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科幻小说 > 再生之瞳 > 第三百六十八章 番外:衣兰曦篇(下)

所有的人都是骗子,所有人都在骗她!

萧鸿飞……不是最喜欢苏琴的吗?

为什么会这么突然的跟莫陌求婚?

是他们为了对付自己,还是说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当自己是朋友。

那个贱女人,究竟有什么好?只不过空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和家世罢了……

她在心底这样告诉自己,可即使是这样,却还是骗不过自己。

萧鸿飞生气了,很生气……

所有人都疯了,没有一个人理解她,更是将她当做一个疯子一样看待。

然而……

她真的就是疯了!

为什么自己喜欢的人要去喜欢别人,为什么自己长久以来的暗恋却给他人做了嫁衣?为什么自己以为的好朋友却要一手撮合其他的人?

所有的人……

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

她想要了一个人的命,这个女人,自己从来都没有放过眼里的女人……

可是最后……

她还是失败了!

那个女人啊,身边有那么多人维护着,更可笑的是……还有苏琴!

绝对力量的镇压,让她根本抬不起头。

只不过到了最后一刻,那个贱女人居然提出要跟自己决斗。

呵呵,还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她答应了!

为什么不答应,她从来都相信自己!

从一开始到现在,每一周,风雨无阻,她都会和苏琴还有夷萝两个人联系格斗。

不能使用蛊术那又怎样,她还是能够一举打败那个女人,堵上自己的尊严,堵上自己的一切,不管是怎样自己也绝对不能输……

可是……真正等到了那一天时……

整个会场里的人,没有一个是为她加油的,苏琴和夷萝更是用着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甚至是那个男人的眼神再也没有落在自己的身上……

可是那又怎样?

只要自己能够赢就好了,赢了就等于能够拥有那个男人了。

她这般想着。

就算是所有人都不是为她而来也没有关系的!

决斗开始……

看上去势均力敌,然而只有她知道,这一切只是一个开始……

然而真正没有想到的是……她似乎真的没有打赢那个女人,不是所有人都在为她喝彩吗?

不是所有人都看不起自己吗?

不是所有人都不屑一顾吗?

这个贱人最终还不是没有还手之力,在她嘴角的血液中,我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正在提升,感觉到那个男人即将属于自己,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嘴上再笑,可是心里却十分空虚……

她的胜利,始终都没有人喝彩吗?

莫陌倔强的眼神一直看过来,心中涌起一阵火,像是要燃烧一样。

只听到耳边传来几个声音:“她要入魔了!”

直到一个男人的出现……

那个男人叫做旻清,看上去像是站在苏琴那一边一样,应该是跟她有着不小的关系。

所有人……

所有人都是围着那个女人转!

似乎就是只有她才是一个宝贝,我衣兰曦难道不是吗?难道就不应该拥有自己的爱情?

他似乎想要打断她……所以突然出手了,也或许是因为她下手实在是太狠了!

她的修为被废了!

只是举手投足之间的事情……

就算是苏琴和她的师傅李道源都不敢做这样的事情,可是他却做了!

两眼一黑,她再也看不到再也听不到了,虽然自己看山去是赢了,可是最终,自己还是输了。

输得一败涂地,输得毫无尊严。

再也没有了控制蛊虫的力量,再也没有了能够让她待下去的理由。

是时候该走了,带着无尽的恨意离开这里,然后……像她的师兄那样,找到一个可以恢复自己功力的方法,最后……回来报仇。

一开始,她就是这般想的。

带着满身的伤痕,和一颗破碎的心离开这里,等待时机,最终给她致命一击。

或许是老天的眷顾吧,她居然遇见了那个自己曾经救过的人——强子。

能够有一个地方掩藏自己,也算是很不错的,所以她在他的家里留了下来。

其实之所以留下来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知道苏琴曾经是他们的邻居,如果这两个跟她从小长大的邻居死了会是什么样子呢?

她真的很期待。

一边在这里养伤,一边在这里想着下一个该怎么办。

这两个人,真得很淳朴。

怎么说呢……

不管是在凤水寨,还是在苏琴建造好的世界里面,她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人。

明明家里已经穷的揭不开锅的样子,明明自己每一顿只能吃窝窝头甚至只能吃土豆的时候,他们却为了她想方设法的吃到肉。

这也是在好几个月之后才发现的!

强子一直背着她在外面打零工,就像当初遇见他时候的一样,甚至比那个手还要辛苦,一个人两份工。

每天就那么几十块钱,还要买一些肉和排骨回家。

以前从来没有觉得生活如此艰难……

“兰曦,你等着,再过几天我就带你去吃你说的牛排!”

那个时候强子黝黑的脸上是挂满笑容的,十分宠溺的看着她,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柔。

而荣林婶更是在边上一直笑着,“那你小子可要多挣点钱了……”

他们看上去是打趣,她却知道,这一定会是真的。

村里头的孩子在一开始见到她的时候有些好奇,这种好奇便化作了别的什么。

她只是觉得……小孩子真的很讨厌,总是喜欢问东问西。

“你为什么像个瘫子一样躺在床上?”

“你为什么这么大个人了还要别人照顾你?”

“你为什么要一直住在强子哥他们家里?”

“你是强子哥的媳妇吗?长得真丑……”

要不是自己身上有伤,什么时候轮到他们说这样的话了。

所以在一开始,她就记住了那几个孩子的脸,伤痛好了之后的第一时间就将他们痛扁了一顿。

在外面,苏琴和那些人欺负她也就算了,这些小鬼也敢欺负自己?

虎落平阳被犬欺?

似乎也不是这个道理。

没有真的废了那几个孩子是因为荣林婶和那几个孩子的父母正好赶到了。

他们用着最难听的话骂着,完全比街上的泼妇骂的更难听,其中夹杂着乡音,说快了的时候她根本听不懂。

“管好你们自己家的孩子,要是再让我看见,可就不止这么简单了,如果还想让他们活命的话!”

她伸手指着那一干人等,十分倨傲的说道。

从那个时候修为被废到现在,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痛快。

然而……

当天晚上,她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只听到两个可以压低的声音说道。

“娘,您先留着这些钱吧,我会想办法的,就算是打三份工也将这些医药费给赔了。”

“哎……靠你打工,要等到何年何月啊,你先把这些钱拿出去吧,好歹也是娘赞了多年的棺材本,等到时候你有出息了再给为娘一个热热闹闹的葬礼不是……”

“娘,您别这么说……”

那是第一次……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事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