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小说 > 科幻小说 > 阴债 > 第478章 盘问

相对于男人而言,女人之间的沟通就要简单直白了许多,也不知道范柔对这几个女孩子说了什么,没一会就和这几个人打成了一片。

只不过看着这几个人嘀嘀咕咕,不时朝着我这边指指点点的样子,一定没说我的好话。

没一会,范柔就走了过来。

“她们说只是一个岗前培训,让她们听音乐,做按摩,做休眠而已。”

范柔说道:“不过,我感觉到这里面有点不一样,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有没有说是谁在给她们做岗前培训?在哪里做?”

“还真的是在酒吧的更衣室里面,是一个漂亮的姑娘,不过这个姑娘似乎脾气不太好,而且身上还有伤。”

“脾气不好?还有伤?”

我脑海里面不由自主的浮现起了媚姬的身影来,不过既然她身上的伤还没好,那么我就有机会。

“怎么你认识?”

范柔问道。

“谈不上认识吧,只不过算得上是我无意之中得罪的一个仇家吧。”我点头道:“也谈不上有什么深仇大恨,可能就是有点误会吧。不过我确定这个人就是红衣魔神教的人。”

“确定是红衣魔神教的人!你确定这一点吗?”

范柔似乎对这一点很在乎。

“我确定。”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而且此人身上功法颇为强悍,可能还是红衣魔神教中的当官的,我们一定要多加小心。”

“太好了!”

范柔一脸兴奋:“这么多年过去了,这次终于可以抓住红衣魔神教的人了,这次我看你怎么跑!”

“什么?什么?”

大敌当前,难道不应该想方设法的逃跑吗?

范柔总不会热认为我又本事把媚姬给抓住吧?

虽然这几天我靠着龟息功和赤芒剑的加成,身体中的功法已经今非昔比了,但是谁知道媚姬有没有什么还没露出来的底牌。

“哈哈,我就实话实说吧,我实际上的身份是国家宗教局的执行处科员,我们处盯上红衣魔神教已经很长时间了,但是奈何这红衣魔神教十分狡猾,我们组织了几次的围剿,都被她们事先知道,然后从容脱逃了。”

“我们怀疑是我们内部有内鬼,所以,我们才演了这么一出戏,目的就是要引出红衣魔神教。”

“宗教局?”

我愣了一下,自古以来不管民间灵异江湖之上到底可以闹的多么凶,到头来还是会被政府给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这宗教局的存在。

据说,就算是当时风光无限席卷了大半个江湖的青魔头,面对上宗教局,都从不敢有半分的逾越之心。

即便这样,当时江湖上还是盛传青魔头的陨落和宗教局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但是你当时的确是被下个蛊啊?甚至阴气已经入体了,如果当时没有及时治疗,恐怕你的性命……”

难道说这范柔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为了勾引红衣魔神教,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

“这件事情的确是要好好感谢你一下。虽然当时宗教局已经派出了专门救治我的蛊师,但是没想到这蛊竟然如此厉害,还没等蛊师来到这里,就已经病发了。”

范柔摸了摸自己的胸脯,引得丰满的胸部又是一阵颤抖。

“嗯……好吧……”

骤然得到宗教局的帮助,这种感觉的确很不错,至少我暂时不用个媚姬面对面的拼命了。

“那么现在情况已经明了了,是不是我再也不用去和红衣魔神教的人去拼命了?我就去做我自己的事情了。”

绿云是我的救命恩“鬼”,不把她流出来,我总是感觉到心里有点不踏实。

“其实还是需要你的帮助的,现在虽然确定了红衣魔神教的人就在里面,但还不清楚里面的具体情况,有没有群众在里面,所以依然还是需要你去探查一番。”

范柔说得很委婉。

“就是去当卧底炮灰呢?”

我说道。

“不不不,宗教局自然不会漠视别人的生命的,只不过一来你本身就是灵修者,而且功法还算不错,所以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另一方面,你还有着这样的身份,所以说你去了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什么身份?”

做炮灰,要的不单单是勇气,还要有着很强的信念,但是现在我确实完全没什么想法做一个炮灰,所以这时候,我也只是看着眼前的范柔,想看看范肉到底能说出一个什么道道来。

“你的身份不是茅山宗派的弟子么?有了这样的身份,恐怕到时候就算是有了什么事情,这所谓的红衣魔神恐怕也不会对你真的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的。”

范柔说道。

“这个?我其实不是……

我有点无奈了,按说现在我的身份虽然是宗派楼里面的人,但是也不至于直接成为什么茅山宗派。

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宗派,人家红衣魔神教怎么可能看得上眼。

但是没等我把话说完,范柔就说道:“就算是不是茅山派的人那也算是有个宗派呗,可能这红衣魔神教多多少少也会注意一些这样的事情的。

“把自己的生命寄托在别的地方。这不是我的性格,我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我摇了摇头,说道。

“放心吧,这并不是说让你把你的生命放在别人的身上,我们宗教局也不会可能做出来这样的事情,只不过现在,我们……”

范柔脸上有点涨红,急促的解释道。

“实际上是因为你们宗教局现在的人还没有来,而红衣魔神教却要走了所以你比较着急是吧!”

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范柔的心思,直接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

范柔然没想到我会这样说,眼神里面闪过一丝异样,说道:“难道说你还有什么特异功能不成么?

“嘿嘿!特异功能我倒是没有,不过你想要说什么,不是都放在了你的脸上了么?”我微微笑了笑,说道:“范肉啊像你这样的人,什么生事情都在脸上,还有什么别人不能猜到的生事情啊!”