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都市小说 > 帝少追击令,天才萌宝亿万妻 > 第三千三百三十章 她从不知道,顾子琛竟这么爱她

冷安安的心不知道怎么的,觉得又温暖又心疼。

顾子琛明明就已经憋的很难受,明明人都快要爆炸昏厥了,可就也算是这样,他还在心心念念都惦记着她。

甚至在一遍遍都告诫自己,就算遇到了这样的特殊情况,也绝对不能对不起冷安安。

顾子琛泡在浴缸里,因为虚弱又加冷水浸泡的时间过长,他的脸色难看发白。

就连嘴唇都变得惨白,薄唇微微轻颤,嘴里发出都声音一点点十分微弱。

“不可以,就算是特殊情况,也绝对不能对不起安安。你要记住,安安是你最爱的女人,就算是特殊情况,就算我要死了,我也绝对,绝对不能背叛她。哪怕死去,也绝不能让安安伤心掉眼泪。”

冷安安心疼极了,单膝跪在浴缸旁,温柔的捧着顾子琛的脸。

“老公。”

她的声音是从所未有的温柔和轻缓,一声声的亲昵的呼唤。

呼唤着顾子琛的意识。

顾子琛听到熟悉的声音,这才缓缓的睁开了迷茫痛苦的双眼。

“安安?”

眼前的影子恍惚,就连灯光都仿佛在眼前一晃一晃的,让人看不清楚。

逐渐,女人的脸庞逐渐清晰,清晰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是我老公,我是安安,别担心,我来了。”

冷安安掉着泪,端着他的手捧住了她的脸,“老公,我扶你出来。”

她从不知道的是,顾子琛竟然这么爱她。

而她,之前却误会了顾子琛,甚至擅自离开,丢下了他整整二十年。

现在,她后悔了。

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她和他分离了二十年之久。

活生生错过了二十年,人这短短一生,能有多少个二十年啊。

而她自私都带着女儿离开了他,让他独自一人承受了这巨大的痛苦。

“老婆,你终于来了。”

顾子琛突然圈住了冷安安的腰,将她一下拉过。

冰冷的唇一下子吻在了她的唇瓣上。

一吻便是情深到无法自拔。

哗啦--冷安安直接掉进了浴缸里,里面的水再次溢洒出来了一大半。

她身上的衣服全部都被冷水打湿,若隐若现之间,仿佛还能看到裙子里的颜色。

男人哪怕是泡在冷水里,也难以化解身上的温度。

滚烫如火的温度,让人忍不住打颤。

“老公,咱们,咱们还是去床上吧。”

冷安安经历过一次,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

她红着脸,娇羞的提议。

“我等不了了。”

顷刻间,顾子琛仿佛一下子恢复了力量,不见了之前的虚弱模样。

他大手撕开,冷安安身上的裙子立即化成了无数的碎片。

一一散落在了周围。

通体白玉一般的身体,娇嫩的不像话。

女人坐在顾子琛的身上,手遮住了该遮住的地方。

“老公……”

顾子琛再次深吻上了女人,从脖子一路蔓延到了她的肚脐眼上。

女人小小的肚脐眼,就像是小月牙一样,性感而又漂亮。

让人无法拒绝。

冷安安双手抓在浴缸的旁边,忍不住低声颤抖。

男人抱着她的臀,从后面突然一下温柔而来。

冷安安看不见身后的男人,双手抓着浴缸发抖,身子在微弱满是白雾的灯光下也是微微的晃动。

额头上洒下的汗珠,更是见证着两人疯狂的爱情。

一次又一次,半个小时。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顾子琛就像是一个不会累的傀儡一样,一次又一次的将冷安安折磨。

而如此强悍的男人,让冷安安也驾驭不住。

一次又一次的昏厥。

在昏厥中清醒,又在求饶中昏厥。

从浴室一直到大厅沙发、书桌、地毯,甚至飘窗上。

冷安安双手推在飘窗玻璃上,看着外面的高楼大厦和人群阳光,顿时觉得满满的羞耻感。

而身后的男人似乎毫无察觉,像兽一样的霸占着她的全部。

“老公……”

----

顾思萦看着时间,“都过去四个小时了,应该结束了吧?”

只是她给冷安安打去电话,电话却始终没人接听。

她皱着眉:“在干嘛呢他们?”

又过了三个小时。

等到天都已经完全黑了。

冷安安和顾子琛这才从房间里出来。

清芸这个时候也已经苏醒了过来。

看着已经黑了的天,她喃喃自语的说道:“完了,一切都完了,我没有机会了。”

“你本来就没机会。”

顾思萦冷冷反驳。

清芸瞪了一眼顾思萦:“你还好意思说!都是你,自从你来了黎氏集团之后,就一直在阻碍我!我就一直各种倒霉!

现在好了,唯一一个翻身的机会,能做豪门太太的机会也被你给亲手毁了。”

“安静点。”

顾思萦直接塞了一包抽纸到清芸嘴里。

坐在酒店大堂等着顾子琛和冷安安出来。

出来时,全程都是顾子琛搀扶着冷安安。

两人身上的衣服都换了一身。

冷安安脸色通红,看起来十分的虚弱。

“你,没事吧?”

顾思萦关心的问。

顾思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清芸很清楚。

她又酸又妒忌的看了眼冷安安,本来此时享受了这么久的人应该是她才对!

“你这个!渣男!竟然背着我和安安姐,偷偷和清芸在一起了!这一次还竟然跑到酒店来约会了!如果不是我拦截的话,指不定要发生什么!”

顾思萦才不管对面的男人是不是她爸,直接喷一顿再说。

“还有,安安姐,我不是让你来教训这个渣男的吗?你怎么去了那么久?而且……看起来怎么像是被教训了一样?”

冷安安羞红脸,拉了拉顾思萦的衣袖:“好了萦儿,别说了。是你误会了,他没有背叛我。”

“还没有?我都跟着清芸来酒店捉奸在酒店了!清芸自己都说他们早就交往在一起了。”

顾思萦气的不行。

顾子琛目光冰冷,周围的杀意四溢,杀神的眼神一下子甩到了清芸的身上。

不带一丝感情的开口:“清芸,你胆子不小,我留你在身边,你敢给我下东西?”

清芸唔唔的摇头,扑通一声跪在了顾子琛的面前。

顾思萦抽走她嘴里的抽纸,她才哇哇求饶。

“总裁,求求你放过我。我我我只是一是鬼迷了心窍所以才会,才会……”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