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武侠小说 > 一人之下之平山真人 > 第五章 绑架张楚岚

【叮,您有一条新的短消息,请您尽快阅读!】

张平山掏出手机一看居然是吕良的短信:“明日协助柳妍妍绑架张楚岚”

“还真拿我当小时工啦!”收起手机,张平山笑着说道。

南大校外

商业街上,张平山在暗处看着刘妍妍和张楚岚在那边各种动作。

饭店里

柳妍妍疯狂的吃着食物一边吃一边还说:“这冰啤酒真的太好喝了”把对面的张楚岚都看傻眼了。

张楚岚看着桌上的几个空瓶子打趣的说:“你还挺能喝啊”

“啊!哈哈,好像失态了!

不过,冰啤酒真的很好喝啊,一个人宅在宿舍里没事,只能弄点酒来喝喝了,不然干嘛呢,读书么?”柳妍妍的可爱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说起来,真的很奇怪啊,都没在学校里见过你。”张楚岚看着柳妍妍好奇的问道。

柳妍妍不以为然的解释:“懒得出门呗,再说我也没有那么起眼啊”

“你这么漂亮怎么会不起眼呢”张楚岚恭维地说道。

柳妍妍的脸霞有些微红的对张楚岚说:“不过,我很早以前就注意师兄了呢,之前在校园里路过的时候遇见过师兄,从那以后我就一直留意师兄的一举一动,总而言之是我喜欢的类型。”

张楚岚听了柳妍妍的话愣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觉得面前的姑娘好美啊。

“怎么害羞了吗,有什么好害羞的,来!喝酒啊。”柳妍妍微笑的说道。

张楚岚点了点头:“好!喝酒!!!”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两人出了饭店。

“接下来我们只有回学校....”

没等张楚岚说完柳妍妍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这个点,学校早关门了吧,去我那吧,我在学校租的房子”

“去、去、去、那?”

一路无话,很快就来到一家快捷酒店,进了房间张楚岚和刘妍妍坐在床边。

张楚岚现在已经紧张的说不出来话了全身都硬邦邦的坐在哪里。

“师兄别这么紧张吗?”柳妍妍把手放在张楚岚的腿上,温柔的说道。

“哪、哪有!”张楚岚更加的紧张了。

柳妍妍看张楚岚的样子,笑眯眯的问:“你该不会是第一次吧?”

“人称南大钢炮小王子的就是我,呵呵、怎么可能是第一次”张楚岚激动的解释道。

柳妍妍顺势就搂住了张楚岚,趁着张楚岚不注意的时候,手轻轻的在脖颈处点了一下。

“嘶!什么东西扎了我一下”张楚岚推开柳妍妍摸着脖颈疑惑的说道。

柳妍妍马上一副春心荡漾的样子对张楚岚说:“能不能别管这些了”

就在柳妍妍马上要摸到张楚岚的小弟弟的时候,张楚岚突然痛苦的倒在地上并厉声的说:“别过来,你到底是叫我来干什么的”

柳妍妍走了过来:“师兄你紧张什么呀,我只是想来认识一下师兄,有什么问题吗?”

“别骗我,你根本没打算和我上床,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就是知道。”张楚岚大声的说道。

“不会吧,难道你哪里?哈哈哈,你真是太有趣了张楚岚,不过算了,我刚才在你脖子里种的蛊,应该也差不多发作了,我也懒得和你玩下去了”柳妍妍打了一个指响,屋子里跑进来好多活尸。

张楚岚看着活尸惊讶的问:“那个在墓地攻击我的人,难道就是你”

“守宫砂,不是真心接近你的人,就无法碰触你被封印的地方,没想到只是听老人提起过的守宫砂居然真的存在,不过你的运气还真不好呢,张楚岚。”柳妍妍笑着说道。

被活尸包围的张楚岚坐在地上脑子里不停的分析自己处境:“这是什么情况,我碰到了仙人跳了还是肖肾客?不对啊,这些都是那天在墓地里攻击过我的活尸,她就是冲我来的。”

“张楚岚,这么简单的陷阱你都会上钩,你真是太有趣了,啊哈哈哈”柳妍妍简直开行到不行,肚子都笑疼了。

“这家伙和那个疯婆子一样也是异类,既然是异类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张楚岚暗暗运炁。

柳妍妍发现后,蔑视的说:“张楚岚我劝你还是不要了”

张楚岚刚刚运炁就感觉体内的金光运行不起来,站在哪里不知所措的看着双手。

“你的金光运行不起来了吧”柳妍妍看着张楚岚笑着问道。

张楚岚这才反应过来,摸了摸脖子,问题的所在他搞明白了。

“上”柳妍妍又打了个指响,向活尸吩咐道。

活尸瞬间拥了上去,将张楚岚按在地上摩擦,在哪光滑的地上摩擦,张楚岚不停的大喊放开我!

柳妍妍无奈的摊了摊手:“我也是受人之托呀,而且你应该很快就能见到他呦”

城外废弃厂房内

张平山先一步回到了这里,看着两个人百无聊赖的坐着。

“呦!你回来啦。”吕良挂断了柳妍妍的电话后对张平山说道。

张平山没有理他而是走到夏禾身边坐下了。

“真是无聊死了”夏禾打了一个哈气对着张平山说道。

吕良没在意张平山的态度对夏禾说:“姐姐,那个湘西赶尸人把张楚岚弄到手了,很快就能到这来哦!”

“那么让我们好好去迎接他们吧”夏禾说完站起身拉着张平山向外面走去。

“姐姐,你还真性急!”说完也跟了出去。

【砰】

张楚岚被摔在地上,柳妍妍拍了拍手:“我把张楚岚给你带回来了,这下我可以加入你们了吧”

“了不起,了不起,优秀的赶尸人小姐恭喜你,从现在起你就是全性的一员了”吕良鼓掌叫好的说道。

柳妍妍懵逼了:“就这样?没有啥仪式?也没有啥标志?”

“那你还想怎么样?只要你对外说你是全性,那么整个异人界就都会承认的”吕良哈哈的大笑道。

柳妍妍气疯了:“那你还让我做这做那的,你耍我啊?”

“好啦好啦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

就在吕良和柳妍妍掰扯的时候夏禾将张楚岚的封口拿了下来,不顾张楚岚的恐惧,笑着说:“真是太棒了,果然是那位老前辈的后代。”

夏禾说着双手在张楚岚的身上上下游走:“即使是被束缚住了,依然能感觉到你体内蓬勃的力量神完气足,而且似乎还没有走漏半点元阳。”

张楚岚看着夏禾不停的挑逗自己,连忙阻止,可是他发现守宫砂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这个女人真的想和我在这里.........

在一边的吕良和柳妍妍都看呆了。

柳妍妍惊讶的说:“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啊?”

吕良也紧忙问:“喂!姐姐,你不会打算在这里就.....至少等我办完正事啊,完事之后他交给你怎么处置都可以啊!”

“切!知道还不赶紧的?动作快点”夏禾站了起来回到张平山的身边,张平山也只是冷眼相看,没有管闲事的样子。

吕良笑着对张楚岚说:“那我就开始喽”

“你们想干什么?”张楚岚挣扎的向后退。

吕良耸了耸肩:“别急、别急,我们只是想找点东西而已!”

“什么东西”张楚岚不解的问道。

吕良诡异的一笑:“你爷爷的留下的遗产!”

“遗产?我爷爷的?我怎么不知道?”

吕良感觉受到了来自张楚岚的灵魂三问:“所以说,别着急嘛,人类的话是最不可信的,你到底知不知道,我自然会确认的。”

吕良伸出右手,手上附着一团绿色的炁,笑着说:“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全性的吕良我可以直接询问别人的灵魂”

吕良的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