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都市小说 >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 十一:追夫火葬场22

庄理躺在沙发上玩手机, 贺冥坐在办公桌后面看文件。

两人各做各的事,氛围很和谐。

不过贺冥只坚持了三十分钟就开始心不在焉,把厚厚一沓文件搬到沙发边的茶几上, 自己也走过去, 紧挨着庄理落座,换了一个办公地点。

庄理坐起来, 盯着贺冥委委屈屈的大长腿, 问道:“沙发和茶几这么矮, 你得趴着才能处理文件, 你不觉得累吗?几个小时下来, 你颈椎和腰椎肯定会疼。”

贺冥一边翻阅文件一边摇头:“办公桌离你太远了。”只是把媳妇放在眼皮子底下已经无法满足他的需求, 他渴望更多的肢体接触。

庄理忍俊不禁。

7480:“这个粘人精!是我的话,我就躲在一边看小人书。”

“所以你不受宠。”庄理回了一句。

7480:“……”小人书它忽然不香了!

庄理推了推贺冥,轻笑道:“别在这儿办公, 我找一把椅子陪你坐一块儿。”

贺冥马上把办公桌对面的椅子挪到自己身边,满脸期待地看着庄理。

庄理摇头失笑,走过去落座, 上半身斜倚着贺冥,脑袋搭在他肩头,懒洋洋地问:“这样可以了吧?”

贺冥伸展手臂, 把庄理搂进怀里, 垂下头, 亲了亲这人的眉心,温柔低语:“要这样才可以。”

“我觉得还得这样。”庄理与他的左手十指相扣。

两人的椅子并拢在一起, 身体互相依偎, 这才开始各做各的事。

贺冥用一只手翻文件,签字, 修改企划书,竟也没觉得不方便。怀里抱着一个暖烘烘的人,他的心也是暖的。

庄理在玩游戏,每隔一会儿便会亲一亲贺冥的脸颊。几世的相处让他养成了这个习惯。

贺冥察觉到他要吻过来的时候会迅速转脸,把面颊吻变成唇吻。吻着吻着两人都会忘记手头的事,把一个浅吻变成唇舌交缠的深吻。

外面很冷,屋内却温暖如春。

吻完,贺冥由衷感叹:“我以前真傻,浪费了那么多时间。”

庄理挑眉问道:“你分得清我们谁是谁吗?”

这句话有些无厘头,但贺冥却听懂了。他不假思索地道:“我当然分得清。”

“那你就不傻。”庄理把十指插.入他的发丝,满意地轻笑。

“我是说离婚那天的我真傻。”贺冥解释一句。

庄理点点头:“那倒是。”他低沉地笑着,把手按在贺冥紧绷的下腹,一语双关地呢喃:“但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傻大个儿。”

贺冥的体内燃起一团火焰,立刻把人从椅子里抱过来,禁锢在怀中,索要了一个热吻。

---

以往一两个小时能处理好的工作,贺冥今天花了大半天。不过即便效率低到如此程度,他也觉得这是自己工作以来最愉快的一天。

临近中午,他搂着庄理亲了一口,期待道:“我们去餐厅约会?”

“今天不行,我得去银行帮邵蕙转款。”庄理看了看手机,笑容有些诡异。

“转什么款?”贺冥拉他起来,帮着穿外套。

“她说她欠了五百万高利贷。”庄理漫不经心地说道。

贺冥皱眉:“你不报警吗?”

“这事儿不用报警,今天中午就能解决。”庄理搂住贺冥的腰,语带兴味:“走,我带你去看戏。”

他仿佛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邵蕙接到庄理的电话后马上带着邵颜抵达了指定的银行。银行旁边有一家购物中心,母女俩闲着没事就进去逛了逛。

庄理与贺冥赶到商场时邵蕙正把邵颜拉进一家卖奢侈品的店,极力游说母亲买一个包。

邵颜瞟了一眼价格牌,吓得脸都白了,连说不要。邵蕙却频频看向门口,满脸都是期待。她知道只要庄理一来,自己游说几句孝顺母亲的话,对方一定会痛痛快快地付钱。

妈妈都给买了,妹妹肯定不能落下,她顺便也能挑个新包。

这家店的包是出了名的顶奢,贵的能卖上百万,背出去是身份的象征。邵蕙很有钱的时候都舍不得买,只能站在橱窗外干看,这次她说什么也要痛痛快快买个够。

庄理有的是钱,她用不着替那人心疼。

邵蕙死死拽住邵颜不肯走,还让售货员把最贵的几个包拿过来,往邵颜的身上披挂。

她曾数次陪汪丹来这家店购物,店员认识她,倒也没拒绝她的要求。

“妈,你背这个包真好看!真有气质!买下它吧,别挑了。这个包也好,更显年轻。等哥哥来了你让他两个都买。”邵蕙左右手各拿一个包,极力游说邵颜。

两个包的价格都在百万上下,是她曾经最眼馋却舍不得买的款。她想得很好:邵颜平时不爱出门,出去了也只是背一个几十块钱的帆布包,这两个包买回去就都是她的了。

孝顺母亲这个借口真好用,她以后肯定能捞到不少好处。

邵蕙激动得心脏狂跳,见庄理发来一条【马上就到】的短信,立刻把两个包都递给售货员,果断道:“我们两个都要了。”

“好的邵小姐,您请稍等,我帮您填单。”售货员欣喜地把两人引到休息区。

邵颜胆战心惊地问:“这两个包多少钱?”

“两个包加一块儿是285万,这都是我们今年的全球限量款,非常难买。您和邵小姐运气真好,我们这儿今天刚上货,你们就来了。”售货员笑着说道。

邵颜吓得面无人色,连连后退。两个包要两百万?她是疯了才走进这家店!

“不买了不买了!蕙蕙我们走。”邵颜拉上女儿便往外冲,唯恐售货员拦住她们不让走。

“妈你慌什么!两百万对哥哥来说只是小钱而已!”邵蕙用力把母亲往回拽。

店里的贵妇们看着母女俩,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

邵蕙左右瞄了瞄,脸颊不由涨得通红。邵颜太上不得台面了,这一点与汪丹真是没法比。

庄理就在此时走进来,身后跟着贺冥。两人最近频频登上财经杂志和娱乐新闻,上流社会没人不认识他们。

庄理搂住邵颜的肩膀,喊了一声妈。贺冥拿出卡,直截了当地吩咐:“刷吧。”

原本已产生疑虑的售货员大喜过望,点头哈腰地接过卡。

周围看热闹的贵妇们也都藏起脸上的鄙夷,露出略带讨好的笑容。贺氏的隐身布料据传效果十分惊人,最近一段时间,军方已经与贺氏展开了合作。

能搭上军方的高速列车,贺氏已不是纯粹的私企,它的前途无可限量。或许再过几年,能与贺冥平起平坐的商业巨擘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即便是现在,贺冥也是不容忽视的人物。

贵妇们纷纷走过来打招呼,然后拉住邵颜的手,热情地与她分享自己的购物心得,之前的鄙夷仿佛不存在一般。

看见这一幕,邵蕙再一次体会到了金钱的力量。她也好想拥有这样的财富和地位。

如果嫁给贺冥的人是自己该多好?如果当初不勾引萧一恒,而是让他和庄理在一起该多好?只是走错了一步而已,为什么后面全都错了?

想到这里,邵蕙的面容不由自主地扭曲了一瞬。但是,当贺冥把两个(醋-溜儿文学首发)包递给邵颜时,她却又高兴起来。

私底下,她权当这是贺冥为自己买的包。

偏在此时,汪丹挽着女儿的手走进这家店,看见邵蕙时眼睛一亮,招手唤道:“蕙蕙也在啊,看上什么包包跟妈妈说,妈妈帮你买。”

汪丹的女儿庄蓉蓉亲热地喊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