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明第一太子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玉玺

朱标笑着走到自己父皇身边,俩人往内宫方向走去,身后的太监宫女们都远远的跟着,这也是多年来的习惯了。

父子俩笑着说了一会儿关于婚礼的事情,然后朱标就缓声说了句:“衍圣公不知道在准备什么。”

朱元璋笑意不变:“这个咱倒是知道,真是让人心动啊。”

朱标眼睛一亮,如果能提前知道是什么,那也就可以提前做些准备了:“什么东西,竟然能让父皇动心。”

虽然在问,不过朱标大概也猜到了,朱元璋现在是天下之主,什么奇珍异宝都不过是玩物罢了,并不值得一位帝王动心。

除非那个东西对巩固其统治有极大的益处,而能起到这个作用的东西就那么几件,尤其是九鼎和传国玉玺,这对朱元璋来说极为重要。

朱元璋看了儿子一眼,知道他大概也猜到了,背负着双手说道:“传国玉玺,没想到此物竟然流落到了孔家,咱也是前几日才知道的。”

朱标听到真的是传国玉玺也是神情振奋了一下,然后就冷静下来了,他父皇已经得了天下,传国玉玺早就遗失了,他顺应天命的象征意义经过这么多朝代也降低了不少。

对朱元璋来说此物能够收回自然是锦上添花,收不回也并不妨碍什么,但明日是朱标的大婚,若是能在明日收到传国玉玺,这对巩固朱标的地位有极大的意义,毕竟古代迷信的人很多。

传国玉玺最后出现是在五代后唐,当时后唐李从珂在外族入侵的时候登楼**了,传国玉玺就是在这场大火中下落不明的,后来也陆续传出过各种传国玉玺的消息,但都无法证明其真伪。

朱元璋冷声说道:“孔家有传国玉玺这件事就连其嫡系子弟都不知道,孔希学临行前从密室取出玉玺,孔府的人才知道这件事,看来是一代一代孔家家主口口相传的,就是为了在孔府危难之际换取庇护。”

朱标看了眼自家父皇,孔府有传国玉玺却不在开国之时献上,这就犯了朱元璋的忌讳,恐怕孔家是失算了。

其实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孔府中有地位极高的内鬼,否则传国玉玺这件事,朱元璋应该不知道,明日突然献上,朱元璋也反应不过来,不管是从哪方面考虑都只能大力嘉奖孔家。

而现在朱元璋已经仔细考虑过利弊了,朱标开口问道:“那父皇准备收下此宝,还是另有打算?”

朱元璋没回答而是向儿子问道:“如果是你,你打算如何处理。”

朱标想了想说道:“派人想办法拿走传国玉玺,否则无论如何处理都有弊处。”

孔家一定会说天降祥瑞,才使得重宝出世,以此来恭贺大明天命所归,但皇帝接受了祥瑞,那以后老天爷发怒他也得承认是自己做的不过好,而且皇家也得承孔家的情,毕竟这也算是孔圣显灵了。

朱元璋满意的点点头,俩人回到御书房,其余人都不敢跟上来,朱标又些激动,毕竟传国玉玺对他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当然好奇居多,这可是秦皇汉武唐宗都使用过的玉玺。

朱元璋坐到椅子上,看了会儿子期待小表情,自己儿子从小就老成持重,对什么都能冷静淡然的对待,这可是少见的样子。

朱标也感受到了自己父皇的恶趣味,无奈的看向他,朱元璋乐呵呵的从身后取出一个雕刻有龙纹精致木盒,放在了桌面上。

朱元璋笑道:“昨日夜里这玉玺才送到宫内,咱也是兴奋了好久,标儿你来看看吧。”

朱标走上前打开木盒,里面静静的放置着一块古朴雅致的印玺,其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摸样很是诱人。

朱标看了眼自己父皇,看他笑吟吟的模样就伸出手将传国玉玺捧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传国玺肩部的刻隶字“大魏受汉传国玺”,再往下看就是以黄金补上的一角,稍稍反转,就是“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篆字。

朱标看一会把传国玉玺放回木盒之中,他最大的感想就是曹丕这个沙雕,有毛病居然在玉玺上面刻字,以证其非“篡汉”也,实乃欲盖弥彰。

不得不说,就这几个字实在让人讨厌,司马家也是篡了曹家的天下,人家不也没在上面写“大晋受魏传国玺”这种没底气的字,要是换个朝代就在上面刻字,这玉玺还能要么……

父子俩对视一眼一齐说道:“活该曹家国祚不长。”

朱元璋把盒子收起来说道:“孔家人太多了,各有各的心思,只要找准其脉门,皆可为我所用,就像这方玉玺,孔希学贴身保管,但依旧是到了咱手上。”

朱标点点头,外敌易挡家贼难防,孔家这次可是吃了一个哑巴亏,这本就是准备在朱标大婚当日才祭出的大杀器,所以孔家也没宣扬得到了传国玉玺。

而现在丢了,孔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难道说自家私藏传国玉玺数百年?

孔希学已经到了城外,现在再想弄什么祥瑞也来不及了,而且现在他应该是惊恐不已,毕竟传国玉玺的事情只有他嫡系的那几个叔伯兄弟知道。

现在衍圣公的处境就是前有狼后有虎,双方都在等着嚼碎他,不过这跟朱标没有关系了,现在他就可以安心的准备婚礼了。

朱标从御书房出来,回东宫的路上看见徐达领着一大堆人浩浩荡荡的出宫去了,朱标让人去问才知道这是去太子妃家中。

徐达就是这次大婚的主婚人,也是身份最为合适的,本来应该是李善长,但是想到自己小女儿是侧妃,他去做正妃的主婚人不太妥当,就推辞了。

剩下的人当中除了徐达身份地位都不够格,所以这个差事就落到他头上了,当然徐达也没有什么不满,能为太子主持大婚这也是一份脸面。

何况朱元璋上次跟他喝酒的时候就说过了,日后太孙妃当出自徐家,以后的事情谁都说不准,但是徐达还是挺高兴的。

他女儿没有当上太子妃其实他心中也很失落,毕竟他才是战功第一,竟然让常遇春那个家伙摘了桃子,自然又些意难平。

不过他也理解,自己战功彪炳而且还没有什么污点,不像常遇春经常滥杀俘虏,搞得人心惶惶,所以多数大战都是他为帅常遇春为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