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科幻小说 > 尸蛇 > 第786章 完本啦

游婉不知道云长道为什么杀了他师傅,还杀了那么多人,只为去虫崖救宋媛!

虫崖多厉害,宋媛也厉害,为什么要他救?

可阿爹提及会害了宋媛,为什么会害了她,云阿爹又说什么不能停?

阿娘听了云阿爹的话,只是朝阿爹冷哼一声,转身出了院子,朝村外走去。

她逼问阿爹才知道,游家那位女娲亲创的先祖阴魂被拘于建木之上,但她留下了一个极为厉害的东西,只有她的阴魂能控制,所以他们想办法拘回阴魂,可这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们三家合伙,以神蛇骨之恨,游家血之亲,三家符纹共洪,将阴魂拘出来,但这阴魂只能附在同先祖一样双生通灵之子的身上,而在强行拘进阴魂之时,受魂之人必然阴魂不稳,跟着阴魂一点点消散,最后只留下一具空壳,才能保证先祖那道不知道被拘了多少年,是强是弱的阴魂附体。

游婉自然知道这双生通灵之子指的是什么,就是因为阴魂要消散且不稳,她这半年才再也没有见过宋媛,云长道才杀出何家去救宋媛。

面对情爱变傻的女人,也总有清醒的时候,她这才醒悟,她装宋媛,云长道自然看破了,可他乐得她装。她以胡蝶传信,他就将那些蝴蝶送去虫崖献殷勤。

他以为那蛇瞒是从她身上取的,就是她的精血,消散的会是她的阴魂,他就能去找宋媛了。

却没想到,她苦等云长道的解释没等到,化蝶而去质问,却证明了阴魂要消散的不是她,让云长道急于去虫崖救宋媛。

游婉震撼于他杀了自己的师傅同门,只为了救一个从未真正见过的宋媛,难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吗?

阿爹阿娘都去虫崖了,游婉不敢去,控虫化蛇打探消息,却得知云长道已然以魂植之术固定了宋媛的阴魂,却又被宋妩赶出虫崖。

他一出滇南,就被云家何家以及阿爹伏击,重伤之后下落不明,阿爹更是气极,发动虫崖布下的天罗地网,想找出云长道。

只有云长道精通三家之术,那个让游家先祖阴魂复生的术法只有他能做,云何游三家,再也找不到一个这样的人来了,大家都不希望自己家符纹被别人学了去。

天罗地网多厉害游婉不知道,因为她放出的虫子和蛇都失去了音信和控制,一直到云阿爹找到她,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她的错,如果不是她让云长道看到了宋媛,云长道根本就不会知道宋媛是谁,更不会去救她,一切计划都会顺利进行。

而游婉会一直以自己的真面目面对云长道,她最终还是会嫁给云长道。

游婉自然也后悔,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云阿爹说后悔药没有,但时光可以倒流,他说了泰龙村口那口井,以及那条阴河,并告诉她如何打开黑门,如何借建木之力让时光倒流。

那时阿爹阿娘音信全无,外面虫涌乱飞,一切似乎都乱了套,云长道或许死了,阿爹肯定会被虫崖带回去重罚,阿娘回来肯定也会罚她,何家死了那么多人……

游婉更是被这一系列的事情吓得失了神,她想着时光倒流,回到她和宋媛换身体那一晚前,一切都可以改变了。

所以她按着云阿爹的说法,去集市收蛇,果然找到了那个豢龙氏的后人刘久标,她买了无数的死胎婴儿喂养着云阿爹给她的无鳞怪蛇,又用虫术控制了全村的人跳入井里献祭。

只要时光倒流,这些人都会重新活过来,她也会回到十三岁初见云长道的时候,她会用宋媛的样子去面对云长道,让他以为她就是宋媛,让云长道从始至终都爱着她,而不是骗她。

可游婉没想到的是,云阿爹在黑门开后就抱着一颗巨大的蛇头骨走了进去,里面很多东西涌了出来,带着鳞片的怪人,却没有鳞片的蛇,游婉努力的拼杀着,就在她要被这些东西撕成碎片时,许多人都来了,阿爹阿娘和宋栖梧都出现在了阴河,云长道宋媛也来了,他们是一起来的,一起乘着尸鸾来的。

她重伤失血,却看到自己和云长道乘鸾而来,那画面她想象过无数次,真正看到时却只感觉恍惚,跟着就被云长道引着尸鸾送了出去。

等她醒过来时,她被关到了后山的蛇仙庙,这里面有一条成精的大蛇,她是知道的,可她从未见过,她并不需要祭祀蛇仙,可那个柳仙居然十分懵懂,居然帮她处理好了伤口,还给她拿来了食物,跟她问这问那,对村子里的人居然了如指掌,却从未到过村子里。

在无聊的日子里,柳仙也是一个很好的陪伴,游婉很喜欢躺在她软软的肚子上,和她讲虫崖的美景,一次又一次,似乎她真的是宋媛,但她不明白,云长道为什么在那样混乱还重伤的情况,却让尸鸾将她带了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放了出来,泰龙村整个又恢复了正常,似乎所有人都不知道黑门开的事情,她也看到了宋媛,据说是她引出了阴河里的人脸石虾虫将所有献祭的人复活的。

可她并没有看到阿爹,据说是他献祭了黑门,才将黑门关上的。

云长道只是沉沉的看了她一眼,宋栖梧明显对她没有好感,朝她冷笑,将一把柳叶刀递给阿娘,告诉她,真正需要这把刀的是游婉,不是宋媛!

然后她带着宋媛离开,而宋媛从头到尾都没有再看过游婉一眼。

阿娘将两具被吸干血的身体给她,让她送回师门请罪,等她回来之后,就与云长道成婚,因为那个游家先祖的阴魂已经被拘出,如若没有依附会失控,那么强大的阴魂失控是很恐怖的事情。

四家商议,最好的办法就是由她和云长道生下一个孩子,让阴魂托胎转世,这样比强行让一个阴魂消散,再强行融合阴魂好多了。

阿娘说这件事时,脸色平静,双眼看着她却一直带着那种沉沉的审视。

游婉本能的看向云长道,他却朝她笑了笑,可云长道连夜带她下阴河时,她才发现黑门并没有关,而云阿爹一直在里面,只是云长道似乎和鳞片人达成了什么协议并不会再冲出来。

成婚当夜,云长道并没有碰她,而是告诉她,按云家的规矩,她的初夜应当给万树始祖,也就是建木,而这建木根就在她床底,但想要建木根活过来,就得以鳞片人的血献祭。

游婉又惊又怒,可云长道却轻声软语,说只要她献祭了建木,以后就是他的妻,那声音里带着从所未有的轻柔,她心化了。

黑门开过后,阿娘阿爹变得很忙,游婉和云长道开始用她的血引出鳞片人,再捉回来,用那把宋栖梧退还给阿娘的刀剖皮放血,用游家压箱底的巫面引动。

游婉终于在一天引动了建木,成功的献祭,只是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受,但她腹中果然怀有神卵,她有点迷乱,也有点害怕,云长道让她留一枚,其他的送给陈无灵,她不解,但云长道说她们是夫妻,不想要别的孩子,这一枚是因为实在有作用,要不然也不会留,她想云长道或许是有一点喜欢她的。

那枚神卵在她腹中并没有动静,而她却也一直没有怀孕,阿娘不管,但想游家先祖转世的却一直在催。

云长道在泰龙村养蛇制蛇羹,说是想制出和游家一样的人蛇共种,如果真有人蛇共种,游家先祖的阴魂就能附在人蛇共种之上,游婉就不用牺牲自己的孩子了。

但死了一个又一个的女孩子后她开始后怕,感觉她怀不上孩子,就是作孽太多,最后还是阿娘带她找上了奈河的秦姑婆喝了七天的汤才好点,那年她已经二十六了。

可从怀了孩子后,她才发现所有事情才只是开始,因为宋媛知道了泰龙村的事情离开了虫崖,同时引动了泰龙村人体内的心蛇。

云长道本来想管这件事,但阿娘却以极快的速度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