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穿越小说 > 庆荣华 > 第三百九十二章、取代

一刻钟后,曾荣才知朱恒为何要拉她来看他射箭。

他不但能娴熟地挽弓也能轻易地中靶,有好几次还射中了靶心。

“难怪人家说几日不见当刮目相看,确实如此。”曾荣见他有如此成绩,委实欢喜。

“我这人有个特点,要么就不做,要做就尽自己能力做到最好,不上不下的最没劲了。”朱恒小小地得意了一下。

“知道了,你最厉害。”曾荣瞥了他一眼,努了努嘴。

“还有,我这人最不缺的就是耐心和韧性。”朱恒又一语双关地说道。

这话曾荣也信。

他都能自我封闭十年,练的可不就是耐心和韧性么?

之前曾荣从他练投壶就看出来了,也就一个月时间,他从一个生手硬是练成了一个几乎百发百中的熟手,进步也是惊人的。

可娶妻成亲和韧性耐心有关联吗?

他能做得了自己的主?

要知道,当年皇上那么喜欢童瑶,尽管彼时他已贵为皇帝,可因着他没有亲政,最后不也乖乖地听从太后的安排娶了先皇后,连一个妃位都给不了童瑶,只落一个才人的名分。

而如今的朱恒只是一个尚未独立的残疾人,拿什么去和太后和皇上抗争?

可因着刚哭过一场,曾荣不想再提这个话题。

朱恒见曾荣不接话,也没再继续下去,而是让曾荣去把箭头捡来,他又练习了一遍。

他也清楚,这种事情语言是没有多大说服力的,关键还得看结果,而结果,只能交给时间。

好在曾荣还小,他等得起。

不过明天这场钱家之行他仍是想带上曾荣,女孩子心思更敏感,他希望钱浅见到曾荣后能主动放弃这门亲事。

两轮过后,朱恒放下手里的弓,回屋后简单地擦洗一下,两人坐到了饭桌前。

一时饭毕,曾荣见天色尚早,想着仍可去见郑姣,只是话一出口,朱恒拉住了她的手,道:“记住,明日辰正过来,巳时之前出宫,不必换男装。”

“我,我,我。。。”

“阿荣,只此一次,你放心,必不会为难你。”朱恒打断了她,笑着说道。

曾荣被他的笑颜打败了,顿觉豪气上涌,“什么话,我是怕你为难。”

是啊,她怕什么,钱家再大还能大过皇家?

她可是连太后和皇上都拒绝过的人呢。

“好,我就喜欢这样的你。”朱恒粲然一笑,似有无数星辰在眼底闪耀。

看到这双眼睛,曾荣彻底抛弃了她的怯懦和犹疑,也回了对方一个大笑脸。

罢了,就像朱恒自己所言,既然做了,就要尽力做好,不上不下的有什么意思?

努力了,就算将来没有结果,自己也不会后悔。

翌日,天刚麻麻亮曾荣就醒了,睁着眼睛躺在炕上又开始胡思乱想了,这会的她又怂了,昨日的豪气和勇气又被怯懦和犹疑取代了,这场钱家之行她究竟是否该去?

朱恒是皇子,他可以由着性子胡闹,可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女官,若真把太后和皇上惹恼了,这个后果她绝对兜不住。

可若是不去,她又该如何向朱恒解释?

有了,不如去找皇上,请皇上给她件差事。

不成,曾荣摇摇头,皇上这会肯定在武英殿,朝会不会这么快结束。

那就去找李若兰,就说内廷局有活没做完。

可这个理由也不好,朱恒一听就知她在撒谎。

再则,躲了今日还能躲过明日后日,若朱恒存心想带她去,她拖这一两天又有何意义?

不对,还是有意义,只要她躲过今日,接下来几日她要当值,不能出宫。

再有,钱家既然把人带进京城,肯定会等对方休息好了带进宫给太后瞧瞧,彼时太后若是相中了,肯定会直接定下这门亲事。

可万一朱恒不同意不认可当场拒婚又该如何呢?

躺在炕上天人交战的曾荣纠结了半个多时辰也没个结果,正翻个身趴在被窝里长吁短叹时,有人敲门了。

原来,朱恒到底还是不放心她,打发阿梅过来看着她,不过阿梅的原话是朱恒派她来给曾荣梳头的。

这个理由倒也说的过去,曾荣自己给自己梳头确实不太方便,故经常是简单的包包头或丱发,可今年她十四岁了,又是要陪着朱恒去见客,那种发型委实有点不太合适。

阿梅给曾荣换了个百合髻,曾荣是后来照靶镜才发现的,吓了一跳,“不成不成,这是闺阁小姐发型,我一。。。”

“是二殿下命我这么梳的,喏,还有呢,衣裳他也给备好了。”阿梅努了努嘴。

曾荣随着她的目光看向她带来的那个纸盒子,走过去打开一瞧,最上面是一件浅绿色的敞口对襟云纱广袖衫,下面是件粉绫中衣,还有一条粉绫八面裙。

“听我的,换一个垂挂髻,还有,这衣裳我不能穿,回头到了钱府我还得侍餐,这广袖衫不方便。”曾荣说道。

“不成,二殿下说。。。”

“阿梅,二殿下那我会去和他解释,你别忘了,宫里不是只有一个二殿下,他可以任性胡闹我们不能,后果是什么你也能想到。”曾荣一边自己动手拆头发一边说道。

这话阿梅懂了,把曾荣按在凳子上,重新拿起了梳子,这次换成了垂挂髻,只用几根丝带把头发绑了一下,没有多余的头饰,配上曾荣的小脸,倒也有清丽秀气。

稍后,曾荣从自己的衣服里挑了身女官的新夏装,是上白下绿的细麻襦裙,外面套了一件白底绿花的半臂,也是细麻的,还算舒适凉爽。

阿梅上下打量了两眼,刚要张口,忽地想起一事,忙转身从自己荷包里取出一块玉佩替曾荣挂在了腰带上。

曾荣拿起玉佩一瞧,是一块婴儿般手掌大小的白玉,周边带了点黄皮,白色部分的画面是两条首尾相连的鲤鱼,黄色部分被雕成了镂空的卷云纹状,因着,这两条鱼像是在云端起舞。

看到这画面,曾荣心里咯噔了一下,鱼在云端舞,会不会不太吉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