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科幻小说 > 怨灵鬼事 > 第634章 死亡之虫

“这是什么意思?”

我看着罗盘,声音有些颤抖。

沐风则是长吁一口气。

“没什么意思,刚才通灵,还好我们掩盖了自己的气息,我强行拉出来一个猛鬼,对方不由分说直接毁了我的罗盘,要是是个人的话,估计现在早就嗝屁了!”

“尼玛!这明显是不讲道理嘛,那现在怎么说?我们找到入口,进去灭了它们?”

当然,我说着这话是一大半属于气氛,如果冷静的状态下,我可不会这么说。

连沐风都感到棘手的东西,怎么会是我这么轻易就能搞定的?

沐风望着我,我看不出来她对我的眼神是什么什么意思。

是钦佩,还是不屑?

“既然你这么想,那么我们就这么干吧!来找入口!”

说着,沐风就收起了罗盘,然后快步走到了黄色建筑的跟前,他双手在墙上不断的摸着,我不知道他是在摸些什么玩意,反正摸来摸去,摸了好一会。

“就是这!开挖!”

沐风突然指着地上的一处对我说道。

“这里吗?”我不是很清楚沐风这是要干嘛。

难道说,入口是在地下?

不过,既然沐风开口了,那我就照常挖吧!

手上没有什么挖土的工具,我就从旁边折断了一根树枝,用树枝在挖。

这里的泥土比一般的地方要松软的多,我挖了没几下,突然,一注鲜血喷了出来,我跟沐风两个人连忙后退数步。

“看!”

我突然指着一条从血柱中爬出来的虫子对沐风大叫。

沐风没有回答我,只是抽搐一道血符,直接朝虫子打了上去。

顿时,血符包裹住虫子,然后勒紧了它,一道火红色的火焰燃起,随之,我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紧接着,从我挖出来的土坑里,有无数跟刚才差不多样子的蠕虫不断爬出来,他们所经之处地上的泥土就变成了一种充满死亡气息的黑色。

“不好!这是死亡之虫!”

“啥?”

“蒙古死亡之虫!他们所经之处泥土变黑就是最好的证明!”

被沐风这么一说,我顿时瞪大了双眼。

蒙古死亡之虫我可是知道是什么玩意的。

古戈壁沙漠上流传着一个离奇的传说———在茫茫的戈壁沙丘中常有一种巨大的血红色虫子出没,它们形状十分怪异,会喷射出强腐蚀性的剧毒液体,此外,这些巨大的虫子还可从眼睛中放射出一股强电流,让数米之外的人或动物顷刻毙命,然后,将猎物慢慢地吞噬……大家把它称为“死亡之虫”。

它听起来像是科幻小说中的角色,但人们曾多次遇到它,这为它确实存在的说法提供了支持。

人们认为这只虫有5英尺长,长得如牛肠一般。它通常是红色,身体两端有时会探出犄角。这只蠕虫极为危险,它喷射的致命毒液和释放的电流能击中数英尺外的目标。

伊凡迈克勒是捷克共和国研究小组的负责人,他曾三次搜寻这只蠕虫。迈克勒在第二次探险中试图用高能炸药引诱蠕虫露出沙漠,但未能成功。2004年,他重返戈壁滩,这次他采用低飞技术来拍摄广袤的沙漠。但在这次探险中,他未能用相机捕获到蠕虫的任何踪影。

在蒙古游牧部落中流传了数百年的怪兽激起了科学家和业余研究者的兴趣。人们展开了众多探险,他们总会在某次探险中收集到能够证明这只蠕虫存在的证据,这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

没想到,我们在这竟然见到了这传说中的东西。

“你有办法对付它们吗?”

我朝沐风焦急的询问。

对付这种玩意,我可是没有任何的办法,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沐风了。

沐风这时候脸色凝重。

“别看他们的眼睛,地上的黑色,应该是他们身上吐出来的毒液所致,你往后退,这里交给我了!”

说着,沐风就拦在了我的身前,从包裹中,沐风拿出来了一个小瓶子。

我不知道那里面装的是什么玩意,直到沐风从里面倒出来了无数的小药丸一样的东西。

不过,这玩意不是给我们吃的,沐风将这些小药丸一股脑的朝死亡之虫丢了过去。

“斗!”

沐风大吼一声,这些药丸在接触到死亡之虫的瞬间,竟然爆照了。

一股股浓烈的血腥之气不断冒出来,呛得我的鼻子有些难受。

“快点帮我!”

沐风这时候已经从口袋中拿出来了无数的黄符,其中有一张,我认识!

那是之前他让我学习画的符!

“快,把洞口堵上!”

沐风分了一部分的黄符丢给我,而他直接用余下的黄符丢入了土坑里。

尼玛!你不会自己全部丢进去啊!为什么非要我来扔另一半。

答案在我将一部分黄符扔入土坑后就知道了。

沐风竟然在我丢掉黄符后,直接用不知道何时拔出来的匕首,在我手上划了一道口子。

“尼玛!你干嘛?”

“不干嘛,给你放点血!”

“卧槽!”

我还想开骂,沐风没给我机会,一巴掌打在我的胸口上,我直接弯下腰,一股脑的吐了许多的东西出来。

我呕吐出来的污秽加上自己的鲜血,混合在一起。

说来也奇怪,土坑里本来血柱是消失了,不过,一直有血腥味冒出来,现在被沐风这么一搞,什么都没有了。

我明白了!

看来这是一种镇压这个土坑的方法。

不过,我没开口问。

不是我不想问,是因为沐风那一巴掌实在是太厉害了,直接打的我说不出话来了。

当我吐干净后,手上的伤口也被沐风止住血了。

“看来这里面的东西在等我们进去呢!”

“啥?他们是守株待兔,请君入瓮啊?”

“没错!”

“那我们还不快走?”

既然对方都有所准备了,我自然相信沐风不会傻兮兮的自投罗网,因此,我才提议我们快溜。

可是,我完全没有想到沐风竟然会冷笑一声。

“走什么,既来之则安之,对方既然这么急不可待的要会会我们,那我们会会就会会呗!”

说着,沐风就朝墙上打了一巴掌。

顿时,墙体上出现了一个沐风的手掌印。

尼玛!沐风的掌力这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