人也挤了进来,原本还算大的厨房因为这几个全都超过180

的人的进驻而显得拥窄起来,我们的单大厨不满地皱起了秀气的眉,“

好挤,全都出去了,准备吃早餐。”

别看平时小耳朵任由他们几个捏圆揉扁的,但他一旦执着起来也是

很“强势”的,看,都开始赶人了——

几人面面相觑,也只得摸摸鼻子闪人,听小家伙的,刷牙洗脸洗手

,准备吃早餐。

五个人齐刷刷地在早餐桌前做好,正襟危坐,动作标准得倒像一群

听话的小学生,几人翘首看向厨房,但见小耳朵像个小媳妇一样,端着

盛粥的锅出来,只是实在太重了,那双单薄的小手臂似乎有点不堪重负

,走路也摇摇晃晃,实在看不下去,几人连忙上去帮他分担。

鸡肉蛋花粥和葱油饼,简单的中式早餐,除了出生武术世家的南门

越,其他四人都是吃惯西式精致早餐,而南门越家的早餐也从来是以清

淡细致的糕点为主,所以对于这五人来说这次的确是新鲜难得的经验,

况且做早餐的还是小耳朵,五人吃得格外满足开心。很快所有的东西都

被一抢而空,然后五位大少爷又很配合地帮小耳朵清理碗筷,虽然结果

是越帮越忙,但不得不说五人又多了一个“第一次”。从那以后,小耳

朵做饭给五人吃的次数越来越多(当然是被要求的,其实很多时候不是

被强制的,就是被**的),这是后话。

很快一个星期就过去了,经过梵青的补课,单耳成功通过了数学小

考,并且创下了他有史以来最高分72分的记录,单耳高兴得不得了,顺

便又被其他几个人借机多“欺负”了几次。

接下来的是小耳朵的“被告白事件”。向小耳朵告白的高三的一个

学长,这个学长在学校里素有“花花公子”之称,但他与梵青不一样,

他是出了名的男女通吃,善于玩弄人感情,通常和他交往的结果就是被

狠狠抛弃,然后在这个学校再也呆不下去。因为这个恶名,在本校没人

敢和他交往,所以他现在的交往对象都为他校的学生。但这次他看上了

单耳,一是因为他没有什么身家背景,就算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后顾之

忧,二是因为知道单耳是个轻微智障儿,单纯好骗,而且很新鲜。虽然

有考虑到围绕在单耳身边的五个人,但他自信以自己的家世他们也不敢

对自己如何。

“单耳,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单耳抬头看着他,不明所以。对于这个在自己单独上厕所时把自己

拉到这儿的人有些莫名其妙。什么是交往?

“你答应了?那我们来约会吧,放学后你在学校后门等我。”说完

学长低下头在单耳脸颊上印下一吻,“再见!”

走远几步又像情圣一般回头冲他一个飞吻:“等我哦,单耳。”

看着走远的人,单耳擦下了脸,虽然风雅人他们平时也这样,但对

象换成那个人,就有点怪怪的感觉。而且,到底交往是什么?还有——

约会?

单耳抱着瓶牛奶喝了几口,放下,转过头问在打字的梵青,“青,

什么是约会?”

梵青停下来,想了下说了个比较委婉的解释:“就是交往中的两个

人一起出去玩。”

“那有蛋糕吃吗?”

以为他想吃蛋糕,梵青笑着摸摸他的头:“应该有的。”

单耳开心地笑了:“青,我下午放学后要去约会哎!”

梵青好笑地道:“小可爱,约会要两个人。”

单耳继续喝牛奶:“嗯,两个人。”

梵青开始发现不对劲了,他扶了扶眼镜:“小可爱,还有一个人是

谁?”

单耳想起那个有些奇怪的人,微皱眉,“刚才去厕所时认识的,他

说和我交往,然后放学后一起去约会。”

听闻此言,其他人都凑了过来。

“小不点要去约会?”顾梓冬不满地道。

“有了交往对象吗?”风雅人一手摸着自己的长辫子,眼神耐人寻

味。

“笨小鬼又被人拐了吧?”季将环着胸挑眉道。

南门越虽没说话,但在听了季将的话后眼神凌厉了起来。

梵青拿掉单耳的牛奶瓶,摆正他的身子,一脸凝重:“说说看那人

什么模样?”

单耳回想了下,道:“他和你一样戴眼镜,但是框框是黑色的,头

发前面有点黄,他的右耳上戴着三只耳钉,蓝色的。还有,他比你矮—

—”

“我想我知道是哪位了。”梵青嘴角扯起一抹笑,有些寒意。

“原来是这个人渣,真是不知死活。”季将的笑就有些毛骨悚然了

风雅人走到单耳面前,蹲下身,问:“他还有没有对你做什么其他

奇怪的事?”

奇怪的事?单耳想了想,摇头:“没有。”他有亲自己,但那个他

们平时也经常对自己做,应该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这家伙这次还算挺乖的。”顾梓冬摸着下巴道。

单耳听不明白他们说的话,继续喝自己的牛奶,但想到那个人亲自

己,有些不喜欢,忍不住向人抱怨:“我不喜欢他亲我脸。”

五个原本有些松了口气的人一怔,异口同声地道:“他亲你脸了?

!”

单耳点头。

南门越的眼中浮现杀气。

“小耳朵,下午放学我们陪你一起去好吗?”风雅人温柔地问。

“好啊!”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有蛋糕吃,他也不想一个人去见那

个人,有人陪当然好了。

五人对视几眼其中寓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